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

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各类数码品牌不断有新品发布。你会经常更换自己的数码产品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数码产品无故障,也会更新换代,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受访者中,00后占0.3%,90后占21.1%,80后占51.6%,70后占19.6%,60后占5.8%,50后占1.5%。

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

“就餐、购物、查资料、看新闻、和朋友聊天……几乎无时无刻都需要手机。”湖南长沙的公务员金琳琳(化名)现在很少随身携带现金,“路边卖早点的小摊都可以‘扫一扫’。”

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张璐一年前购买了一台平板电脑,“用习惯之后就再也离不开了”。过去,张璐会把上课要用的学习资料提前打印好,装订成册。而现在,则直接把所有资料存在平板电脑中,随时查看。

调查中,82.4%的受访者觉得自己离不开智能手机。其他一些“被依赖”的电子设备依次为:笔记本电脑(45.8%)、台式电脑(30.7%)、平板电脑(30.3%)、U盘或移动硬盘(24.3%)、智能手表(13.6%)、智能手环(13.4%)、单反相机(10.3%)和电纸书阅读器(7.4%)等。

家住北京的60后张茂林使用的智能手机,是儿子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到现在已经用了3年。“不打算换。市面上的手机都大同小异,不值得花钱换新的”。

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其中16.8%的受访者每年都会为手机更新换代。24.4%的受访者一部手机会使用两年以上。

对广州大三学生杨璐而言,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能给生活带来新鲜感。“同一款手机用了一年多,会有点儿‘腻’”。相比于花高价买一部“高端机型”,杨璐更倾向选择一些性价比较高的“千元机”。“花钱不多,用起来比较‘大胆’,更换的频率也高。”杨璐说。

人们通常会在什么情况下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调查表明,63.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产品出现故障时考虑更换;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无故障,使用时间长了就会更换;38.9%的受访者会在资金充裕时购买新产品;32.2%的受访者会因喜欢的牌子推出新品而升级换代。

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调查显示,品牌(60.2%)是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最在意的因素。其他因素依次为:价位(57.6%)、处理速度(56.8%)、像素(47.9%)、内存(46.3%)、音质(33.1%)和外形(29.7%)等。

在北京做市场工作的牟楠每天会用手机接收许多文件,“64G的内存很快就不够用了”。牟楠因此更换了一部内存更大的手机。
金琳琳是某数码品牌的“粉丝”,“每场新品发布会都会在第一时间看”。金琳琳喜欢这个品牌是因为“欣赏他们的品牌文化”,在她看来,“产品所传递的文化和精神,比产品本身更吸引人”。

张璐表示,自己在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镜头的像素。“我喜欢外出,有时不带相机,拍照就全靠手机”。

对于手机等数码产品,59.9%的受访者认为让生活变得方便快捷;40.7%的受访者认为功能够用就行,不必“贪大求洋”;36.1%的受访者认为会造成攀比;32.5%的受访者认为某种程度上是身份的象征;30.6%的受访者认为对数码产品的依赖会让人“变懒”。

“手机也好,其他电子产品也罢,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工具。”张茂林说,“既然是工具,就该以实用为目的,别被电子产品‘绑架’”。
牟楠认为,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购买“新款”是个人自由,无可非议。“可如果经济并不富裕,却把使用最新款、最‘高级’的数码产品作为追求,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继续阅读

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

  2017年4月9日,圆通速递宣布旗下跨境电商“妈妈商城”上线,但目前用户只能在安卓平台下载或从“圆通妈妈驿站”微信服务号进入。

  “妈妈商城”分为进口商品和地方特产两大类。进口商品大部分是跨境电商爆款,比如肌美精面膜、贝德玛卸妆水、魔膳师保温杯等等。地方特产频道则是茶叶、酒、肉等土特产。妈妈商城还设有“粮油调味”频道,然而目前该频道下货品为零。

  圆通不甘心只给电商“打工”。它想要触及快递行业上游此前已有预兆,圆通速递CEO相峰参加2016年全国本地生活物流峰会时首次披露了圆通涉足生鲜电商的打算;2017年3月初,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则呼吁“在海关关务政策上享有一定的优惠,以解决跨境通存在的难题”。

