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年薪百万?!问卷改变人生!


三十岁如何年薪百万?!问卷怎么改变人生?

一起往下看吧


30岁,工作5-8年,正是职场的“温水区”。

不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日常的工作你已经适应,但是收入和职务都达到了天花板,想要升职,你的领导可能也就比你大个三五岁,他们都还没退休呢。


你想要加薪?整个行业景不景气都很难说。

 

想要下班后赚钱,是很多30岁职场人的共同追求。

 

但是同样身边的朋友,有的已经实现了年入百万,甚至于有一些已经实现了年入千万。


有的时候不禁让人怀疑,大家是不是都过的是同一个30岁啊?

 

那么这些30岁左右,已经实现了年入百万的年轻人,到底比其他人强在什么地方


是纯粹的好运还是有一些必然做成一件事的因素?


下面是来自我们问卷网真实用户小D的真实经历。他的经验有没有值得借鉴和参考的地方,这就是我们这篇文章的最大原因

「成功的人生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


Hi,我是小D,不好意思的说我现在已经年入百万了。我一直认为,一个人没有钱、没有经验、没有阅历、没有人脉,这些都不可怕,关键在于你看问题的视角。


在周围人的眼中,我是一个典型的“斜杠青年”,从设计师—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大学老师—创业者,甚至业余时间研究心理学,我总是敢于不断挑战未知的新事物。


也许你会觉得我是那“别人家的孩子”,可事实上,我的一切行动是源自于对「安全区」的焦虑。


我来自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从小成绩平平,第一次高考失利,甚至没有考过一本线。面临对未来的无望与不甘,顶着压力我边打工边学习,又考了2年,最终考上了一所985本科学校。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绝地反弹的满足,也更加深刻的认识到: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并非起点,而是转折点!

考上了985,原本在外人眼里就是进入了人生的“安全区”,然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不得不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发愁,从而不断尝试谋划。


在此期间,我跑到隔壁的美院偷师美术设计,晚上回宿舍熬夜接活儿;闯进师兄办的创业协会,跟一个信息技术系的师兄创办电商平台;利用业余时间给杂志写专栏赚稿费(当时纸媒还活的很好)……总之能提升自己又能赚钱的,我都试过了。


凭着这些历练,我还未毕业就被隔壁的师范大学破格聘为讲师(当时我还考了研)。也许你会觉得,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接下来就可以步步为安。


然而,我却并没有按原先设定好的剧本那样行走。毕业后,首先辞掉了老师的工作。因为在我看来,老师虽没有风险因素,但另一方面,这种仅靠经验套利的工作模式会磨掉自己更多的激情与未来的可能


因此,我26岁时,将自己重新归零,选择迎来自己职场人生的新拐点。选择重新步入职场,提升自己的能力与格局,从0开始做到合伙人,用两年时间做到年薪100万+。

你一定会想问,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职场的路很长,过程大多很平淡,然而最要紧的却只有几步——这关键的几步,就是turning point(拐点)。


一时的侥幸,不可能带来长久的职业辉煌;不经思考的努力,只会让所有的投入成为沉没成本。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正确把握职场人生拐点呢?


  先从提升自己的认知开始。

 

1、保持一颗好奇心,碰到新的概念先去了解一下。


不管是自媒体、小程序、区块链,你要先了解才有可能从这些新生事物中发现一波趋势性的红利。


一部分人的习惯是听到任何一个与自己认知不同的新概念,首先就认为他是骗子。


之前有一个做母婴媒体的百万粉丝大号跟我说,他们那五险小城市那边做自媒体。员工的亲属从他们在微信里面做卖东西这点,就认为他们是传销,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多级分销,就是一个普通的微信电商。

 

2、建立自己的信息来源,遇事想深几层。


比如最近在一线城市养生甜品店开了很多,朋友拉你一起准备开家甜品店。


那你不光要看媒体的报道是怎么样的,以及说这些创业团队宣称自己的融资xx千万。你还可以访谈他们的店员,看看他们的反馈。


你可以在初期用问卷网,弄个调研问卷,还可以访问一下商圈的招商经理,了解他们的店租成本。当然,你也可以应聘成为店员,去做一次尽职调查。


然后你就可以比较客观地评估,开一张甜品店到底一年能赚多少钱?

