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传统武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而近年来,围绕传统武术的争论时有发生。在科技发达、治安有序的现代社会,传统武术对人们有哪些新的现实意义?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41.5%的受访者身边学习传统武术或对传统武术感兴趣的人多,但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今年26岁的陈陆曾是南京某高校武术特长生,现在在一家快速消费品公司从事营销管理。虽然没有从事武术老本行,但陈陆觉得,学习武术的经历让自己受益匪浅。“最明显的就是我的体质比一般人好很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一样”。

“现在很多人希望传统武术和其他对抗项目比个高下,真的没必要”。北京体育大学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学院的宁毅德(化名)认为,把传统武术当作防身工具有点大材小用。“传统武术背后有丰富的文化历史积淀,甚至蕴含着先人的人生哲学和智慧”。

对于中国传统武术,56.7%的受访者觉得可作为强身健体的方式,42.5%的受访者觉得能习以防身,35.4%的受访者认为高手在民间,22.5%的受访者觉得博大精深。此外,32.1%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已经没落,13.1%的受访者觉得神秘复杂,12.6%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徒有虚名。

在北京某高校读大二的沈中石对传统武术了解不多。“在生活中很难接触到,反而是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出现得比较多”。

本次调查中,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陈陆担心传统武术的传承和创新,“身边真正愿意学传统武术的孩子似乎越来越少了”。

“提起传统武术,最先想到的是太极拳和 降龙十八掌 。”沈中石坦言,自己过去对传统武术有错误的认知,“要么是老年人运动,要么就是文学作品虚构的”。

调查发现,大家对传统武术还存在一些误解。49.8%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只是老年人的活动”,44.8%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就是“打架”“搏击”,43.3%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无用、不科学。其他还有:把传统武术和“修仙”“法术”混为一谈(39.8%),认为传统武术是“舞术”甚至“杂耍”(29.5%)。

造成传统武术现状的原因有很多。调查中,53.5%的受访者认为人们缺乏对传统武术的继承和保护意识,43.0%的受访者觉得是传统武术与“成功”没有关系,39.4%的受访者认为和平年代大家不再重视“习武防身”。其他原因还有:武侠类文学、影视作品的误导(35.6%),习武会被当作“粗人”“没文化”(30.0%),学校体育教育缺乏对传统武术的普及(26.4%),武术是小众文化(24.0%)和传统武术不够与时俱进(15.9%)等。
 
宁毅德认为,应当大力宣传传统武术的精髓和内涵。“不是强迫年轻人去继承一身武艺,而是把武术精神的内涵发扬光大,让年轻人真的爱上传统武术”。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19.7%,80后占51.7%,70后占20.6%,60后占5.4%,50后占1.5%。


继续阅读

86.7%的受访者觉得一部电影的前期宣传重要

  当下,为了影片排片率和上座率,电影营销方各出奇招。有的效果良好,票房逆袭,有的却引来观众厌恶。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4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6.7%的受访者觉得一部电影的前期宣传重要。受访者最反感的营销方式有:丑闻、恶评营销(56.2%),蹭热点、“事件”营销(45.5%),色情、打擦边球(42.1%),下跪、行为出位(41.9%)等。68.6%的受访者觉得电影营销应该找到电影本身真正的亮点。

  受访者中,60后占4.2%,70后占18.6%,80后占56.8%,90后占18.8%,00后占1.2%。一线城市的占34.8%,二线城市的占46.1%,三四线城市的占15.5%,县城或农村的占3.6%。

  吸引受访者观看一部电影的主要因素是电影剧情

  调查中,77.8%的受访者喜欢看电影。受访者对电影信息关注较多的方面是:电影预告片(53.4%)、电影海报(48.9%)和电影本身的故事(41.8%),其他还有:电影幕后花絮(38.5%)、电影宣传曲(36.9%)、电影点映及路演(20.1%)和主创人员对电影的宣传(28.6%)等。