  相比“四通一达”,圆通的电商业务开始得太晚。市场份额最大的顺丰早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全产业链,2012年申通推出跨境电商“爱买网超”,次年中通上线电商平台“中通优选”,韵达在2015年成立跨境电商“UDA优递爱商城”。

  圆通的“迟钝”有自己的道理。

  在同行纷纷涉足电商时,它却做起了电商服务平台,提供电子商务代运营和仓储一体配送服务。客户有光明乳业、旺旺食品、伊利、蒙牛等,服务品类为服饰、美妆、母婴、小型家电,这些经验能让妈妈商城仓储管理更轻松。

  妈妈商城选取畅销品,没有特定品类,货物复杂。依靠仓配一体化服务,商品进仓前制定库房计划,将仓库分为出入口、备货区、打包区、待发区、制品区、配件区,动销率高的商品摆放在库房出入口、容易混淆的商品分区域摆放、对商品按照ABC分类办理,解决了用户下订单前的问题。

  仓配一体更核心的是订单后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用户下订单后,商品要经过打包、称重、速递交接、揽收、称重、发运等环节。仓配一体模式让传统“网仓”“配送”分离的业务流程无缝对接,提高了妈妈商城的配送效率,保证货品安全。

  除了电商外包服务,圆通还在布局全球化。目前圆通已开通了东南亚、中亚、欧美及澳洲等国际快递,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中国澳门等多个地区的进出口快递业务。在跨境电商的必争之地韩国、香港,圆通都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今年3月,圆通韩国公司在首尔设立转运处理仓,为妈妈商城提供海外直邮服务。反观申通在国外采用与外商协作的方式,缺乏仓储和配送支持,这很有可能是爱买网超上线不到两个月就关闭的原因。

  随着快递业务的发展,消费者对时效的要求越高。据国家邮政局网站消息,今年2月份,消费者对快递服务延误方面的申诉占有效申诉的41.4%。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64.9%)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其次是服务态度(57.9%)。要提速,航空货运成了绕不开的环节。

  中国快递行业中,只有EMS、顺丰、圆通3家企业拥有自主航空公司。圆通有望在2017年建成圆通全球航空智慧城,将北京、广州和成都贯通形成“一主三动”的航空基地,在2小时飞行范围内覆盖中国九成地区。妈妈商城部分商品从华东地区至西北地区比原来缩短两天时间。

  今年3月19日,圆通速递和菜鸟网络正式开通上海浦东-韩国仁川-青岛-香港-上海浦东国际航线包机业务,打通了国内-东北亚(韩国)、香港-大陆的跨境快件通道。这条航线配备了737全货机,最快1个多小时内就可将货物从海外运输至大陆,在部分区域甚至可实现次日送达。

  圆通航空正在计划在陕西建设航空基地,“希望通过西安全货机航线的开通,把西部地区有特色的农副产品向东南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进行市场推广和快捷运输”,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妈妈商城的除了跨境商品,还提供土特产了。

  电商和物流,并非泾渭分明。电商进军物流,成功的有京东物流、阿里菜鸟驿站,但是快递企业跨界做电商,能排上号的屈指可数。圆通作为一家在产业链下游的快递企业,需要从零开始铺设供应链和渠道。妈妈商城货品来源有两类:自采和商家入驻。对于渠道,圆通的解决方案是依靠线下的妈妈驿站,成为“一站式社区综合服务平台”。

  妈妈驿站是圆通旗下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派送难题”的平台,为居民提供收寄快件服务,售卖满粮油调味、个人护理、家庭清洁、休闲零食、乳制品饮料等生活消费品,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已有5万多个网点。

  圆通计划让妈妈驿站和妈妈商城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消费者可以去门店了解产品的材质、特点、功能,然后在妈妈商城下单,保税仓发货。线上与线下相互导流,在选单、支付、到货环节形成闭环。

  用“驿站”作为载体发展跨境电商的逻辑不难理解。社区店铺被认为是抗衡电商的最后一个阵营,电商对便利店的抢夺可以印证这个观点:2016年8月,阿里投资了以便利店起家的闪电购,今年4月,京东公布了百万京东便利店计划。

