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贬义字眼

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上炒作的所谓高收入相比存在很大差距,当主播就挣钱,可能只是个传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近日提供给记者的最新调研显示,半数网络主播月收入千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过万元。

宋丹丹曾担心地说,“那么多年轻人都想做网红,可谁来真正引领我们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这是我的担忧。”不过呢,价值担忧显然不如市场调节来得速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2000 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如此看来,显然大可不必担心“人人争当网红”了。

其实呢,主播好玩,网红难当。若非如此,他们也就不会费劲巴拉剑走偏锋、以身试法了。比如刚被媒体曝光的“打野直播”——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眼下来看,这被国家林业局盯上的疑似非法直播,迟早会遭遇司法风险。

事实告诉我们,指望从事网络直播就一夜暴富,概率上其实和拿两块五博五百万一样不太靠谱。至于网红会不会带坏年轻人,只要监管不是稻草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值得担心的:早在去年初,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受访者对网红的评价都是“博上位”、“骗子”、“庸俗”和“没有节操”等贬义字眼。一个新兴行当臭成一锅粥,从业者的职业认同感就很艰难。
市场干净了,秩序澄明了,青少年争当网红的忧虑烟消云散,而网络主播这个行当在祛魅后,也才有可能企及严肃的“价值担当”。

继续阅读

85.5%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

产生“悬空感”的原因是:未落户口、房价负担、生活成本太高

如今,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都处在工作相对稳定,但缺少固定住房和大城市户口的状态。很多人说,常常有一种“悬空感”,觉得自己是“悬”在大城市。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针对2000名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5.5%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44.1%的受访者产生“悬空感”的原因是没有解决户口问题,67.4%的受访者认为“落地”的生活需要有自己的住房,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心目中的“落地”生活。

受访者中,29.6%的人来自北京,43.8%的人来自上海,18.8%的人来自广州,8.0%的人来自深圳。00后占0.6%,90后占28.8%,80后占54.2%,70后占12.7%,60后占3.0%,50后占0.6%。

85.5%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

“租的房子不方便做饭,加上平时工作没时间,一天三顿都要靠外卖解决,早餐或晚餐经常直接省略掉。”在25岁的章秋霞看来,安稳的生活至少要能在家生火做饭,“很享受那种从市场上买回食材,自己回家烹饪的感觉。但目前对于我来说,在北京还不可能过上这种日子”。

30岁的IT男张瀚之两年前从深圳来到北京发展,目前工作稳定,薪资也高于同龄人的平均水平,但他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虽然有稳定的工作,但无论是北京还是深圳,始终都没能给我归属感” 。

张翰之坦言,自己现在“进退两难”。“老家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在北京发展得不错。但是,在北京落户、买房这样的愿望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实现,往前迈的每一步都挺艰难”。但张翰之不甘心就此放弃、回到老家,“我学的专业,只有在大城市才能有施展的舞台”。

调查中,85.5%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有“悬”在大城市的感觉,其中34.2%的受访者感受非常强烈。11.0%的受访者没有这种感觉,3.6%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某网站编辑王艳文(化名)在北京工作4年了,依然租住在西直门附近的一间次卧里。谈到产生“悬空感”的原因,王艳文觉得,“主要是因为没有房子”。“房价那么高,很可能一直都买不起。每次一想到这些,就觉得生活没着落”。

23岁的谢铭宇刚毕业不到一年,在他看来,户口才是“身份”的象征。“上学时,用的是学校的集体户口。毕业之后没找到能解决户口的工作,户口就迁回了老家。”谈起此事,谢铭宇有些失落,“感觉自己被这个城市拒绝了”。

调查表明,使受访者产生“悬空感”的主要原因是:没有解决户口问题(44.1%)、房价太高无法负担(43.8%)和生活成本过高(42.6%)。其他原因还有:工作压力大(40.5%)、人才竞争压力大(39.2%)、没有稳定的感情(31.0%)、没有稳定的工作(25.8%)、薪资水平不高(23.0%)、收入不稳定(12.2%)和缺少朋友(11.7%)等。

是继续留在大城市工作还是返回家乡?调查中,55.0%的受访者希望继续留在大城市,23.6%的受访者更想回到家乡,还有21.5%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老家河北石家庄的周雄(化名)在广州大学毕业后,就选择了回家乡发展。“相比人才饱和的大城市,回到老家反而更能凸显出自己的优势”。周雄觉得,做选择时不应把眼光局限于一时,“要看到家乡未来的发展潜力”。