 

3、投资自己,提升自己的单位时间价值。


我的身边有认识的一些写手,2017年靠两百块钱一篇的稿费赚了18万,但是我替他算了一下他应该写了五六百篇文章。


但其实可能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或者没有时间,没有途径去思考一下如何去提升自己的稿费。


要知道一个80万粉丝的知名大号,很有可能一篇微信图文广告就是10万+的收入,一条抵你半年的收入。更不用说顶级的咪蒙那些大号,实习生收入都超过了你。

 

4、用闲钱投资,建立自己对于金钱的概念。


投资这件事情并不是说你要有一百万才开始做,从简单的定期储蓄开始,再到买一些绩优的股票比如说腾讯、平安,当然如果你有条件还可以投资一些股权。

 

比起投资,更重要的是建立起自己的金钱观念。


比起赚钱,更基础的是提升自己的认知,摆脱廉价而无效的努力。职场的拐点自然而来!

 

来自小编的心声


各位看到这里的问卷网用户们,上文中提到的,无论是开甜品店会用到的门店报销单,大宗物料采购申请单,门店常规印刷物料下单,企业中用到的薪资招聘表,人事以及薪资变动表,以及自己做自媒体,活动时候用到的报名表,问卷调查表,栏目评选互动表,以上在问卷网,统统都能简单流畅的免费实现


这样好用的问卷网,你真的不来试试吗?



继续阅读

6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现象变多了

如今,一些常年在外的年轻人,不愿意赶在春运高峰回家过年,更愿意把父母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过年,这一现象被称为“反向过年”。有人觉得让父母“反向过年”能节省成本,还能让他们体验外面世界的丰富多彩,也有人觉得老人到外地过年有很多不便。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5名离开家中父母、常年在外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现象变多了。61.2%的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给父母提供出门旅行的机会,让他们体验更精彩的生活,63%的受访者担心父母旅途劳顿,身体吃不消。42.5%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反向过年”的意愿最高(51.4%)。

61.2%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为父母提供出门旅行机会

某事业单位职员李阳(化名)是个北方人,去年嫁到了武汉。去年春节,她和丈夫要回两边老家走亲戚,感觉很辛苦。“今年过年我们不想再回老家了。但我是独生女,如果不在父母身边过年,他们会孤单。”李阳说,现在交通方便,她打算让自己母亲今年春节到武汉住几天。

26岁的曹亚萌在天津某国企工作,每年春节都会回老家佳木斯过年。曹亚萌发现,近两年把父母接到自己工作城市过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我身边有两个同事,一个去年结了婚,一个去年生了孩子,今年春节他们都把父母接到天津过年”。

调查显示,81.2%的受访者通常会和父母一起过年,65.0%的受访者觉得现在老人“反向过年”的情况变多了。今年春节,43.3%的受访者打算让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28.4%的受访者不会,28.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工程师郑文(化名)老家在湖北黄石,目前在深圳工作,有个7岁的儿子。郑文已经连续几年把家人接到深圳过年了。他告诉记者,春节从深圳回老家的车票比较难买,从老家到深圳的车票相对好买一些。

“对于一些有小孩的夫妻来说,带着孩子回家过年太折腾。”来自山西的张琰是一名全职妈妈,目前住在北京,她丈夫的老家在天津。张琰通常会回婆家过年,有时也把老人们接到身边过年。在她看来,“反向过年”更加方便,还可以让父母体验到不同地方过年的氛围。“可以在大家都返京以后再找时间回老家,既不用担心车票问题,也避免了和同事年前扎堆儿请假、领导不批准的问题”。