  不过这种集“快递收发站+社区便利店+线下体验店”一体的模式和顺丰在2014年上线的嘿客相似,后者在2013-2015年亏损10多亿。嘿客的失败把线下店铺能给线上引流带来多大价值的问题摆在了圆通面前。

  线下实体店展示商品种类偏少,购物体验较差。而且妈妈商城大部分商品是海外爆款,经过多年的口碑沉淀,线下体验对消费者决策的影响占多大权重还不明朗。

  引导顾客到线上下单消费,核心是保证妈妈驿站的人流量。在顺丰推出嘿客时,不少评论质疑其违背了用户偏好快递上门服务的需求,有记者在嘿店采访半小时内,发现无一人消费,这种窘境也可能发生在圆通身上。


继续阅读

59.1%的受访者家中还保持着清明祭祖的传统

  清明节是重要的传统节日,自2008年起正式成为法定节假日。和煦明媚的春天遇上清明“三天小长假”,为人们提供了祭祖、踏青的便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本次清明假期,受访者主要活动有:扫墓(包括祭扫烈士公墓等)(54.3%)、祭祖(44.1%)和在家休息(43.9%)。其他还有:外出春游(34.3%)、朋友聚会(22.1%)、加班工作(9.3%)和学习充电(5.1%)等。

  “平时工作忙,正好可以利用清明假期在家好好休息一下。”来自陕西咸阳的公务员范立明(化名)这个假期在家看书、刷剧,“放松心情,顺便补补觉”。

  “抓紧时间备考,查漏补缺。”河北邢台的萧旭今年高三,“平时上课要跟着老师的教学进度走,节奏很紧张。假期的时间相对自由,可以着重补习短板科目”。

  “假期最重要的事就是回老家祭祖。”在北京工作的张平亮老家在山东济南,每年清明,他都会赶回老家祭奠爷爷。

  河南郑州的苗红钰一家则利用这次假期到北京游玩,“难得一家三口都有时间”。

  扫墓祭祖是清明节的重要习俗之一。本次调查中,59.1%的受访者家中还保持着清明祭祖的传统,24.5%的受访者家中有时会因某些原因中断,也有11.9%的受访者家中不再有类似的活动。

  “我家每年清明都会祭祖、扫墓,从未中断。”张平亮表示,即使家里人当天有事难以成行,也会由家族中的其他人代劳。

  范立明一家3年前卖掉了老家的房子,举家搬到咸阳市区。“老家的亲戚越来越少,逐渐也就不再回去了。清明节时,会在城区内指定的文明祭祀点寄托哀思”。

  清明祭祖的意义深远,不同人对此也有着不同的理解。数据表明,清明祭祖对受访者最大的意义在于追忆先人(60.9%),其他意义依次为:继承传统(53.5%)、以此契机家人团聚(29.9%)、了解家族历史(29.1%)、增强生活的仪式感(25.0%)、铭记家乡故土(24.7%)、追求幸福的动力(21.7%)和对生命保持敬畏(20.5%)等。

  “每次祭祖结束后,一家人都会聚在一起回忆祖辈们当年的故事。”萧旭认为,清明祭祖是了解家族历史的好机会。

  张平亮觉得,清明祭祖使他的生活更有仪式感。“我们现在的生活太匆忙,需要一些有仪式感的活动,帮助自己沉淀下来”。

  清明节扫墓、祭祖、追忆先人的同时,也常有一些不文明现象发生。

  在范立明老家,不少人都有扫墓结束后燃放鞭炮的习惯,“墓园、墓地大都在山上,随意燃放鞭炮非常危险”。此外,范立明还观察到,尽管城区内设置有专用的文明祭祀点,“随意祭祀的情况依然存在”。祭祀后,遗留下的物品如果没有及时清扫,也会对市貌环境造成很大影响。

  关于文明祭祖,人们有哪些建议?调查中,52.2%的受访者建议不燃放烟花爆竹,43.1%的受访者建议不带火源上山,41.2%的受访者认为应拒绝铺张浪费,40.7%的受访者建议不焚烧纸钱香烛,35.8%的受访者觉得可采用鲜花、纸花等作为香烛替代品,32.9%的受访者认为不应搞庸俗封建迷信,22.6%的受访者建议积极宣传文明祭祖理念,21.3%的受访者觉得可通过网络祭祖。

