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7.2%的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59.5%的受访者指出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影响仍在,学校重智育轻体育倾向突出,87.7%的受访者期待加强青少年体育力度。

  近年来针对学生身体状况的调查显示,学生的身体素质有下降的趋势。也有调查显示,许多中学生还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障碍,很需要多到教室外面走走,缓解压力,释放自我。体育对缓解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很有帮助,对于广大中小学生来说,经常参加体育更能保持健康结实的身体和积极乐观的心态。

  可现实的情况是,许多学校在日常的教学中不重视体育,仅仅因为中高考需要体育成绩,才安排一点体育活动时间,而且完全围绕考试项目有针对性地开展体育活动。就这,学校和教师还常常找各种借口牺牲挤占体育课时。
  
  说实话,这样的体育根本就是“应试体育”“应付体育”,学校这么做实际是对学生健康的漠视。为了真正做到关心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有必要建立中小学体育活动督导制度。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定期到基层学校督查体育活动的开展情况,听取学生对体育活动的意见和建议,最关键的是,应该鼓励并接受学生关于学校体育活动问题的举报,及时调查并督促学校认真对待体育活动,对责任人做出相应的处分,给学生一个满意的答复。学校体育活动的开展正常了,才能彻底改变“应试体育”和“应付体育”的局面。
  
  当然,各级政府也应该负起责任,加大学校体育设施的资金投入,充分保证每所学校都有可供学生开展体育活动的硬件设施,比如,每一所学校都建有标准的操场,配备足够的体育器材,哪怕偏僻的乡村小学也不落下,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阳光一小时”,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操场上自由奔跑,每天都是“阳光体育节”。

  当全国各地的中小学体育风生水起时,我们就有条件开展各种层次的体育比赛活动。青少年可以经常在身边看到运动会,会受到更深刻的感染,而这无疑会让更多的孩子爱上体育运动。

继续阅读

61.5%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

  提起中国制造,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是华为手机还是格力空调?最近,就中国制造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最被国人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

  中国制造日益受到国人青睐

  据中国青年网2月9日报道,调查结果显示,有61.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有41.4%的人认可中国制造,49.2%的人对中国制造认可程度一般,7.2%的受访者还不太认可中国制造,仅1.3%的受访者完全不认可中国制造。

  而当下最被受访者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65.1%)、航天航空设备(55.4%)和高铁等交通设备(54.1%);桥梁建筑业设备(53.9%)、家电(51.6%)、玩具等小商品(22.9%)的认可度也很高。

  问卷还对10年前大家最认可的中国制造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当时最受欢迎是玩具、打火机等小商品(60.7%),衣服、鞋子等衣物(59.1%)和各种工业设备的小零件(52.2%)。10年过去了,中国制造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谈起现在的中国制造,清华大学博士生吴振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摆脱了“物美价廉”的标签,开始拥有一定的科技含量。

  在吴振的印象中,10年前中国制造的代表就是玩具、小商品。现在提到中国制造,吴振的第一反应就是电子产品,比如华为、OPPO手机,联想电脑等。吴振现在使用的就是国产手机,在他看来这款手机质量不错,硬件配置堪称完美。


  调查中,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的产品具有价格相对低廉(52.3%)和质量过硬(53.7%)的特点。其他特点包括:消耗低,效率高(45.5%),工艺讲究,设计人性化(41.3%)和科技含量高(30.1%)等。

  这项调查是由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进行的,共有2000人参加。受访者中男性占49.8%,女性占50.2%。00后占0.6%,90后占19.3%,80后占52.2%,70后占20.2%,60后占6.5%。

  外媒也不吝赞美之辞

  实际上,随着中国制造的质量不断提升,外媒也越来越不吝惜对于中国产品的赞美之辞。去年5月,美国《时代》杂志推选了“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50 款科技产品”,大疆无人机榜上有名,“中国公司大疆生产的‘精灵’系列无人机是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无人机产品,”当时《时代》这样评价。

  德国《商报》也曾报道,“没有品牌,价格便宜,这曾经是中国商品的标准特点。但这已经成为历史。如今,设计和打造品牌成为很多中国企业的首要目标。其中打前阵的是电子产品和电子商务企业。”

  据了解,中国制造现在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被轻视。麦肯锡咨询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称,假如质量和价格同等,62%的中国消费者现在更青睐国产品牌。

  总部在上海的消费者调查公司China Skinny的创始人马克·唐纳则曾分析中国人态度转变背后的原因,其中包括许多中国品牌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而中国消费者在国产品牌的社会认同感上也更加自信;同时购买国产品牌日益被视为爱国行为等。

