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调查:近4成受访者工作后问父母拿过生活费

     经济独立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不少人在学生时代就开始利用假期或课余时间实习或打工,靠自己的劳动获得收入。然而,大中城市消费和房价水平居高不下,使一些已经工作的年轻人在经济上仍旧离不开父母的支持。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8.9%的受访者从社会中获得第一份收入是在大学时代,66.4%的受访者目前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工作收入,67.6%的受访者认为工作后应该尽可能经济独立,63.2%的受访者认为经济独立是一个人迈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26.9%,80后占45.5%,70后占19.6%,60后占5.3%,60前占1.8%。

  38.5%受访者工作后从父母处拿过生活费

  张锐(化名)是西安工业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为了挣取生活费,他大二暑假曾在广州的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张锐回忆说,当时的工作很辛苦,“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下班,中间休息的时间很少,干的都是擦桌子、端盘子、扫地之类的事,一个月工资两千元”。

  在张锐看来,虽然挣的钱不多,但是那一次的经历非常重要:“那是我第一次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收入,它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了挣钱的艰辛、生活的不易,也让我在今后的生活中多了一份自信与忍耐。” 

  今年毕业于北京某211大学的韩凯(化名)在离校之后,顶着巨大的生活和求职压力,四处投简历、面试。“我那时住在北京大兴工业区,一去面试来回要坐四个小时左右的地铁和公交,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公司‘收留’我。而且当时我的银行卡里面余额不多,如果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工作的话,交完房租后,我最多只能在北京生存两个月”。

  八月初,韩凯终于在北京找到了一份与公共事务有关的咨询工作。“因为工作的内容正好符合我的兴趣,我就在那家公司开始上班,虽然工资不算高,试用期只有每月4000元左右,但这是我获得的第一份收入,还是挺开心的。”韩凯说,目前每月的工资是他全部的收入来源。

  调查显示,66.4%的受访者目前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工作收入,19.4%的受访者目前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兼职收入。受访者的其他主要经济来源还有奖助学金(6.1%)、父母支持(6.0%)等。

  由于工资低、租房成本高、生活和应酬花销大,一些初入职场的年轻人还对父母有一定的经济依赖。本次调查中,38.5%的受访者表示工作后从父母处拿过生活费,53.1%的受访者表示没有,8.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虽然薪水不多,但还是能够养活自己。爸妈也知道我刚工作,工资不高,好几次都说给我打点钱,不过都被我拒绝了。”在韩凯看来,毕业了就必须靠自己养活自己,不应该再向父母要钱了。

  “2015年9月5日那天当我看到自己的工资卡里收到三千多元的时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在浙江工作三个月的纪品表示,自己曾好几次打电话回家跟父母要过生活费。“工资大部分用来交房租,而所在的地方消费水平高,三个月以来拿过父母两千多元”。

  67.6%受访者认为工作后应尽可能经济独立

  当下,一些大学生的生活花销越来越高。不少大学生通过打工、做家教为自己赚取贴补。

  调查显示,在大学时代从社会中获得第一份收入的受访者最多,占38.9%,其次是步入职场后(30.0%),接下来依次是中学时(21.3%)、小学时(7.5%)、其他时候(1.2%),还有1.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或已记不清。

  大学生是否应该经济独立?调查显示,43.7%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应该逐步尝试经济独立,37.4%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可以在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兼职、实习,14.9%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应把时间多用在学习上,3.0%的受访者认为只要家里能负担就无所谓。

  “国外的大学生18岁以后可能通过做家教或者其他兼职挣钱,目前在国内这种现象也是非常普遍,可以看到国内的大学生总体上是比较积极向上的。”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常务副院长朱红文认为,目前中国初级劳动力过剩,没有太高的职位提供给大学生,较低级的岗位又不足以给目前所有的大学生提供经济独立的可能性。“让大学生个个必须经济独立是不现实的,我们不能对大学生做出这样一个要求。不过大学生在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做兼职值得鼓励,这是走向社会,锻炼自己的一种方式”。

  何时应该经济独立呢?调查显示,67.6%的受访者认为工作后就应经济独立,19.7%的受访者认为在18岁后,接下来是结婚后(7.5%),有小孩后(2.1%),有房有车后(0.8%)。另外1.0%的受访者认为父母有能力负担的话就无所谓。

  在朱红文看来,刚开始工作就谈经济独立目前可能只是一种愿望。当下年轻人生活成本比较高,如果没有家里的支持,很多年轻人仅靠入职的薪水无法在大都市里买房,甚至有可能结不起婚,这与中国传统的“成家立业”观念相矛盾。所以年轻人在经济上表现得很难独立或者不能独立。

  朱红文认为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方面,中国的家庭教育、中国的文化对于年轻人的个性培养是不够的,年轻人长期在父母的呵护中长大,其独立性、面对生活的勇气,在已有的教育和文化中受到严重的限制。另一方面,在目前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过程中,生活不太富裕或者底层家庭中的年轻人缺少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对于这部分年轻人来说,培养经济独立的能力是非常艰难的。年轻人发展的空间不够广阔,从某种意义上又会打击年轻人经济独立的信心和勇气甚至挫伤年轻人的锐气”。

  63.2%受访者认为经济独立是人迈向成熟的重要标志

  怎样才算经济独立呢?54.2%的受访者认为独立负担生活费、房、车等一切个人或个人家庭开支才算经济独立;26.3%的受访者认为独立负担生活费才算经济独立;18.1%的受访者认为除了负担个人开支外,还能负担父母花销才算经济独立。

  “青年人经济独立指自己能够对自身的经济活动做出决策,对自己的经济行为负责,不宜将经济独立狭隘理解为自己能够养活自己的状态,而应侧重在责任意识和决策能力。”中南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董海军说。

  董海军认为,经济独立是个人长大成人的指标体现之—,是个人真正融入社会的基础,同时也是实现个人价值与人生意义的初始条件,总体上能有助于健全完善个人的心智,增强个人责任感和行为决策能力。

  调查显示,63.2%的受访者认为经济独立是一个人迈向成熟的重要标志,26.5%的受访者认为不一定、因人而异,8.2%的受访者并不认可经济独立是一个人迈向成熟的重要标志,2.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在朱红文看来,年轻人经济独立不仅仅是青年人这个群体的事情。“一方面要从文化和价值上去鼓励、提倡年轻人经济独立,另外也要塑造一个平等的起跑线让年轻人尽快地、以最有可能的方式实现经济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