  “‘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才是对待传统节日和习俗应有的态度。”张平亮说。

  受访者中,00后占1.1%,90后占19.3%,80后占50.6%,70后占20.9%,60后占6.5%,50后占1.1%。

  29.4%的受访者来自北山广深,31.7%来自其他省会城市或直辖市,23.1%来自除省会城市外的地级市,10.5%来自县级市,4.9%来自乡镇或农村。

继续阅读

因共享单车被破坏,50.5%受访者出行受影响

如今,摩拜单车、ofo小黄车、小蓝车等“各色”共享单车正大批量“进驻”街区,成为街头一景。低碳环保,方便出行,形成了一种文明共享的人文环境。但人为破坏、占为己用以及乱停乱放等不文明行为在共享单车上频频体现。在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因共享单车的加入而让一些景点陷入“瘫痪”的情况也不断出现。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名生活所在城市有共享单车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5%的受访者表示破坏共享单车的情况为自己出行造成不便,63.6%的受访者表示共享单车乱停乱放侵占盲道、人行道的现象常见,88.6%的受访者赞同专门制定“破坏公共设施法”,78.8%的受访者建议将共享单车纳入城市规划统一管理。

受访者中,78.6%的人均使用过共享单车。00后占0.7%,90后占21.1%,80后占54.4%,70后占18.1%,60后占4.6%,50后占1.0%。

因共享单车被破坏,50.5%受访者出行受影响

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的廖彦(化名)手机上至少有3个共享单车App,“虽然到处可见共享单车,但好多不能用,得多预备几个”。最近的地铁站距廖彦的家也有20分钟的步行时间,“一次加班回家晚了,看见地铁口停着十几辆小黄车,我特别开心,可挨个试过去发现没有一辆能用,非常气愤”。廖佳只好挨个报修之后,步行回家。

“逛街时看到有的小黄车被卸了车轮、车座、车把,只剩车身,真是太‘可怜’了。”廖彦说。

广州某大学大四学生苗悦经常遇到找不到共享单车的情况。“常碰到被人加上私锁的共享单车。在高峰时段,有时甚至要花20分钟才能找到一辆可以正常使用的单车”。

“车牌被毁被拆卸、脚踏板被弄丢、车锁失灵、车座被拆等问题,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遇不到。”北京市民钱佳每天上下班都使用共享单车,常遇到人为破坏痕迹很明显的单车。

共享单车的使用中,存在哪些问题?63.6%的受访者指出乱停乱放,侵占盲道、人行道现象普遍。其他问题还有:故意损坏车闸、车锁、车轮(59.0%),将共享单车据为己有(50.2%),利用系统漏洞、多人使用单车(38.0%),将单车拆卸、变卖等(17.2%)。
50.5%的受访者表示破坏共享单车的行为为自己的出行造成过不便,33.9%的受访者表示没有,15.7%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88.6%受访者希望制定“破坏公共设施法”

在廖彦看来,当前对于破坏共享单车的行为缺乏监管,只是发起方单方面的维修和处理,治理效果、震慑效果甚微,“如果公众能起到监督的作用,同时加大对破坏公共设施行为的惩处力度,破坏者应该会有所顾忌”。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所所长赵杰表示,共享单车满足了城市日常庞大的短途出行需求。“无论城市规模多大,短途出行的需要都占到了40%~50%。一些城市的公共自行车,大多是有固定车位的,只能从固定的地方使用,然后停放到固定的地方。而日常生活中的短途出行更多是灵活、直达的。共享单车在这一点上实现了突破,可以满足更为高效、便捷的出行需求”。

针对目前出现的不文明情况,赵杰认为要加以教育和引导。“这些只是暂时的,是新事物在发展中遇到的负面情况。我不建议因此就将其扼杀或一味地指责公民素质,反而要通过这个机会来积极地宣传和引导。宣传做得好的典型,比如自觉把车码放好、参与车辆检修和维护的志愿者。另外也可以在技术手段上加以完善,比如和个人积分、信用建设相联系等。要抓住这样一个机会,把共享单车当做公民素质的试金石,克服发展中的负面问题,把优势发挥出来”。