  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的文章《“中国制造2025”走向成功的关键》。文章指出,工业仍然是中国的“核心实力”,中国的关键词是“中国制造2025”。中国投入的技术革新,柯慕贤认为“是正确的开端,因为全球正要跨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的门槛。”

  不过,中国制造仍有提升的空间。吴振在换国产手机之前,使用的是进口手机,通过对比他发现,国产手机虽然质量提升很快,但还是有缺陷,“硬件设施跟上了,但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完美。我的国产手机按键不太好用,有时候按起来特别费劲,很影响使用体验”。

  在他看来,提高中国制造产品在世界上的地位,得从两方面入手,“从态度上说,要追求工匠精神,也就是把电子产品当作艺术品来打造,在细节处也做得完美;从硬件上说,要想提升核心竞争力,就必须鼓励创新,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继续阅读

81.4%受访者参与了春节支付宝扫“福”活动

  近两年春节期间多个平台推出的集五福、抢红包、摇一摇等活动,让众多网友玩得不亦乐乎。今年春节期间,商场里、公交车上甚至马路边,随处可见人们拿着手机扫“福”字。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1.4%的受访者参与了春节支付宝扫“福”活动,58.8%的受访者认为增加了年味儿,71.1%的受访者建议适度进行,不错过与家人团聚时间。

  受访者中,90后占14.0%,80后占52.8%,70后占25.5%,60后占6.5%,50后占0.9%。

  81.4%受访者参与了春节手机扫“福”活动

  “节前同事和朋友们就玩嗨了,常有换‘福’、求‘福’的。后来需要种树浇水得‘福’,支付宝好友又上线了一批‘偷菜’小能手,不盯仔细了能量总被人收走。”在北京某外企工作的夏桥(化名)说。

  “微博上有个段子,有人拿手机在你家门口拍照,不一定是小偷,很有可能是扫‘福’的。”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刘娟说,除夕夜红包未揭开时,大家打招呼常问“集齐了没”。

  52岁的王华(化名)也在女儿影响下参加了进来,曾对着一家街道办事处门口牌子上的“福”字扫了许久,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我们一家三口都集齐了,单位的同事们也让我带动了起来,聊天群里总有要福字的”。

  民调显示,81.4%的受访者参与了春节支付宝扫“福”活动,18.6%的受访者没参与。70.0%的受访者表示周围参加扫“福”活动的人玩得开心。

  王华去年也参加了支付宝抽红包活动,“这类春节活动,真切地让人们感受到过年的气息,一是图个乐子,二是也有好的寓意。而且大人孩子都觉得新鲜,都喜欢玩儿”。

  “平台方推出摇一摇、扫‘福’等活动,当然有他们的目的,但不得不承认,很多人乐在其中。”夏桥说,为了集齐“福”字,他的支付宝好友一下子多了许多,“有些很多年没联系的老同学也因此聊上了天儿”。

  对于此类春节“全民娱乐活动”,55.0%的受访者表示有意思,“全民参加有更多趣味”,36.2%的受访者认为没意思,“打发时间而已”。

  具体来看,47.0%的受访者认为是平台宣传手段,30.4%的受访者认为增加了晚辈与长辈间的话题,其他看法还有:家人间只知抢红包扫福字,少了交流(25.1%)和到头来红包不大,没意思(20.4%)等。

  71.7%受访者表示参加春节“全民娱乐活动”不能耽误与家人团聚

  除夕夜,本该全家一起看春晚、聊天,因为抢红包、摇一摇等活动而让一家人埋头“干活”,56.4%的受访者认为这类活动减少了年味儿,全家成了“低头族”,没了交流;26.6%的受访者不同意,认为“全家参与其中,无声胜有声”。

  “除夕夜的年味儿最浓了,伴着春晚,朋友群、工作群、家人群都在发红包、抢红包,一不留神红包就抢不到了,精神也很紧张。”夏桥说,因为抢红包,错过了好几个节目, 与家人聊天也敷衍了,只好第二天看重播,“这样其实是得不偿失”。

  “前几天还曝出来,有人借着扫‘福’而向路人行骗,骗子们真是不放过任何‘新机会’,防不胜防。所以享受乐趣的同时也不能放松警惕。”刘小娟说。

  王华表示,今年的实景扫“福”活动更有趣味、更合理,“去年春晚抢红包让不少人观看春晚心不在焉,而今年的扫福活动重心在前期,到了除夕夜就只是公布结果,什么都没耽误”。