  北京某高校新闻专业研究生钱回回是一名电影爱好者,喜欢爱情片和喜剧片,也很支持国产动漫。“我对电影预告片和电影本身的故事关注较多,如果预告片吸引人,那么就很可能去影院观看”。

  调查显示,吸引受访者观看一部电影的主要因素是电影剧情(64.6%)。其他还有:参演人员(50.8%)、导演及主创团队(43.6%),电影名称、预告片、海报、宣传曲等(42.9%),电影在各大平台的宣传力度(26.2%),朋友家人的推荐(32.8%)和电影票票价(15.7%)等。

  钱回回觉得好的导演决定了影片的质量,也决定了他会请什么样的演员,打造什么样的剧本,“所以好的导演和团队很重要”。

  在腾讯视频工作的90后隋小小主要通过视频网站、影迷网站、资讯网站等了解电影方面的信息,“我自己是一个明星粉,所以对电影预告片、主创人员宣传这两个方面较为关注。如果一部电影的名称、预告片、宣传海报等基础的宣传材料都无法吸引我的话,那我肯定不会去看”。

  86.7%受访者觉得一部电影的前期宣传重要

  北京某高校影视类方向研究生唐敏在某影评节目组实习,唐敏说,曾有一部影片在上映前,就引起了很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并获得了国际电影节的很多奖项,但是最后票房“扑街”,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宣发团队不给力,“观众一看海报就自动归为烂片。回看电影本身,其实有很多的闪光点”。

  隋小小曾看过某校园影片的路演报道,“起初觉得影片名字很幼稚,觉得‘不适合24岁以上人群观看’。但后来我上网一查,才知道这是一部讲民乐与西洋乐碰撞的影片,编剧、音乐制作人都很厉害,还有很多明星客串,演唱主题曲、插曲,而这些信息我之前一点都不知道”。

  调查中,86.7%的受访者觉得一部电影的前期宣传重要,其中29.1%的受访者认为非常重要。

  “大部分观众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对预告片和宣传海报感觉不错就看,感觉不好就不看。”钱回回觉得宣传不到位会让观众错过一些好电影。

  什么因素会导致观众不看一部电影?47.8%的受访者表示电影名称、预告片、宣传海报等没有吸引力,45.2%的受访者不能忍受导演及主创团队出现重大失误,41.3%的受访者会受电影低口碑影响。其他影响因素还有:评分不高(39.5%)、主演团队爆出丑闻(38.8%)和电影知名度低(34.7%)等。

  68.6%受访者觉得好的电影营销方式应该找到电影本身真正的亮点

  对于某部电影选择下跪的营销方式,唐敏表示很反感,“电影排片减少,即将下架,电影的宣发团队应该把影片中的精彩片段展现出来,而不是选择下跪道歉这样的方式,只会起到反作用”。

  调查中,受访者最反感的营销方式有:丑闻、恶评营销(56.2%),蹭热点、“事件”营销(45.5%),色情、打擦边球(42.1%),下跪、行为出位(41.9%)等。此外还有:社交媒体抢热搜、炒作(33.3%),雇水军(31.7%),线上线下相结合的 “大宣发”造势(28.9%),大牌明星造势(27.2%),消费“情怀”(21.1%),粉丝营销(17.2%),众筹(9.1%)。

  隋小小认为,营销的关键点在于找对受众及宣传方向,让观众对影视剧产生期待。“我曾经部分参与网络剧《恶魔少爷别吻我》的宣传营销。该剧结合播出平台、小说原著及青春偶像剧受众等方面的考量,将主打的宣传方向锁定在了针对95后、00后特点的内容上”。

  钱回回认为,海报有创意,再加上适当的广告宣传和新媒体平台的力量,好电影就一定不会被淹没。

  调查中,68.6%的受访者觉得好的电影营销方式应该找到电影本身真正的亮点,45.8%的受访者建议主创与电影爱好者积极互动,45.0%的受访者认为音乐经典、回味无穷很重要,41.1%的受访者认为海报要有创意。其他方式还有:“自来水”口碑逆袭(22.5%)、适当的广告宣传(31.5%)和积极借助新媒体平台(17.4%)等。