面对比较普遍的共享单车被破坏的现象,88.6%的受访者希望制定“破坏公共设施法”,其中40.7%的受访者非常赞同。

为了解决好回家的“最后一公里”,有人建议将共享单车纳入城市规划统一管理,对此,78.8%的受访者表示赞同,12.3%的受访者不赞同。

宁波某职业学院的学生李怡然认为,有的人一旦破坏了第一辆车,就会去破坏第二辆、第三辆,长久下去会影响大家的使用。“我觉得应该加强惩处力度,提高破坏成本。另外,要实名制使用”。

“住建部在几年前发布了《城市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系统规划设计导则》,指出了自行车在城市规划中的三个定位:短途出行、公共交通衔接换乘和休闲健身。自行车是全民的出行方式,需求也是很大的。城市的规划一定要为中短途出行创造条件。”赵杰认为,城市规划中实现自行车的定位,要满足三个条件,“首先是自行车的通行权,也就是自行车道。在城市建设中为了扩宽马路,会出现为机动车让道、侵占自行车道的现象。在一些北欧国家,非常重视自行车道的建设,还有专门的自行车高速公路。其次是自行车与其他交通工具的衔接。比如在地铁站的设计规划中,要预留足够的自行车停车处,否则就会出现地铁站附近绿化带、马路旁违规停放自行车的现象。最后一点,就是在城市规划的理念中要尊重自行车出行。比如在哥本哈根等城市,标志性建筑附近都有鲜明的自行车停靠点,而在我国一些地方不允许自行车通行,在方便性、连续性上还没有创造足够多的条件”。

管理共享单车,67.7%的受访者希望相关App健全监督举报渠道,62.5%的受访者建议平台和单车点张贴文明使用单车标语,58.9%的受访者建议媒体、社区等向人们宣传倡导文明共享精神,37.8%的受访者建议平台及时修复系统漏洞。


继续阅读

49.2%受访者认为睡眠质量差是因为工作学习压力大

近日,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了《2017年中国青年睡眠现状报告》。睡眠质量直接决定着人们工作学习的状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睡眠浅(45.8%)、早晨醒来过早(28.5%)和难以入睡(28.1%)是最困扰受访者的三种睡眠问题,49.2%的受访者认为睡眠质量差是因为工作学习压力大,44.5%的受访者希望通过加强锻炼改善睡眠质量。

受访者中,00后占0.6%,90后占17.0%,80后占54.5%,70后占20.3%,60后占1.4%。

37.1%受访者平均每天睡7小时

本次调查中,8.1%的受访者觉得自己睡眠质量非常好,45.3%的受访者觉得比较好,30.3%的受访者觉得一般,15.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睡眠质量较差,1.4%的受访者觉得非常差。

“30岁之后,明显觉得睡眠质量不如从前了。”1986年出生的蔡严崇(化名)在北京做公务员,最近他觉得入睡越来越困难,“总是在床上躺一个多小时才能睡着”。

在北京某广告公司工作的李樊婕说,自己的作息时间非常不规律。“忙起来,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等工作告一段落,又可能在家里睡一整天”。

“每天凌晨一点睡觉是常态。”广州某高校大三学生陈文泽(化名)表示,大学期间自己的睡觉时间“不断延后”。“以前23点就准备休息了,现在即使到了零点,也觉得‘还早’”。

调查显示,41.3%的受访者在22点到23点之间睡觉,在21点至22点和23点至24点之间睡觉的分别占23.1%和23.2%。也有3.9%的受访者在21点之前睡觉,8.5%的受访者24点后才会休息。

“晚上睡得晚,早上还要照常上班。”最近失眠一直困扰着蔡严崇,他的睡眠时间也因此少了两个小时。

“晚睡大多时候也是出于无奈。”陈文泽表示,每学期初,自己都会定下“早睡早起”的目标,“但随着课程的加紧,事情越来越多,往往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

数据表明,83.1%的受访者每天睡眠时间在68小时之间,其中6小时、7小时和8小时的分别占22.7%、37.1%和23.3%。还有3.3%的受访者每天睡眠时间为9小时或更多,4.8%的受访者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