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心目中“落地”的生活

“周末,可以和朋友相约去三里屯逛街。需要静心的时候,能找到24小时营业的书店和咖啡馆。还有那么多的艺术馆和博物馆,很多都能免费参观。”在王艳文看来,虽然在北京的生活有诸多不便,但大城市所能提供的其他地方给不了。

陈泽益是北方人,在上海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工作。他认为,在一个城市中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关系网至关重要。“我的同学大都在上海发展,我的生活圈子也在这里,如果这个时候回到老家,反而像个‘外来人’,缺少朋友和人脉”。

调查中,59.0%的受访者表示大城市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有更多的工作机会,49.0%的受访者认为大城市的魅力在于能够接触到更多新兴事物和新兴产业,45.3%的受访者认为是交通发达、出行便捷。

受访者认为大城市的魅力还在于:价值观更加自由包容(40.6%)、繁华的商业和丰富的娱乐生活(33.8%)、激烈的竞争能让自己更快成长(30.5%)、演唱会艺术展等文化活动丰富(26.8%)和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14.9%)等。

那么,在年轻人心目当中,怎样才算是在大城市“落地”呢?

数据显示,67.4%的受访者认为要有住房,63.0%的受访者表示要有稳定的家庭,56.7%的受访者认为要有户口,56.0%的受访者认为要有稳定的收入,38.2%的受访者认为要有固定的社交圈,16.7%的受访者表示要做到时间自由。

要实现“落地”的生活,张瀚之觉得当务之急是组建好自己的家庭,“如果双方家庭能一起努力买一套房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步入社会之后,一下子感到身上的担子重了许多。”谢铭宇说,突然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很多之前只是想一想的人生道路,已经摆在面前不得不走了。”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他,对未来有希冀也有迷茫,“希望能在30岁之前在北京‘站稳脚跟’”。

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受访者希望在什么年龄实现心目中“落地”的生活?调查表明,43.6%的受访者希望在30~35岁时实现,24.0%的受访者希望在35~40岁,19.3%的受访者则希望在25~30时达成目标。其他选择还有:40~45岁(6.6%)、45~50岁(2.3%)、20~25岁(2.1%)。1.6%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继续阅读

74.7%受访90后认为理财是必备的能力

  日前,《国人工资报告》课题组负责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殷剑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工资盈余的投向,除了银行还有互联网理财,而后者的主力军是90后。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9名90后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0.4%的受访90后在理财,74.7%的受访90后认为理财是必备的能力。在受访90后看来,操作方便快捷(62.6%)、准入门槛低(59.7%)和小额及时存取(54.1%)是互联网理财较传统理财吸引人的地方。

  受访90后中,男性占54.3%,女性占45.7%。

  47.5%受访90后每月理财额度占工资的一到三成

  “我现在已有一定的存款,钱一直放着会越来越不值钱,应该关注一下理财。我打算将一小部分资金放在P2P(互联网借贷平台——编者注)平台上试水。”中科院在读博士生朱飞亚表示,除了正常花销,剩下的收入都用作理财了。

  北京邮电大学硕士生刘朝华说,自己口袋里一有钱就会去理财,“曾经买过一些大的保险公司的理财产品。一般我会根据手里的资金状况来分配理财额度,除去基本花销,剩下钱的50%我都用来理财”。

  民调显示,70.4%的受访90后在理财,25.8%的受访90后正有理财的打算,仅3.8%表示不会去理财。至于理财额度占每月工资收入的比例,比例在11%~30%的最多,有47.5%,其他比例为:31%~50%(23.1%)、1%~10%(18.9%)、51%~70%(5.8%)等。

  “传统的理财要去银行办理,耗费时间长。而互联网理财简单易操作,各种信息在网上检索也比较方便,我更偏向互联网理财。”朱飞亚说。

  目前在北京某银行上班的马梅(化名)说,据她观察,来银行理财的大部分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不多。“90后花销大,刚工作手里攒的钱也不多,他们更适合短期、流动性好、零存整取的理财方式,而互联网理财刚好能满足年轻人的需求”。