  提到电影营销,唐敏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圣归来》,“《大圣归来》一开始排片少是有目共睹的,但凭借口口相传的力量,获得了巨大成功。前不久的《冈仁波齐》作为文艺片,宣传也很到位,朋友圈里十之一二都在做这部影片的推广,票房自然也不会差”。

  “《美人鱼》的宣传也很成功。周星驰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影片上线前,主打情怀营销,上映档期也好,就已经奠定了高票房的基础,再加上影片质量过硬,票房高就不足为奇了。”隋小小说。

  隋小小认为,在这个新媒体发达的时代,利用新媒体优势,创造网络讨论热点,占据热门话题,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观众。

  唐敏认为,好的电影营销方式要从电影内容出发。现在观众很看重质量、口碑,凭借一个IP、两个明星就能垄断票房的时代正在远去。另外,主创团队通过路演等形式积极跟大家互动,也会吸引很多影迷去看,起到不错的效果。

继续阅读

82.7%的受访者看好特色小镇的发展

不久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全国第二批特色小镇名单,276个特色小镇上榜。近几年,特色小镇在不断地成长发展,但在建设过程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3名受访者的一项调查显示,82.7%的受访者看好特色小镇的发展。58.8%的受访者认为特色小镇建设要避免盲目拆除老旧建筑。受访者建议特色小镇建设需加强民俗文化传承(61.7%)、原有格局风貌保护(53.8%)和自然环境保护(52.0%)。

受访者中,90后占25.2%,80后占52.1%,70后占16.1%,60后占4.92%。

55.2%受访者认为特色小镇应走文化路线

在北京从事物流工作的申雨濛去过许多小镇,她认为小镇可以带来一种不一样的体验。“这两年我国在建设特色小镇,其中有不少在发展旅游业。有机会我肯定会去这些地方看一看”。

调查中,90.6%的受访者会去特色小镇,82.7%的受访者看好特色小镇的发展。

“特色小镇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地方,比如有些小镇将当地文化和现代娱乐业相结合,吸引了大量游客。”北京某高校大学生雷臻蔚说。
90后王慧是北京某小学教师,她认为建设特色小镇能够拉动当地经济,给当地居民提供就业机会。

建设特色小镇,67.8%的受访者认为可以提供休闲旅游的新去处,52.0%的受访者认为能够构建宜居的生活环境。其他好处还有:改善当地人的生活品质(48.6%)、带来新的就业平台和机会(47.4%)、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34.1%)、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32.1%)和带动地区产业结构升级发展(31.3%)等。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田宝江介绍,去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其中对建设特色小镇的目的和意义有明确的表述。“通过建设特色小镇,探索我国小城镇建设的发展道路,促进经济转型和升级,推动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另外,发展特色小镇也是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平台,有利于大中城市和小城市的协调发展”。

王慧觉得特色小镇建设应该以文化为主,“商业街哪里都有,没必要非去小镇里的”。

“适当商业化,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也无可厚非。”雷臻蔚认为,应结合当地情况设立发展目标。

调查显示,55.2%的受访者认为特色小镇应该走文化路线,17.1%的受访者认为应走商业路线,27.7%的受访者觉得无所谓,有特色就好。

田宝江介绍,特色小镇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依托行政区划上的建制镇,借助原有产业、地理文化特色发展起来的特色小镇。另一种不是行政意义上的镇,而是在面积1~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结合特色产业、环境要素,创造出的将产业、城镇和人口结合在一起的区域。“一般而言,在原有小镇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特色小镇,往往是将传统产业和新兴技术集成起来发展。比如,浙江濮院的毛衫小镇,在已有的纺织产业基础上,结合了新的设计、创意,还吸引了范思哲的一些设计师在那里设立工作室”。

