调查显示:中国62.8%工程师家庭背景为县乡农村

   “中国制造2025”是我国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的纲领性文件。我国目前制造业在全球制造业大约占比20%,与美国相当,成为世界制造大国。但我国制造业普遍存在自主创新能力差、核心部件对外依存度高、产业结构不合理、产品质量不过关等问题,与美、日、德等发达工业国家存在较大差距。

  进入21世纪以来,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孕育兴起,在这一关键历史节点,如何“弯道超车”成为重要命题。在全球都在大力呼唤和加强工程技术人员培养的今天,支撑着我国制造业领域的工程师究竟是哪些人?或者说,这些年谁在做“中国制造”的工程师?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中工程师成长机制研究”课题组于2012~2014年选取了涵盖不同规模、效益,并且位于不同地域的6家装备制造企业,对工程技术人员、企业首席专家及管理人员等进行了抽样问卷调查,最后回收有效问卷2273份。通过对他们的个人与家庭背景信息、教育背景信息、入职后的发展状况进行分析,大致可以勾勒出“中国制造”工程师群体的群像特点。

  80后、男性成为工程师队伍主力

  数据显示,在我国当前制造业工程师群体中,上世纪80年代出生、2000年后参加工作的人是主体,超过工程师总数的一半;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改革开放后参加工作的工程师是工程师队伍中的中坚,各占约20%;而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老一辈工程师,在当今工程师总体中占少数,仅有2.9%。总体而言,我国装备制造业工程师队伍是一支年轻的队伍。

  从性别上看,装备制造业的工程师的男女比例达到了约3∶1,是一个典型的以男性为主的职业。

  从年代上来看,所有的女工程师都是1968年后参加工作的。上世纪50年代出生、70年代参加工作的工程师中,女性仅有9人,只占1/10,这里当然可能受到女性退休年龄较男性早的影响,但经修正后女工程师的比例仍然很低;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改革开放后参加工作的工程师中,女性的人数和比例都有了一个明显的上升,工程师中的男女比大致达到了2∶1;而到了新世纪,虽然新入职工程师人数再现高峰,但比例再次发生变化,工程师中男女比约为3∶1。可见,近年女性工程师从业积极性减退已经不仅是欧美、日本、韩国等国家存在的问题 ,在我国也开始显现。

  值得欣慰的是,在经营管理、专业管理和工程技术三大工作序列中,女工程师的比例都与总体比例基本一致。这说明,在装备制造业中,没有出现工种间的性别歧视现象。不过,女工程师在专业工程序列中,职级普遍低于男性。女性在职场中的“天花板效应”在工程师行业中依然存在。

工程师群体出现“家庭背景农村化”趋势

  从家庭社会背景来看,工程师群体出现“家庭背景农村化”趋势。来自城镇和来自农村的工程师的比例几乎是1∶1。考虑到实际人口的居住地分布,可以认为来自城市的小孩最终成为工程师的比例更高。

  不过,来自直辖市、省会、地级市和国企社区的工程师比例在不断降低,而来自县城、乡镇和农村的工程师比例不断升高,后三个来源地的工程师占比达到62.8%。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工程师的父母亲职业中,农业劳动者比例在不断提高。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后,工程师父母职业类型为农业劳动者的比例上升速度有加快趋势。

  课题组还考察了工程师父母的最高学历和职业,以期测量他们的家庭社会经济状况和文化资本。总体的特征是父母学历水平普遍偏低,整体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不高,文化资本较少。装备制造业样本工程师的父亲最高学历以高中(含技校、中专等)以及小学及以下为主,分别占总样本的48.4%和29.3%;样本工程师的母亲最高学历同样以这两个学历段为主,分别占总样本的43.9%和44.9%。

  85%以上工程师有本科及以上学历

  工程师都是“学霸”吗?从学历上看,工程师主体以本科生为主,学历水平主要分布在本科及以上,占到85%以上。

  此外,分年代来看,工程师的学历层次也在逐年提高,硕士、博士的比例不断提高,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比例有了一个跃升。上世纪80年代出生、2000年后参加工作的工程师中,硕士和博士的总比例超过19.0%,改变了以往工程师中研究生比例低于5.0%的状况。

  根据对现学历和参加工作时学历的比较,低学历的工程师在参加工作后,进一步进修的比例比较大,而高学历工程师在参加工作后攻读更高学历的较少。

  根据受访工程师的自我报告数据,装备制造业工程师35.7%的人高等教育阶段成绩排在前10%,40.8%的人集中在前10%到30%。成绩在前1/3的超过50%,说明工程师总体在高等教育阶段成绩优良。

  然而作为一个人力资源密集的高素质群体,总体来看,工程师并不属于高收入群体。受访工程师中,2012年年收入超过11万元的仅有10%左右。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