睡眠浅、早晨醒来过早和难以入睡是最困扰受访者的睡眠问题

“我已经很久没有深睡过了。”来自湖北仙桃市的陈洁几个月前刚生了宝宝,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每晚都要醒来三四次,检查孩子是否需要喂奶或更换尿布。“稍有动静,我立马就会醒过来”。

“舍友常常被我的鼾声吵醒。”陈文泽则被打鼾困扰,“不管是出于自身健康考虑,还是为了减少对别人的影响,都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醒得越来越早。”家住北京的60后赵越泉表示,很羡慕那些能睡“大头觉”的年轻人。“早上5点会准时醒,哪怕依然很累,却很难再睡着了”。

调查中,睡眠浅(45.8%)、早晨醒来过早(28.5%)和难以入睡(28.1%)是最困扰受访者的三种睡眠问题。其他睡眠问题依次是:半夜易醒(24.3%)、失眠(23.7%)、嗜睡(16.8%)、打鼾(15.8%)、猝睡症(6.3%)、磨牙(5.5%)和梦游(5.0%)等。
“工作太忙,就会睡不踏实。”李樊婕坦言,睡眠质量不佳的原因既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如果第二天有很重要的安排,前一天便往往睡不踏实”。

陈文泽则表示,平时缺乏锻炼也是影响睡眠质量的一大原因。“在办公室或教室里,一坐就是一天。即使到了假期,也常常宅在屋子里不愿出门”。

造成睡眠质量不佳的原因有很多。调查中,49.2%的受访者将原因归结为工作学习压力大,43.7%的受访者是因为作息时间不规律。其他原因还有:生活中遭遇了不愉快的事(37.4%)、平时缺乏运动锻炼(32.4%)、年龄增长(25.4%)、周围环境太吵闹(23.1%)、睡前暴饮暴食(13.8%)和高血压等疾病带来的影响(5.3%)。

睡觉前,人们通常有哪些习惯?调查显示,52.8%的受访者有睡前玩手机的习惯,34.9%的受访者会在睡前看电影、电视剧或综艺节目,32.5%的受访者喜欢听音乐,27.0%的受访者习惯在睡前和别人聊天,23.3%的受访者常在睡前思考问题,23.1的受访者有睡前读书的习惯,还有18.0%和12.7%的受访者分别会在睡前听广播和吃东西。

蔡严崇睡前,会用手机播放一些轻音乐,他认为这样“更有利于睡眠”。

赵越泉的床头常年摆着一本《红楼梦》,“躺在床上,随便翻看几页,心很快就会静下来”。

47.8%受访者会在白天犯困

“连续熬夜之后,脸上会不停地‘爆痘’。”李樊婕说,“这还只是表面上的问题,熬夜对身体内在的伤害是更严重的”。

陈洁则表示,睡眠差让自己的情绪也变得不稳定。“常常会觉得焦虑不安,也比以前更爱发脾气了”。

而在陈文泽看来,睡眠不好最大的影响是降低学习效率。“比如很难集中注意力,上课经常不自觉地‘开小差’。”曾经有一次备战考试,陈文泽连续一周每天只睡4个小时,“即使醒着,脑子也完全转不动了”。

长期睡眠不佳会对人们的生活带来许多影响。本次调查中,47.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会在白天犯困。其他影响还包括:思维迟钝(46.0%)、心情较差且暴躁易怒(39.9%)、创意灵感匮乏(31.9%)、免疫力降低(30.6%)和工作学习效率降低(25.0%)等。
45.5%的受访者会因睡眠不佳而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

要改善睡眠质量,陈文泽希望自己能回归健康的作息,“该学习的时候就学习,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

赵越泉最近则在加紧锻炼身体,他表示,白天多做些运动,既能出汗排毒,又能让“晚上睡得更香”。

要改善睡眠质量,53.3%的受访者认为要保证睡眠时间,44.5%的受访者建议平时加强身体锻炼,43.3%的受访者建议按时入睡,42.3%的受访者建议保持好心情。其他建议还有:睡前洗个热水澡(38.7%),更换更舒适的床上用品(30.0%),睡前不再考虑工作学习的事(27.2%)和适当服用安眠药物助眠(3.4%)等。

“希望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睡眠的重要性,不要透支身体。”李樊婕说,“休息好,才能工作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