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受访者认为在朋友圈中晒生活会泄露隐私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名微信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六成的网友有在朋友圈各种“晒”的经历,而有36.1%的受访者认为在朋友圈中晒生活会泄露隐私,安全隐患较高。公安部门提醒,朋友圈有些信息别随意“晒”。

“晒孩子”、“晒心情”、“晒美食”、“秀恩爱”……如今的微信朋友圈被很多人戏称为“生活大晒场”。黄山学院大三学生小许是个“朋友圈控”,一天至少发5条动态,她说:“对女生来说,晒新剧、化妆品或是美食比较多,男生晒鞋、心情、转发新闻比较多。”在这个“大晒场”里,还有一部分人群不可忽略,那就是“晒孩子”的。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即使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个孩子,但长什么样,在哪里上学,会什么才艺,自己都能知晓。

数据显示,在“大晒场”里,有52.7%的受访者是在向他人展示自己的生活,47.2%的受访者当成抒发情感的一种方式,42.2%的受访者是为了便于留存、记录生活或经历,39.4%的受访者希望引起他人注意,36.7%的受访者认为便于与朋友联络感情,17.1%的受访者为了打发时间。

在朋友圈“晒”生活无可厚非,但若不小心泄露私人信息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则可能危害自身和家人的财产乃至人身安全。市内民警在接受记者采访提醒,发朋友圈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生活习惯,但是市民在发布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泄露个人信息,“比如旅行分享火车票或机票时,尽量遮挡住自己的个人信息,谨防被不法分子窃取;喜欢晒孩子的父母,尽量避免公开孩子的真实姓名或照片,如果真想分享,可以考虑分组;其次个人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当前位置等也应尽量避免公开,以免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继续阅读

51.5%受访者最腻烦他人晒伴侣、“秀恩爱”

  “晒孩子”“晒旅行”“秀恩爱”……朋友圈就是一个“大晒场”,晒出了生活百态,也晒出了大家的心情晴雨表。你喜欢朋友圈中的各种“晒”吗?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名微信用户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14.3%的受访者经常在微信朋友圈中“晒”,受访者最腻烦他人晒伴侣、“秀恩爱”(51.5%),36.1%的受访者认为在朋友圈中晒生活会泄露隐私,安全隐患高。

  受访者中,男性占46.7%,女性占53.3%。00后占0.6%,90后占20.9%,80后占55.0%,70后占17.6%,60后占5.2%。

  51.5%受访者腻烦他人晒伴侣“秀恩爱”

  调查中,14.3%的受访者经常在微信朋友圈中“晒”,56.3%的受访者有时晒,26.2%的受访者很少晒,3.2%的人从不晒。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梁邑铭常发朋友圈,“有人总结同龄人中,女生一般‘晒’美食、新入手的化妆品和影评剧评等。男生发得比较多的是新闻和时事,还有一些自己买的商品,多是运动鞋之类”。梁邑铭还会通过朋友圈发声,对各种时事表达观点。

  河北石家庄某高校教授李丛梅(化名)比较喜欢转发一些本学科的知识,有时也转一些生活技巧、段子。“偶尔会发一些开心或烦恼的事,游记和图片”。

  兰州某高校研究生徐慧怡(化名)不是特别爱“晒”,朋友圈发得不频繁,“遇到让我触动很大的经历,或印象比较深的事,才会发”。徐慧怡觉得将生活中一些小情感分享给大家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就像是和朋友之间的交流。

  李丛梅说,转学科知识是为了传播,因为自己学了有收获,希望别人也知道甚至应用。晒生活琐事可以表达感情或宣泄苦恼、排解压力,如孩子的成果、父母的近况、个人的心得等,既可以愉悦自己,也可与亲朋好友交流信息、分享喜悦。

  在朋友圈中“晒”,52.7%的受访者是在向他人展示自己的生活,47.2%的受访者当成抒发情感的一种方式,42.2%的受访者是为了便于留存、记录生活或经历,39.4%的受访者希望引起他人注意,36.7%的受访者认为便于与朋友联络感情,17.1%的受访者觉得能打发时间。

  “有人发朋友圈说,‘我上Facebook收到伦敦老友发来的在加州碰面时的照片’,再专门加上一个定位,显示在美国。”梁邑铭无法忍受朋友圈里这样“秀优越感”的晒照,“让人想果断拉黑”。

