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调查:超四成车主打退堂鼓


日前,交通运输部公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已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私家车不许经营专车,除非转变车辆性质为出租客运”一条,就将专车进入门槛大大提高。针对《暂行办法》草案,本报在辰智咨询发起一份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43.10%的私家车车主表示:专车门槛太高,不愿再折腾了。

 

  车主50.79%不能接受“私改租”

 

  记者发现,将《管理暂行办法》几大章节总结下来,就是对经营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经营者、驾驶员、车辆做出新要求。其中,对于专车经营者,要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等证件,并向通信主管部门申请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对于专车车辆,则要求车辆应为7座以下乘用车,使用性质登记为出租客运,取得预约出租汽车类别的《道路运输证》,并明确相关设施设备要求。

 

  这意味着从事专车服务的私家车主,如果将车辆属性登记为出租客运,私家车使用年限将从不受限制到最多使用8年时间。对此,本报发起的问卷调查结果也显示,有43.10%的私家车车主表示,专车新规下,私家车进入专车行业门槛太高,不愿意再折腾了。而有30.56%的车主并未直接表态,称暂时先保持观望,看意见稿是否有修改的空间。

 

  而在“最不能接受意见稿中哪一门槛”的问题中,超过一半人数的受访车主选择了“要将私家车改成出租车运营资质”选项,8年的最长使用年限让大部分车主无法接受。同时,有15.52%的受访车主表示,若想成为专车司机,应获得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类别的从业资格证,这一门槛也让人难以接受。

 

  知名IT评论家魏武挥表示,《管理办法》通过与司机签订劳动合同,禁止私家车等方式,彻底消灭了共享经济,做出了一个“高级版昂贵版出租车”。而其中针对车主的高门槛从业资格证,以及车辆使用年限限制带来的高昂成本,无疑会导致大量私家车退出专车平台。

 

  专车市场格局或迎新变化

 

  意见稿公布后,除了让私家车车主陷入纠结中,市场上几家打车软件平台也纷纷做出回应。车辆为自营的神州专车对意见稿表示欢迎,称是利好消息,会促进行业发展。易到用车表示会第一时间申请相关资质许可。滴滴快的则表示,会对此表示关注,也会继续和相关主管部门沟通。Uber中国表示,会积极配合新规落实落地工作。

 

  业内人士赵奕告诉记者,若正式实施,专车市场格局肯定会发生变化,但大的洗牌不会再出现。“神州专车将迎来利好。滴滴和Uber受到影响也不会太大,因为可以凭借巨大的资金储备延伸至汽车产业链上游,组建汽车租赁公司或者加大资源在这方面投入。相比上述几家企业,受影响最大的为易到专车。”

 

  他认为,专车新规利好神州专车有目共睹,使得滴滴快的徘徊在灰色边缘。政策碾压下,Uber这样的C2C专车没准会改变其业务模式,而神州租车的嫡系部队神州专车,作为唯一走B2C路线的专车App,很可能借机获得更高市场份额。

 

  乘客希望规范与创新并存

 

  事实上,从规范的角度来讲,对于征求意见稿,有其不能忽视的积极意义,因为这代表着国家肯定了“专车”这种新业态的合法地位。比如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不得巡游揽客、登记驾驶员真实信息、为乘客购买相关保险、不得同时接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网络服务平台提供运营服务等,这些条款都得到了乘客们的“掌声”。但还有一些关键性条款,有乘客提出质疑,如果得以执行,是否意味着给目前大多数的互联网专车下达了死亡通知书?

 

  “专车新规即将出炉,觉得就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管理模式小版本升级。也许内情复杂,但难免让人失望。其它不明,但安全、保险、税费及服务,我觉得专车平台有能力解决好。至于小概率事件,出租车行业也会存在。在公司分分钟叫到滴滴快车的日子,又要回到步行半小时也拦不到出租车吗?”网友林郁痕感叹道。

 

  大部分网友的心声是,对互联网专车应该有所监管,但法规的制定应该建立在健康的博弈之上,如何使对人、车和平台的监管既符合法律精神,又不压制创新,又助力到“互联网+”大潮,这需要各界各方群策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