调查中,61.2%的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给父母提供出门旅行机会,让他们体验更精彩的生活,52.3%的受访者认为这样可以减少自己返乡奔波的麻烦,避免节后太疲惫,48.1%的受访者认为这样可以避开春运高峰,45.0%的受访者觉得这样有助于增进父母对子女生活的了解,减少两代人之间的隔阂。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的其他好处还有:省去一些走亲访友的时间,创造更多家庭团聚机会(34.8%),避免夫妻双方为回谁家过年而争吵(24.9%),避免回家过年被追问太多个人问题(21.1%),以及缓解大城市家政等服务行业“用工荒”现象(13.8%)等。

“‘反向过年’现象变多说明了人们对家的理解发生了改变。”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胡小武指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过年被认为同样可以家庭团圆,共度春节。他分析,这一现象背后有三层原因:一是子女辈在自己成家立业的城市有了较好的生活基础,有房子能够供父母过来居住。二是春节放假时间就一周,年轻人来回奔波,十分辛苦匆忙,让父母到自己城市比较方便,也可以同父母多相处一段时间,更能享受天伦之乐。三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大学毕业,更适应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生活。

在一线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受访者更希望父母“反向过年”

曹亚萌对于让父母“反向过年”存在顾虑:“我现在还和别人合租,父母来的话,住宿是个问题。虽然可以住酒店,但到底不如在家自在。而且我父母没有单独出过远门,如果让他们从老家过来,路上没人照顾,不太放心。另外,如果整个春节假期都在我这边,肯定没法走亲戚了。”

“我们希望父母退休后来武汉养老,春节正好让他们先过来适应适应环境,毕竟‘凡事预则立’。”李阳表示,她最担心的是父母是否能适应新环境。

调查显示,对于让父母“反向过年”,63%的受访者担心旅途劳顿,父母身体吃不消,50.1%的受访者担心父母自己购票和乘车乘机多有不便,48.7%的受访者感觉父母单独出行、没人陪护不安全。受访者的其他担忧还有:父母不能适应子女所在城市的生活(33.8%),不能走亲访友,缺少年味儿(32.4%),两代人住在一起,不自在(20.8%),夫妻双方为接谁的父母来闹矛盾(16.2%),以及安排住宿太麻烦(13.4%)等。仅4.4%的受访者对此没有担忧。

尽管考虑到会有一些不便,李阳还是倾向于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过年:“我在小城市长大,现在在大城市发展,又是独生子女,父母以后会经常跟我一起过年。”

调查显示,42.5%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17.8%的受访者不希望,还有39.7%的受访者表示都可以,看父母意愿。进一步分析发现,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反向过年”的意愿最高(51.4%),接下来依次是杭州南京等准一线城市(44.0%)、二线城市(35.6%)和三四线城市(33.9%)。

胡小武分析,在人口远距离流动、定居的社会背景下,很多人已经不再拘泥于一处故乡。另外,相对于过年的各种形式,国人更加注重过年期间家人团圆。

本次调查中,44.3%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尽量回家乡过年,这是一种传统,19.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更好,36.3%的受访者认为只要一家人团聚,在哪里过年都行。

“一家人幸福地团聚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在李阳看来,不一定非得返乡才能过年,“现如今交通这么方便,距离不再是主要问题。‘反向过年’是一种有时代特色的新方式,80后、90后见证了这个变化。”

张琰认为,虽然很多年轻人觉得只要和家人团聚,哪里过年都一样,但是可能在一些人尤其是老人看来,子女回家过年依然很重要,这种观念也应该被尊重。

受访者中,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占34.4%,常住杭州南京等准一线城市的占21.1%,常住二线城市的占31.0%,常住三四线城市的占12.9%,来自其他地方的占0.7%。

继续阅读

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到春节,人们辞旧迎新,走街串巷,互相送上祝福。期间更有一系列传统文化活动增添节日气氛,比如贴春联、上香、撞钟祈福、祭祖和守岁等。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期间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的受访者希望能结合地方特色。