  在传统理财方式和互联网理财方式上,58.4%的受访90后更偏向互联网理财,12.1%的受访90后更偏向传统理财,29.5%的受访90后则表示各有千秋,因时而异。

  相较于传统理财,操作方便快捷(62.6%)、准入门槛低(59.7%)和小额及时存取(54.1%)是互联网理财最吸引90后的地方。其他特点还有:收益更高(40.4%)、交易成本低(24.9%)。

  74.7%受访90后认为理财是必备的能力

  朱飞亚身边理财的同学非常多,他觉得,到了研究生阶段,理财是非常有必要的,“有些研究生有一定的存款,也更成熟了,甚至有的人还会考虑结婚买房的问题,和钱直接打交道的机会会更多”。

  刘朝华认为,人们只有懂得如何理财,才能更好地管理自己的财产和生活。调查中,74.7%的受访90后认为理财是必备的能力,13.1%的人不这么认为。

  “90后的孩子独立自主,他们的理财特点是大胆灵活,不像父母那样一味地存钱,而是根据自己的需求购买不同的理财产品。”刘朝华说。

  朱飞亚认为,90后是伴随互联网长大的一代,理财意识很强,相对他们的父辈而言,他们信息更畅通,收入更多。

  90后群体的理财表现有什么特点?55.9%的受访90后认为是理财渠道更加灵活多元。其他还有:购入互联网理财产品趋于常态(43.3%),较80后、70后等更能承担理财风险(42.9%)和普遍具有理财意识(35.1%)等。

  此外,26.0%的受访90后认为他们目前识别虚假理财产品的能力不足,16.2%的受访90后认为有盲目性,片面追求收益率。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金融与民间融资法治研究中心副主任孟祥轶表示,90后群体的父辈一般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国内金融市场不完善,更没有多少理财产品,再加上那时收入水平普遍较低,理财意识就比较弱。而90后生长的环境不一样,他们生活富足,金融环境更好,需求和供给都提高了。

  孟祥轶认为,90后已经习惯了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便利,他们对互联网的信任度远高于他们的父辈,所以更愿意采用互联网这样方便的形式。“另外,现在理财都和社交绑在一起,一些理财产品依托社交平台发展,又促进了90后对互联网理财的喜爱”。

  69.5%受访90后希望互联网理财平台维护系统安全,确保资金安全

  “在理财的过程中,收益性、安全性都是要考虑到的。”刘朝华选择的理财产品几乎都是500强企业旗下的,“感觉实力强的公司会更保险”。

  刘朝华建议大家在理财的过程中要保持理性,不要只盯着收益率,有的理财产品收益率高得吓人,可是这样的产品往往不靠谱,“我们要在安全性和收益率之间找到平衡”。

  马梅认为,互联网理财会变得越来越成熟,但如今理财方式、理财产品多种多样,年轻人要仔细考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理财方式。

  孟祥轶介绍,90后在风险意识和风险承担方面还很不足。无论在校大学生还是刚工作不久的90后,理财知识都还比较少,再加上金融市场发展得很快,难免让人眼花缭乱。

  孟祥轶建议,90后要学习并掌握一些基本的金融理财知识,比如市场中正常金融回报率是多少,高于此回报率几倍的基本可算诈骗,以及注意投资的分散化等。其次就是要将理财知识转化为自己的理财能力。“当下P2P发展迅速,有些理财项目创始人并没有金融专业背景,平台产品、理赔等内容设计也简陋,但还是有很多人投这样的项目。说明大家辨别能力不足,很容易受高利率、高回报的诱惑,从而上当受骗”。

  调查中,69.5%的受访90后建议互联网理财平台维护系统安全,确保资金安全。其他建议还有:平台注重客户信息保护,避免泄露(58.3%),投资者提高警惕避免盲目,谨防网上诈骗(55.9%)和通过相关条例维护投资者和平台双方权益和利益(35.3%)等。


继续阅读

78.1%受访者发布朋友圈时会使用“分组可见”功能

    微信已经成为很多人展示自己的平台。朋友圈“屏蔽”“分组可见”等功能,也让人们可以在不同人面前展示不同的一面。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8.1%的受访者发布朋友圈时会使用“分组可见”功能,仅16.9%的受访者从不使用该功能。

