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评公众满意度调查造假就是犯罪

众所周知,环境评价涉及到千家万户人民群众的利益,甚至会影响他们的健康与生命。因此,任何企业的环境评价报告都必须真实可靠,不能有任何弄虚作假行为。然而,在福建省宁德进行的公众环评满意度调查,却在当地居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了满意度为99%的结论。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造假,这是不可饶恕的罪恶。福建省政府和环境保护部门应当依法严惩造假者。

据新京报6月25日报道,昨日,本报报道了福建宁德的鼎信实业有限公司,被当地居民反映其项目环评报告中公众参与问卷调查涉嫌造假一事。根据新京报记者及当地居民代表的调查,这份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问卷调查名单中过半数的人并非当地居民,相当一部分人也不住当地,有的压根不知道所谓调查,但该调查却给出当地群众满意度为99%的结论。记者调查还发现,该环评项目在听证前就已投入试生产。该企业的几期项目,都曾因未批先建收到环保罚单,但都未停止其相关违法行为。

对于调查结果为99%的当地群众满意度,环评项目负责人林奇称这也不是环评机构的责任,公众参与部分是企业负责的,企业是不是造假,他们无权过问。这简直是荒唐透顶的无稽之谈。环境评价者不对环评民意调查负责,环评还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如果企业可以自行进行民意调查,还要环评机构干什么?还要环境保护局干什么?如果环评机构如此进行环境评价,就是失职和渎职,就是在践踏当地群众的健康与生命安全。如果环评机构仅仅是为了得到环评费用而煞费苦心,那更是滥用职权谋取非法利益的犯罪行为。

面对这样的结局,宁德县政府和环保局都不应当装聋作哑,应当依法追究环评满意度调查弄虚作假者的法律责任。尤其当地环保部门,应当深刻反思自己监管工作中的失职与渎职行为。如果对企业环评进行满意度调查,理应由宁德县环境保护局组织当地居民进行民意调查,而不是环评机构和企业自身。这说明,当地的环境评价报告普遍存在着让公众质疑的地方;这说明,环保部门是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进行环境评价审批,而不是依法认真履行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如果宁德县环保部门依法认真履行了自己的监管责任与义务,为啥福建宁德鼎信实业有限公司曾因未批先建收到环保罚单,但都未停止其相关违法行为?罚单是一种象征性的处罚还是实际意义上的保护?面对这样的违法企业,我们公众绝不敢恭维当地环保部门的执法行为是完全合法的,我们更不敢肯定当地环保部门的权力决策者没有得到企业赠予的某种利益与好处。如果不存在环保监管与违法企业利益同谋行为,如果不存在权力寻租和权钱交易行为,为什么宁德县环境保护部门对为企业的罚单起不到法律的震慑作用?而且该企业一直在公然违法。这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环保部门另有苦衷,那就是宁德县政府有某官员是违法企业的保护伞。或者说,除了宁县政府还有上一级环保部门和政府官员的保护伞。如果不存在这些因素,宁德县环保局绝不应该依法阻止不了福建宁德鼎信实业有限公司长期的环境违法行为。如果宁德县环保部门有法不依,违法不究,执法不严,法律面前不能人人平等,那就是徇私枉法行为,那就是犯罪。

《韩非子·有度》中云:“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大意是,法是治国的重要保证,而执法的人又对法的效用起重要作用。执法者能有力地保证法的执行,就能使国家安定,保证国家各项工作的顺利进行。如果执法不力,就不能充分发挥法的作用,国家就会混乱、衰败。如果执法者不依法履行责任与义务,就是人民的罪人;如果执法者面对弄虚作假的环评满意度调查无动于衷,不仅是行政不作为,而且是失职和渎职犯罪行为。那么,上级环保部门和福建省人民政府就应当依法问责,绝不能让监管者充当违法企业的保护伞。

马克思在谈到资产阶级嗜财如命、疯狂追逐金钱时说:“有50%利润,他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他们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他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甘冒被绞首的危险。”因此,马克思告诫我们,对于那些宁愿违法也要获得利益最大化的商人,绝不能心慈手软,依法严厉制裁是不二法门。对于只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违法企业,只能依法严惩,别无选择。否则,监管者就是党和人民的罪人。(长江网 郭喜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