58.8%受访者认为建设特色小镇要避免盲目拆除老旧建筑

田宝江指出,目前在特色小镇建设中也出现了一哄而上、简单复制等不好的苗头。“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一个地方成功了,别的地方都照搬照抄。比如陕西的袁家村、马嵬驿等,依靠地方特色小吃和地方文化发展起来了,后来仅陕西省就出现了100多个定位差不多的小镇,由于简单复制,缺乏独特吸引力,使得后来这些小镇大多面临游客稀少、经营困难的局面。盲目上马,相应的交通、服务等配套设施跟不上,也会导致小镇的承载力差”。

“另外,一些小镇的建设定位不明晰。在第一批127个特色小镇中,有64个是旅游小镇,占了总数的一半以上。但是特色小镇核心在产业,适宜旅游的小镇并不一定适宜居住,两者的经营模式是不同的。一个小镇不能覆盖旅游、产业、创业、居住等多个功能。还有就是,有些小镇火了以后,变相形成了房地产业,这和小镇的建设初衷是相违背的。”田宝江说。

王慧认为,特色小镇建设要以保护发展文化传统为核心。“要保护原始建筑风貌,不应该以维护翻修的名义,将老建筑拆除重建,这样虽然建筑风格没变,但已经没有了历史感”。

调查中,58.8%的受访者指出特色小镇建设要避免盲目拆除老旧建筑,51.4%的受访者认为要避免贪求建设速度、忽视质量,50.8%的受访者认为要避免千篇一律、没有地方特色。此外还需要避免:追求高楼大厦、忽视自然风光(41.6%),照搬外来文化和国外的建筑风格(36.9%),片面追求经济效益、过度商业化(32.8%)和过于标新立异、建筑风格怪异(27.6%)等。

在雷臻蔚看来,特色小镇建设需要加强当地居民生活和旅游开发的联系,为居民提供就业机会。

田宝江说,特色小镇在建设中要结合自身的产业、自然、文化特色,挖掘最有竞争力的一面。“明晰定位和主导产业,不能追求小而全,而是要追求小而精、小而美”。

调查中,61.7%的受访者认为建设特色小镇需要加强民俗文化的传承,53.8%的受访者认为保留原有格局风貌很重要,52.0%的受访者认为应注重自然环境的保护。其他需要注重的方面还有:整体调研和建设规划(50.9%),交通食宿等配套设施建设(41.7%),多种资源的综合利用(31.8%)和旅游景区的对外宣传和推广(20.1%)。

到目前为止,我国已有两批共计403个特色小镇。田宝江认为成功的特色小镇一般有三种建设模式:“第一种是和最新科技发展相结合形成的小镇,比如杭州的梦想小镇、云栖小镇,是将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结合在一起发展起来的。第二种是和新兴制造业相结合、促进转型升级的小镇,比如镇江的航空小镇。第三种是和当地经典的传统产业相结合的小镇,如上青瓷小镇、长泰古琴小镇。这些比较成功的特色小镇都将当地特有的资源和产业,与新的科技成果紧密结合,形成了新的吸引力”。

继续阅读

74.7%受访者曾在地铁上被请求扫码

地铁扫码、商品推销、街头乞讨……公共场所常有一些现象打扰到我们正常的生活,如果警惕性不高,甚至有上当受骗的风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74.7%的受访者曾在地铁上被请求扫码。

“在地铁上请别人扫码的,大多是微商或推销App产品。”在北京做培训工作的秦勤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地铁,曾多次遭遇“地铁扫码”。她表示,起初自己会出于好奇扫一扫,“但次数多了之后,逐渐没了耐心,也担心个人信息泄露,所以会直接拒绝”。

其他给人们生活造成困扰或骚扰的现象还有:房地产推销(52.9%)、发传单(51.7%)、街头健身房或游泳馆推销(49.8%)、乞讨(42.6%)和街头卖艺(32.7%)等。