  调查显示,受访者最腻烦他人晒伴侣“秀恩爱”(51.5%)。其他让人腻烦的“晒”还有:自拍照(39.3%)、孩子的照片或活动(36.6%)、美食(27.0%)、聚会(24.2%)、旅游(19.8%)、其他家庭成员(17.3%)、娱乐项目(13.6%)和风景(10.4%)等。

  徐慧怡觉得,朋友们在朋友圈晒家庭聚会、自拍照,分享最近读的书、心得,都很正常。但身边很多人开始做微商,就会每天晒产品照片,频率很高,让人厌烦。另外有人极其频繁地晒自拍照,即便是美女也会审美疲劳。

  对于每天晒娱乐项目的人,徐慧怡也认为有些太过了。“好像除了玩没有其他事情做一样,不停地告诉所有人自己生活得多么愉快”。

  李丛梅最烦那些偏执或不可信的内容,比如偏执地评论时事,不科学的偏方验方,夸大其词的传言等。

  36.1%受访者认为在朋友圈中晒生活会泄露隐私,安全隐患高

  调查显示,对于变成“晒场”的朋友圈,10.2%的受访者依然很喜欢,35.0%的受访者比较喜欢,35.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19.7%的受访者不喜欢。

  梁邑铭比较能接受朋友们的“晒”,翻翻朋友圈就能知道别人都在干什么,能够起到调节生活的作用,不喜欢的内容可以屏蔽或干脆拉黑,逐渐减少这类东西。

  李丛梅也不反对朋友圈里各种“晒”,不同人因年龄、性别、性格、学识、生活、工作环境和境遇等不同,晒的方式和内容不同,“允许各显其能,才能丰富多彩。但要把握好度,不干扰他人”。

  徐慧怡则不喜欢朋友圈变成一个“晒场”。“朋友圈应该是大家交流生活点滴的场所,不应该成为拿来炫耀或吸引他人眼球的工具”。

  李丛梅认为,“晒”的过程中泄露隐私是目前最大的隐患。“有时也会提醒家人朋友注意。因为现在还是有一些人会钻漏洞,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不得不防”。

  调查中,36.1%的受访者认为在朋友圈中晒生活会泄露隐私,安全隐患高;55.7%的受访者认为会泄露隐私,但不太具有安全隐患;8.2%的受访者认为不会泄露,没有隐患。

  梁邑铭觉得,一方面,自己的信息可能会被软件公司、平台所截取利用,另一方面,即使你自己不乱加朋友,但保不准一些不太注意的朋友会将你的朋友圈截屏外传,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徐慧怡认为,现在信息发达,很容易就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他人的信息,所以经常在朋友圈发东西的人隐私泄露的概率肯定增大,各种家庭照、自拍照,尤其是加定位的朋友圈内容,简直是把个人信息直接公布,肯定存在安全隐患。

  大家喜欢哪些朋友圈分享的内容呢?调查中,社会时事新闻(45.4%)、社会科学文章(40.2%)、生活经验帖(42.6%)排在前三。其他还包括:前沿科技介绍(38.7%)、搞笑段子图片(32.6%)、文学小说(28.3%)、娱乐消息(29.4%)和他人的日常生活(19.1%)等。

  徐慧怡更喜欢一些高质量的文章,以及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各种新闻。“当然一些笑话必不可少,刷朋友圈本身就是一种消遣”。

  李丛梅喜欢阳光、积极的内容,例如一些传播正能量的图片和文字,知识性文章、生活经验和个人心得等也很好。

  梁邑铭则希望多看到一些带有独特见解和观点的新闻,“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前沿研究也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另外一些‘经验贴’,比如去哪里玩了、参加了什么考试、吃了什么东西等,这些攻略和分享让我得到很多生活资讯,方便去体验”。

继续阅读

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贬义字眼

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上炒作的所谓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当主播就挣钱,可能只是个传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近日提供给记者的最新调研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

宋丹丹曾担心地说,“那么多年轻人都想做网红,可谁来真正引领我们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这是我的担忧。”不过呢,价值担忧显然不如市场调节来得速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2000 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如此看来,显然大可不必担心“人人争当网红”了。

其实呢,主播好玩,网红难当。若非如此,他们也就不会费劲巴拉剑走偏锋、以身试法了。比如刚被媒体曝光的“打野直播”——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眼下来看,这被国家林业局盯上的疑似非法直播,迟早会遭遇司法风险。