    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年腊月廿九下午是我和爸爸贴春联的时间,从我记事起到现在,一年都没有落下过。”河北唐山姑娘杜一然(化名)回忆说,北方的冬天很冷,有时她贴春联手都冻木了,但父女俩还是忙得不亦乐乎,浆糊都要刷上好几遍,让春联粘得尽量牢固。她还告诉记者,小学的时候,她和班上几个同学经常结伴去各家拜年,每过一家,队伍里都增加一个小朋友,快中午时队伍就很壮观了。

    “以前每年除夕夜我都和家人一起守岁,看春节联欢晚会,等到零点,准时出门放烟花。”来自辽宁沈阳的徐畅说,近年来空气污染较重,倡导环保,家人守岁后聊聊天就休息了。不过,年前和爸爸妈妈一起大扫除、祭祖是她们家必不可少的事情。

    在北京工作4年的张媛(化名)每年都回家过年。“除夕到家,第二天上午就早早起来和家人一起给亲戚朋友拜年。”张媛介绍,去年她和父母还去逛了逛庙会,“人非常多,特别热闹,还有表演活动”。

    调查显示,春节期间,89%的受访者会回家乡过年。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前后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其他还有祭祖(44.2%)、守岁(44.3%)、收发压岁钱(42.8%)、扫尘(38.8%)、上香(34.4%)、逛庙会(34%)、放爆竹(32.3%)和撞钟祈福(22.4%)等。

    徐畅认为,过年扫尘一方面是为辞旧迎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干干净净迎接来拜年的客人。

    “‘新春’佳节嘛,就要迎新纳福。”张媛今年春节打算去庙里上香,祈求新的一年有好的开始。“去年人非常多没能实现,希望今年如愿”。

    调查显示,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交互分析发现,18~35周岁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0.9%的受访者是为迎喜接福,讨个好彩头,60.4%的受访者是为除旧迎新,增加年味,其他原因还有: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54.4%),了解和传承民俗文化(45.6%),不忘祖训、不忘根本(36.1%),凑热闹(17.1%),固定流程(11.1%),打发时间(10.8%)等。

    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受访者希望结合地方特色

    “我小时候喜欢凑热闹,过年时大街上有扭秧歌就会去看。”杜一然向记者介绍,小时候,春节期间的“扭会”活动是孩子们的一大盼头,能进行一下午,非常热闹,大人们也都出去看,还可以一起聊聊天。“近几年‘扭会’活动少了,我希望这种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活动能传承下去,它很有意义”。

    张媛对记者说,她外婆居住的地方以前每年都会组织一些较大的春节传统文化活动。“妈妈会特意带我去看。如今我长大了,那里只是偶尔举办这样的活动了。”在张媛看来,很多大型活动的举办需要资金,地方财政的支持对活动的顺利举办非常重要,“而且很多有才艺的人已经上了年纪,闹不动了,希望有年轻艺人将这些技艺延续下去”。

    调查中,62.6%的受访者希望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能结合地方特色举办,56.5%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多走出家门体验文化,少喝酒打麻将,51.9%的受访者希望地方政府对此给予一定财政支持,46.8%的受访者认为可鼓励各地联合举办,36.8%的受访者建议培养年轻艺人,传承传统技艺。

    “我们要与时俱进,也要传承传统文化,它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纽带。”徐畅认为,春节是重要的传统节日,一些年俗既有意义又有意思,年轻人应多多重视,多多参与。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18~25周岁的占12.1%,26~35周岁的占63.5%,36周岁及以上的占24.5%。男性占53.8%,女性占46.2%。

继续阅读

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1名高校在校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受访者中,男生占58.3%,女生占41.7%。