  如何更好地开展这些春节“全民娱乐活动”?71.7%的受访者建议适度参与,不因此耽误与家人团聚;50.3%的受访者建议平台方设置好抢红包、摇一摇等活动时间段;49.5%的受访者认为参与的同时要谨慎,防止信息泄露;28.3%的受访者指出要小心不法分子借此衍生的敛财行为。

继续阅读

64.4%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

浙江嵊州市百万高薪招高中竞赛教师,一年多过去了,此位仍虚席以待。招聘公告虽然是嵊州市教体局发布的,但反映的是很多高中的集体诉求。

近几年浙江省内各中学都贴出过类似的招聘启事。金华永康市古丽高级中学开出60万~100万的年薪,招聘全国一级金牌教练;温州苍南中学公开招聘高中奥赛金牌教练,由县政府提供90平方米左右的人才公寓居住;杭州临安中学表示,欢迎高中学科奥赛金牌教练来校兼职……

全员竞赛与名牌高校招生有关

为何顶级学科竞赛教练成了各个中学争相抢夺的“香饽饽”?这跟名牌高校的招生制度分不开。

在顶尖大学的自主招生中,五大学科竞赛成绩是具有较高含金量的指标,2016年,四川大学把奥赛成绩门槛划到了省一等奖,武汉大学、中山大学要求省一等奖或不少于2个不同学科的省二等奖。“省一”几乎成了一线名校的“起步价”。

当学科竞赛和升学联姻,立刻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成为学校、家长、社会追捧的香饽饽。一位重高校长向记者爆料:“你们知道现在高中生的竞赛行情吗?有的学校几乎是全校都在竞赛,太疯狂了!”我省一所知名重点高中,全年级500多人,五大学科竞赛的参与人数,有近400人。

再听听一位物理竞赛教练的说法:“以往有任何比赛,我们只是支持学生参加。但现在,学校要组织、培训学生参加比赛。”

看到这样的数字,家长和学生们的小心脏是不是为之一颤?让无数学生痛苦不堪、让整个社会反思的全员奥数不仅卷土重来,而且扩大到五大学科了。

众所周知,学科竞赛从来不是面向大众的教育,而是针对有天赋和创新想法的人。五大学科竞赛只适合少数有天分、有兴趣的学生,这样的人群不会超过5%。绝大多数的美国中小学生都不会接触奥数。而我们的孩子呢?朋友圈里一位妈妈直言:“小学学奥数,中学搞竞赛,中国娃儿们伤不起。”

在对待学科竞赛的问题上,大部分家长都有着极其矛盾的心态。

去年,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尽管近半数受访者都承认,身边大多数孩子并不适合学奥数,依然只有26.0%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孩子没必要去学。57.0%的受访者指出奥赛成绩正成为进入“名校”的敲门砖。

对于这样的局面,大多数人都心中有数,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让孩子走上这条崎岖之路, 原因很简单——与升学挂钩。

学科竞赛已成产业链

有强烈的需求,自然有广阔的市场。现在的国内竞赛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教材、教练、培训机构、奥赛冬令营……学科竞赛产业链应运而生。而且随着它与升学挂钩,这条利益链就变得更加庞大、坚固。

而一些居心不良者把握中国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心态,把学科竞赛的功利化不断向低年级蔓延。有人估算,仅北京的奥数市场1年就达20亿元。人们戏称,“想致富,办奥数,奥数班就是摇钱树”。

同时,学科竞赛的排名也成为创名校的一种指标,学校的竞赛情结推波助澜了这种竞赛全民化。在名校情结的召唤下,“全民竞赛”无疑让绝大多数学生都成了“陪练”。

制度上的顶层设计是解决之道

高考招生的变革影响涉及整个教育链条,其中对高中教育的影响最为直接。本身是高手过招的学科竞赛却成为好学校的敲门砖,导致全民奥赛成风,陷入教育产业化,学科竞赛畸形化。这不仅不利于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更加弱化了通识教育的基础。天才和偏才都不是流水线培养出来的,把尖子生专利变成全民竞赛,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只学到了解题的套路,对知识的全面性系统性有百害而无一益。
自主招生的“大门”倒退回“窄门”,逼大家刷题、拼分、从高一开始围着高考转,一些家长也会“用脚投票”,可能把更多孩子“逼”出国门。
是时候了,应该把学科竞赛和高校招生彻底脱钩。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应该是多样化发展,而不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单一发展。当下的现状是,孩子的成才之路如同家庭资产如何保值增值的途径一样稀缺,但是,把保值增值的宝一味压在房地产上,大家都知道是非理性的,但在全民化的带动下,这种不理性和不健康裹挟着大家趋之若鹜。孩子的教育亦是如此。