    受访者会在朋友圈发布的内容包括:生活琐事(27.6%)、对热点事件的看法(22.9%)、心灵鸡汤和生活感悟(19.0%)、个人照片(13.0%)、转发推送文章链接(11.1%)、吐槽抱怨(4.3%)等。

    在湖北武汉从事新媒体工作的李民民发朋友圈的频率很低,但几乎每次发都会用到“分组可见”。他说:“过多的无效互动、信息传播会让微信好友产生‘累赘感’。我给每一个微信好友都加上了分类标签,这样就可以根据内容定位、结合标签功能实现精准推送,不会打扰到很多人。”

    在北京从事互联网运营工作的雷宗扬则表示,最初使用“分组可见”这一功能,是为了屏蔽老板。“我认为,私人生活和工作应该是分开的”。在他看来,不去屏蔽别人未必是“坦荡”的表现,“那样反而不能更好地做自己,不能想发就发,心里总会有很多顾虑”。

    调查显示,至于受访者在朋友圈屏蔽的人员类型,陌生人排在首位,占41.9%;其次是上级领导,占30.0%。接下来是:普通网友(27.1%)、熟悉的同学朋友同事(26.2%)、父母家人(26.0%)。

    而说起屏蔽别人的原因,50.1%的受访者是因为有些事情只想和最亲密的人分享,37.0%的受访者表示与别人无关的事没必要让人看到,29.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别人也同样屏蔽了自己,27.2%的受访者是担心破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27.1%的受访者表示因为不喜欢某个人。

    在频繁使用“分组可见”功能的情况下,受访者朋友圈是否还能反映真实的自己?调查显示,59.9%的受访者认为朋友圈能够反映真实的自己,15.0%的受访者认为不能,25.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进一步调查显示,37.7%的受访者会根据朋友圈的内容来评价他人的生活状态,36.6%的受访者不会。

    江苏常州的吴阳(化名)坦言,每次发朋友圈时,心里还是会斟酌一下。“免不了会去想,这样的内容发出去之后,别人会怎么看我。所以有时候想发一些负能量的东西,这么想过之后往往就不发了,会忍着。少数几次忍不住发出去了,也会在短时间内删掉”。

    吴阳认为,现在朋友圈已经成为社交中的一张立体名片,许多人都是通过朋友圈来了解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性格。“所以,展现真实的自己很重要,有时候为了维护形象而‘分组可见’一下,也能理解”。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24.2%,80后占53.6%,70后占15.9%,60后占4.8%。

继续阅读

77.2%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7.2%的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59.5%的受访者指出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影响仍在,学校重智育轻体育倾向突出,87.7%的受访者期待加强青少年体育力度。

  近年来针对学生身体状况的调查显示,学生的身体素质有下降的趋势。也有调查显示,许多中学生还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障碍,很需要多到教室外面走走,缓解压力,释放自我。体育对缓解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很有帮助,对于广大中小学生来说,经常参加体育更能保持健康结实的身体和积极乐观的心态。

  可现实的情况是,许多学校在日常的教学中不重视体育,仅仅因为中高考需要体育成绩,才安排一点体育活动时间,而且完全围绕考试项目有针对性地开展体育活动。就这,学校和教师还常常找各种借口牺牲挤占体育课时。
  
  说实话,这样的体育根本就是“应试体育”“应付体育”,学校这么做实际是对学生健康的漠视。为了真正做到关心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有必要建立中小学体育活动督导制度。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定期到基层学校督查体育活动的开展情况,听取学生对体育活动的意见和建议,最关键的是,应该鼓励并接受学生关于学校体育活动问题的举报,及时调查并督促学校认真对待体育活动,对责任人做出相应的处分,给学生一个满意的答复。学校体育活动的开展正常了,才能彻底改变“应试体育”和“应付体育”的局面。
  
  当然,各级政府也应该负起责任,加大学校体育设施的资金投入,充分保证每所学校都有可供学生开展体育活动的硬件设施,比如,每一所学校都建有标准的操场,配备足够的体育器材,哪怕偏僻的乡村小学也不落下,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阳光一小时”,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操场上自由奔跑,每天都是“阳光体育节”。

  当全国各地的中小学体育风生水起时,我们就有条件开展各种层次的体育比赛活动。青少年可以经常在身边看到运动会,会受到更深刻的感染,而这无疑会让更多的孩子爱上体育运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