  怕挂科重修是学生要分最常见原因

  90后杨真(化名)本科第一专业是行政管理,第二专业是工商管理,她坦言自己曾找老师要过分。“工商管理专业有门运筹学课程,需要用到许多数理知识。我是文科生,学起来有些吃力,虽然平时没少花功夫,但期末考试还是答得不好,担心不及格。考完试就给任课老师发了一封邮件,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得到照顾”。

  北京某高校青年教师李峰(化名)开设的一门课程有约100名学生,他告诉记者,每次考完试都会有五六个学生来要分,大部分是为了出国能有个好成绩。

  调查中,96.7%的受访在校生称自己身边有学生找老师要分的现象,20.0%的受访在校生直言这种现象很普遍。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

  杨真说,她身边找老师要分的同学,大多是担心期末考试不及格,也有一些是为了能获得保研资格。

  “我们学校评一些奖项时,会要求专业课成绩均不能低于75分。有的同学差一两分,为了获得参评资格,会找老师要分。比如原本考了74分,会向老师要1分。”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刘佳莹说。

  据受访者观察,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74.3%),其他原因还有:为了出国、保研或评奖学金(42.1%),单纯为了成绩单上分数漂亮(39.2%),受周围要分同学影响(22.5%)。

  杨真认为,自己努力了成绩不理想,向老师要分还能理解,但平时既不出勤也不按时完成作业,还想让老师照顾就应该被鄙视了。

  刘佳莹表示,虽然她能理解一些同学要分的行为,但她认为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还有的人打着出国的名义找老师要分,但实际并不打算出国,这更是欺骗行为”。

  调查显示,对于身边同学的要分行为,41.2%的受访在校生直言鄙视,40.0%的受访在校生不屑,24.9%的受访在校生认为这是羞耻的事情,23.3%的受访在校生感到同情,20.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11.4%的受访在校生感到羡慕。

  减少学生要分,65.8%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

  调查中,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46.8%的受访在校生觉得不太多,4.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没有这样的老师。

  刘佳莹向记者讲述她遇到的两个案例:“我前两天帮高数老师改卷子,有个学生卷面考了50分,他平时作业综合成绩70分。按照这个课程的规定,卷面成绩占期末总分60%,平时成绩占40%,算下来,他只能得58分,最后老师给他涨了2分。我身边还有一个同学,英语考了58分,为了保研去找老师要分。虽然她平时出勤和作业都很不错,但老师不同意加分。我们学校规定挂科不能保研,而她其他科目成绩都不错,我挺替她可惜的。”

  刘佳莹表示,总体来看,她所在学校一些讲授公共课的老师比较容易给学生涨分,专业课老师则通常不会同意学生的要分请求。

  “那次运筹学课程的考试,我得了61分,很大程度上应该是老师照顾了我。”杨真回忆说,学校也有很多老师非常讲原则。“有的老师会在开学第一堂课上跟学生说‘不要找我要分,我也不会提分’。相对来说,学生投入到这些课程上的精力也会更多一些”。

  调查显示,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给学生涨分的老师公平正义,很有原则,14.5%的受访在校生觉得这样的老师太苛刻死板,不近人情,13.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

  “想考个好分数,就得平时多下功夫。”李峰认为,如果学生要分老师就给,有损公平。就算有的学生平时很努力,考试时发挥失常,也不该要分,应坦然接受。“未来走出校门,可能还会遇到类似情况”。

  “一些以论文结课的课程,有的同学想拿好成绩,会提前写好论文,拿给老师看,改个两三次再最后提交,能拿到较高的分。”在杨真看来,这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其他人也心服口服。

  刘佳莹认为,老师坚持原则有助于减少学生的要分行为,同时应该将学生平时表现、课堂参与度、出勤情况等纳入到对学生的期末考核中。

  对于减少学生要分现象,调查中,65.8%的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52.2%的受访在校生建议学生把功夫用在平时,认真对待学业。其他建议还有:学校开展宣传教育并及时监督(49.5%)、建立更加科学透明的评价标准(47.2%)和社会对人才的考量标准更加多元化(29.2%)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