当出现这种令重高校长都惊呼“太疯狂”的教育现象,不仅是家长应该更加保持冷静的头脑,去反思“奥赛”的基本精神到底是什么?而且更应该是从教育部决策层给予制度上的顶层设计,究竟如何更好地将优质教育资源合理的分配,让成才之路从“窄巷”变成“宽巷”。


继续阅读

60.3%受访者认为抢票软件是变相“网络黄牛”

据粗略统计,今年至少有58家平台推出了火车票抢票软件,通常宣称平均收费30元就可以提升70%、80%甚至更高的抢票概率。此种抢票平台一出,受到部分网友热议。有专家认为,互联网购票平台的行为和传统意义上的“黄牛党”在本质上并不存在区别。

加价者得票

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12306网站上发布的公告显示,2017年春运从1月13日开始到2月21日结束,网站购票预售期由原来的60天缩短为30天,窗口售票期由原来的58天缩短为28天。《2017年春运预测报告》指出,因受到客运需求增加、节前客流叠加、气象条件复杂等因素影响,2017年春运有可能成为“史上最难抢票年”。在此背景下,至少58家网站和手机软件推出了有偿抢票服务,且几乎都与保险和抢票套餐“捆绑”。

加价说明上声称,选择价格的档次越高,抢到票的几率也就越大。此外,选好车次和抢票套餐,消费者还可以购买“插队券”“加速包”等提升抢票成功概率。一张车票抢下来,要多掏几十元至上百元的服务费。

记者采访发现,市区不少白领都会选择这种抢票软件买票。小唐老家在湖北恩施,他在金华工作很多年了,回去没买到票只能坐飞机,现在他全力买返程火车票。在别人的建议下,他在订票软件上多花了20元购买了加速包抢票,可是已经过去三四天了,依旧没有抢到票。他说:“现在订票软件已经默认让我们购买这一类加速包,买了不一定能抢到票,但不买肯定抢不到票。”

记者在一款手机软件上选择购买一张火车票,系统显示购买成功率为54%左右;买了20个“加速包”之后,购买成功率变成了70%左右;在买了200个“加速包”之后,购买成功率已经接近100%。该火车票原价为150元,20个“加速包”价格为20元,200个“加速包”价格为170元,购买一张火车票的价格是该火车票原价的两倍多。

法律灰色地带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5.9%的受访者认为付费抢票不是一种合理的购票方式,30.7%的受访者认为合理。60.3%的受访者认为抢票软件是变相“网络黄牛”。

实际上,早在2013年春运期间,各大软件厂家就开发了专门的抢票插件。随后工信部曾紧急下发通知,要求360、搜狗、金山猎豹等浏览器停用抢票插件,认为这对不使用抢票软件的乘客来说有失公平。

然而,一位技术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今的抢票软件已今非昔比。“机器人后台运行账号,和那些插件原理不一样,也没办法屏蔽。”他表示,目前只有一种可能的办法来阻止抢票软件,就是识别出“机器人”的IP地址并对其进行封禁,可是对大型网络公司而言,此举并不管用。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春运期间黄牛的出现有其合理性。春运期间的乘车需求井喷式爆发,而运力是有限的,总票量一定的情况下,就会出现“一票难求”“供应远远小于需求”的状况。而此时,火车票公益性的定价和春运期间供求关系形成的价值相比,存在差距,而这个差距,就是黄牛有利可图的根源。

虽然黄牛是市场化的产物,但是作为关系民生的火车票,它的定价并不能完全交由市场和企业自己决定,还是要维持原有公益性定价。黄牛党的介入将可能对社会秩序与经济秩序造成极大的影响。此时,法律绝不能缺位。所以如果想解决黄牛对春运的不良影响,就必须加快完善法律,提高量刑和罚金,加大处罚力度。

黄牛党是春运经济乱象之一。虽然经济刺激靠消费,黄金周是“软消费”,如果不想堵车、排队,完全可以窝在家里当“宅男”“宅女”,吃泡面。但是春运可不行,这是“硬消费”,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所以,从春运大潮中掘金的黄牛党等商家,其背后总有旅客的无奈和辛酸。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