“遭到拒绝后,有些人会很礼貌地离开,也有人不轻易作罢,一直纠缠着不放。”秦勤对“地铁扫码”本身并不反感,“但如果反复纠缠,就很容易让人恼火”。

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一的陈晟(化名)也有过相同的困扰。“我曾在中关村的街头遇到某个英语培训机构的销售人员,即使我明确表示不需要英语培训,他还是跟着我在大街上走了100多米”。

遇到此类骚扰,38.5%的受访者通常选择不予理睬,24.4%的受访者会耐心了解情况后再决定,19.7%的受访者会尽可能提供帮助,7.9%的受访者会选择打电话报警,7.6%的受访者会规劝对方停止骚扰行为。

“现在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很多私密信息,随意在外面‘扫码’,很容易就会被不法分子盗取个人信息。”秦勤说。

数据表明,30.2%的受访者曾因扫码或接受推销而上当受骗,其中5.0%的受访者有过很多次,25.2%的受访者有过一两次。

“现在骗子太多,即使遇到真的有困难的人,也不敢轻易相信了。”60后北京市民王学锋说。

为治理公共场所的骚扰行为,54.1%的受访者建议加大惩处力度;50.1%的受访者建议加大巡逻力度;41.1%的受访者觉得应以驱散、监管为主,不宜处罚过重;32.7%的受访者建议开通街头骚扰的“报警专线”;31.4%的受访者希望对相关人员进行思想教育并提供适当帮助;23.6%的受访者建议完善相关问题处理流程和制度。

受访者中,00后占1.0%,90后占20.2%,80后占53.8%,70后占18.8%,60后占5.3%。(记者 崔艳宇)

继续阅读

62.8%受访者心中成功的教育应该是寓教于乐

近日,一篇题为《月薪3万,还是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热传,某位做企业高管的母亲在文中算了一笔账,孩子仅一个暑假参加的游学、各类培训班等费用就超过3万元。文章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有些人感叹“养孩不易”,也有不少人觉得,当下父母的教育消费不够理性。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48.3%的受访者坦言身边父母的教育消费不理性。59.9%的受访者觉得导致教育消费不理性的原因是培训机构、商家的宣传强化了社会上的焦虑情绪。62.8%的受访者心中成功的教育应该是寓教于乐、在玩中学。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18.2%,80后占54.8%,70后占20.1%,60后占5.4%。81.5%的受访者是孩子家长,18.5%的受访者不是。

59.4%受访者认为孩子参加了过多兴趣班、辅导班

“周六上午学奥数,下午学古筝,晚上还有英语一对一课程……”在北京工作的80后薛雪迎谈起小外甥的周末安排,直言“他比成年人还忙”。“我姐姐觉得,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课内的学习要拔尖,课外的特长也需要培养”。

在北京某高校读研二的陈泽涛身边也有父母十分在意子女的教育投资。“我妈单位的一个同事,花两万多元钱给孩子报了‘美国名校体验行’的夏令营。一共12天时间,主要是到美国一些常青藤名校进行参观。”陈泽涛并不看好这次“投资”,“两万元是妈妈近4个月的工资,而孩子才只是初中二年级,这次夏令营未必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调查中,48.3%的受访者坦言身边父母的教育消费不理性,其中8.1%的人认为非常不理性。也有44.0%的受访者认为理性。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史静寰表示,重视教育长期以来是我们民族的传统,近几年来较为突出的“教育消费不理性”问题,和当下社会分工逐渐细化、劳动力市场对学生素质能力的期待逐渐提升等因素有关。“家长教育消费的不理性,其实是更长远地考虑到了就业市场的竞争加剧,在孩子未成年时就开始了早期准备”。

父母教育消费不理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数据表明,59.4%的受访者认为孩子参加了过多兴趣班、辅导班。其他方面还有:昂贵的夏令营、冬令营(55.8%),为读好学校而交巨额“借读费”(50.8%),请一对一家教(39.2%),给孩子购买高端学习用具(33.3%),送孩子手机、相机、笔记本电脑等电子产品(33.0%),送孩子出国游学、留学(30.8%),无条件满足孩子的“愿望”(24.9%),给孩子购买各类书籍、辅导资料(21.2%)和购买在线课程(13.9%)等。