事实告诉我们,指望从事网络直播就一夜暴富,概率上其实和拿两块五博五百万一样不太靠谱。至于网红会不会带坏年轻人,只要监管不是稻草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值得担心的:早在去年初,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博上位”、“骗子”、“庸俗”和“没有节操”等贬义字眼。一个新兴行当臭成一锅粥,从业者的职业认同感就很艰难。
市场干净了,秩序澄明了,青少年争当网红的忧虑烟消云散,而网络主播这个行当在祛魅后,也才有可能企及严肃的“价值担当”。

继续阅读

44.6%受访者经常遇到开车不文明行为

走夜路开远光灯晃得对面司机睁不开眼、超车不鸣笛、故意别车找乐子……诸多开车不文明行为给出行的人们造成了困扰,有时甚至会酿成车祸。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4.6%的受访者经常遇到开车不文明行为,48.3%的受访者偶尔遇到,5.9%的受访者很少遇到,仅1.2%的受访者表示几乎没有遇到。84.5%的受访者认为开车不文明行为为道路安全造成了隐患。

河北石家庄市民王建辉在一个傍晚差点发生事故,“开车出门办事,回来途中看见前面有一辆车,等到了跟前才发现是停在了马路中间,临时停车却没有放置警示牌,我赶紧急刹车,才没有酿成事故。”

江西省南昌市的张廖(化名)也常遇到开车不文明行为。“开窗吐痰、对着行人频繁鸣笛、进出高速插队,太多了。”这个寒假他们开车回家,因为斜前方一辆车里的成员向外扔垃圾,把他们车前挡风玻璃的一角砸出了一个玻璃球大小的坑,“当时没注意,回家才发现。不修影响心情,修也不值当,真糟心。”

在开车不文明行为中,走夜路不按规定开关远光灯(61.8%)、右侧超车(53.7%)和前车急停(50.4%)被指最常见。其他行为还有:随意变道不鸣笛(46.9%)、随意扔垃圾(42.1%)、超车不鸣笛(40.1%)、闯红灯(38.3%)、开窗吐痰(36.4%)、乱按喇叭(32.0%)、故意别车(30.5%)和过收费站时“加塞”(27.5%)等。

进一步调查显示,走夜路不按规定开关远光灯(54.0%)、前车急停(48.7%)和右侧超车(46.8%)行为被受访者指出隐患最大。其他还有:闯红灯(41.5%)、随意变道不鸣笛(37.2%)、超车不鸣笛(32.7%)和故意别车(30.1%)等。

“最让我反感的是走夜路时不按规定开关远光灯。自己看得清楚了,可对面车司机被晃得睁不开眼,容易造成视觉盲区,很多车祸就是这么发生的。”河北唐山车主刘军(化名)无奈地表示,有的车主没办法,为了看清楚只好自己也开远光灯,这样就恶性循环了。

“可以将文明行车的警示标语、宣传栏等,放置在繁华路段的路边、高速路进出口,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刘军说。

张廖认为,除了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一些影响恶劣、普遍的开车不文明行为也可强制管理,“针对不文明行为进行罚款、扣分等处罚,逼迫人们养成文明行车习惯。”
 
对于开车不文明行为,69.7%的受访者建议进行教育、罚款、扣分等。其他建议包括:倡导人们自觉树立安全、文明出行意识(53.5%),学车和考驾照期间重点强调(52.9%)和公益广告宣传文明开车重要性(29.4%)等。

受访者中,开车的占73.6%,不开车的占26.4%。居住在北上广深的占32.4%,在其他一线城市的占16.5%,在二线城市的占31.1%,在三、四线城市的占17.7%,在农村的占2.1%。

继续阅读

85.5%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

产生“悬空感”的原因是:未落户口、房价负担、生活成本太高

如今,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都处在工作相对稳定,但缺少固定住房和大城市户口的状态。很多人说,常常有一种“悬空感”,觉得自己是“悬”在大城市。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针对2000名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5.5%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44.1%的受访者产生“悬空感”的原因是没有解决户口问题,67.4%的受访者认为“落地”的生活需要有自己的住房,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心目中的“落地”生活。

受访者中,29.6%的人来自北京,43.8%的人来自上海,18.8%的人来自广州,8.0%的人来自深圳。00后占0.6%,90后占28.8%,80后占54.2%,70后占12.7%,60后占3.0%,50后占0.6%。