史静寰认为,在学校教育无法满足孩子个性化发展的情况下,针对孩子某一方面存在的薄弱点进行补习是必要的,“但如果单纯为了追求分数而强迫孩子进行大量的重复性劳动,就失去了补习的意义”。

本次调查中,65.2%的受访者认为教育消费更多是父母一厢情愿。17.8%的受访者认为是孩子主动要求,17.0%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59.9%受访者认为培训机构、商家等的宣传强化了社会焦虑情绪

“就拿大学的自主招生来说,基本上只有在各种全国奥赛中拿过奖的学生,才有机会获得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资格。”薛雪迎觉得,家长为孩子“疯狂”报班,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社会竞争对人才要求的标准确实提升了。

在陕西西安做行政工作的70后沈媛是一名高二孩子的妈妈,从孩子上小学起,沈媛先后给他报过英语辅导班、写作培训班、吉他特长班,和小升初、初升高时的预科班,参加过两次夏令营,还购买过复读机、点读机、电子词典等新式学习用具。“基本上只要孩子的要求是正当的,我们都会满足。其实也没想太多,就是别的孩子有的东西,也不想让自家孩子少了。”

对于导致教育消费不理性的原因,59.9%的受访者认为是培训机构、商家等的宣传强化了社会上的焦虑情绪;57.0%的受访者认为激烈的社会竞争让人不得不在子女教育上投入更多;52.1%的受访者认为教育部门和学校无法引导家长理性对待教育;51.0%的受访者认为这源于父母对子女教育的焦虑情绪;32.5%的受访者认为是成年人之间的攀比心理;29.2%的受访者觉得是父母对孩子的溺爱。

“对孩子教育的过度投资,满足的其实是家长的一种心理需要。”史静寰认为,很多家长是根据自己盲目的理解去规划孩子的人生道路。
史静寰还表示,媒体报道和社会舆论也会对家长的教育消费观念产生影响。“我们对于‘高考状元’‘分数决定命运’等话题的宣传,对于一些‘出人头地’故事的格外关注,会使社会心理层面形成一种追捧标杆而忽略平凡的心态,也使得家长们的教育消费变得不够理性”。

在进行教育消费时,70.1%的受访者会考虑是否对孩子未来发展有利,孩子是否感兴趣(58.4%)、自身经济实力(53.1%)、身边其他父母的选择(32.3%)和性价比(23.5%)也是考虑因素。

62.8%受访者心中成功的教育应该是寓教于乐、在玩中学

调查中,62.4%的受访者不认同“花钱越多教育质量越好”,31.3%的受访者对此比较认同,6.3%的受访者非常认同。

“我觉得真正好的教育应该是父母和孩子平等交流、共同成长。”陈泽涛认为,平等的亲子关系更能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和自主判断的能力,有利于将来的发展。

薛雪迎则认为,成功的教育应当是陪伴和言传身教。“父母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应该首先做到”。

62.8%的受访者认为成功的教育应该是寓教于乐,在玩中学;51.3%的受访者认为让孩子和优秀的同龄人在一起很重要;47.3%的受访者看重父母的言传身教;45.0%的受访者觉得应在旅行和阅读中开阔眼界。

其他还有:遵从孩子自身意愿(34.1%),激发起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30.6%),着重发展某一项特长(19.4%),一对一地制定符合孩子自身特色的培养方案(18.8%)。

“我们应加强对社会培训机构资质和能力的管理,要将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统筹并有机结合起来,构建学习型社会的社会氛围。”史静寰说。

“家长本身也需要教育和引导。”对于家长,史静寰建议,一是要意识到孩子个体的差异性;二是不应把自己生活中的缺憾强加到孩子身上,应该更多地关注到孩子的兴趣。“家长要做的,是在孩子自然成长的过程中,为其提供必要的支持,但绝不是强制和替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