85.5%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

“租的房子不方便做饭,加上平时工作没时间,一天三顿都要靠外卖解决,早餐或晚餐经常直接省略掉。”在25岁的章秋霞看来,安稳的生活至少要能在家生火做饭,“很享受那种从市场上买回食材,自己回家烹饪的感觉。但目前对于我来说,在北京还不可能过上这种日子”。

30岁的IT男张瀚之两年前从深圳来到北京发展,目前工作稳定,薪资也高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但他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虽然有稳定的工作,但无论是北京还是深圳,始终都没能给我归属感” 。

张翰之坦言,自己现在“进退两难”。“老家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在北京发展得不错。但是,在北京落户、买房这样的愿望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实现,往前迈的每一步都挺艰难”。但张翰之不甘心就此放弃、回到老家,“我学的专业,只有在大城市才能有施展的舞台”。

调查中,85.5%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其中34.2%的受访者感受非常强烈。11.0%的受访者没有这种感觉,3.6%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某网站编辑王艳文(化名)在北京工作4年了,依然租住在西直门附近的一间次卧里。谈到产生“悬空感”的原因,王艳文觉得,“主要是因为没有房子”。“房价那么高,很可能一直都买不起。每次一想到这些,就觉得生活没着落”。

23岁的谢铭宇刚毕业不到一年,在他看来,户口才是“身份”的象征。“上学时,用的是学校的集体户口。毕业之后没找到能解决户口的工作,户口就迁回了老家。”谈起此事,谢铭宇有些失落,“感觉自己被这个城市拒绝了”。

调查表明,使受访者产生“悬空感”的主要原因是:没有解决户口问题(44.1%)、房价太高无法负担(43.8%)和生活成本过高(42.6%)。其他原因还有:工作压力大(40.5%)、人才竞争压力大(39.2%)、没有稳定的感情(31.0%)、没有稳定的工作(25.8%)、薪资水平不高(23.0%)、收入不稳定(12.2%)和缺少朋友(11.7%)等。

是继续留在大城市工作还是返回家乡?调查中,55.0%的受访者希望继续留在大城市,23.6%的受访者更想回到家乡,还有21.5%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老家河北石家庄的周雄(化名)在广州大学毕业后,就选择了回家乡发展。“相比人才饱和的大城市,回到老家反而更能凸显出自己的优势”。周雄觉得,做选择时不应把眼光局限于一时,“要看到家乡未来的发展潜力”。

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心目中“落地”的生活

“周末,可以和朋友相约去三里屯逛街。需要静心的时候,能找到24小时营业的书店和咖啡馆。还有那么多的艺术馆和博物馆,很多都能免费参观。”在王艳文看来,虽然在北京的生活有诸多不便,但大城市所能提供的其他地方给不了。

陈泽益是北方人,在上海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工作。他认为,在一个城市中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关系网至关重要。“我的同学大都在上海发展,我的生活圈子也在这里,如果这个时候回到老家,反而像个‘外来人’,缺少朋友和人脉”。

调查中,59.0%的受访者表示大城市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有更多的工作机会,49.0%的受访者认为大城市的魅力在于能够接触到更多新兴事物和新兴产业,45.3%的受访者认为是交通发达、出行便捷。

受访者认为大城市的魅力还在于:价值观更加自由包容(40.6%)、繁华的商业和丰富的娱乐生活(33.8%)、激烈的竞争能让自己更快成长(30.5%)、演唱会艺术展等文化活动丰富(26.8%)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14.9%)等。

那么,在年轻人心目当中,怎样才算是在大城市“落地”呢?

数据显示,67.4%的受访者认为要有住房,63.0%的受访者表示要有稳定的家庭,56.7%的受访者认为要有户口,56.0%的受访者认为要有稳定的收入,38.2%的受访者认为要有固定的社交圈,16.7%的受访者表示要做到时间自由。

要实现“落地”的生活,张瀚之觉得当务之急是组建好自己的家庭,“如果双方家庭能一起努力买一套房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步入社会之后,一下子感到身上的担子重了许多。”谢铭宇说,突然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很多之前只是想一想的人生道路,已经摆在面前不得不走了。”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他,对未来有希冀也有迷茫,“希望能在30岁之前在北京‘站稳脚跟’”。

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希望在什么年龄实现心目中“落地”的生活?调查表明,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24.0%的受访者希望在35~40岁,19.3%的受访者则希望在25~30时达成目标。其他选择还有:40~45岁(6.6%)、45~50岁(2.3%)、20~25岁(2.1%)。1.6%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