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高校学生毕业3至5年后进入创业高峰

  调查显示,高校学生毕业3至5年后进入创业高峰,启动资金、工作经验和创业团队是他们最看重的创业条件。《经济日报》记者在采访这些就业后再创业的高校毕业生时发现,他们创办的企业比大学应届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层次高、发展快、就业带动效应强。

  创业动力在自身

  在我国,大学生创业更多出于自身的原因,而并非是家庭支持和政府政策等外部原因

  在飞搜科技的人脸识别引擎系统里,王凯给自己起名叫“大神”。“我们开发的这套系统对人脸识别率高达99.5%,还能够与数据库里的存量脸孔进行匹配。”王凯一脸稚气,可他本科毕业已快3年了。

  记者连续问了好几个创业团队,发现团队主力大多有过工作经历,应届学生并不多。而且,部分学生曾经的工作相当不错,罗氏制药、大唐电信、陶氏化学,都是知名企业。

  从全国来看,先就业后创业的路径已经被多数大学生认可。国家工商总局和教育部2015年联合对创业大学生进行了数据比对分析,发现创业的大学生群体中,毕业时间未超过5年的高校毕业生占84.2%,在校生仅占15.8%,且学生创业高峰集中在毕业3至5年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完成的“中国高校大学生追踪调查的数据”还发现,创业学生普遍认为最佳的创业年龄应该在30岁前后。

  “我国高校大学毕业生的创业路径相对确定,即在接受完高等教育之后,进入劳动力市场寻找就业岗位、积累工作经验,同时积攒创业的启动资金和寻找能够在一起创业的团队,从而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实现创业的梦想。”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副秘书长张久荣表示,“他们创业更多出于自身的原因,而并非是由于家庭支持或者政府政策扶持等外部原因”。

  深圳市工匠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招俊健也同意这种说法。“想创业的人国家一分钱不给也一定会创业,不想创业的人给再多钱也白搭。”这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才28岁。在校期间,他曾经试水过一个叫做“咖啡厅——社交集客服务”的项目。在2013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华南区决赛现场,他当场获得投资人的25万元资金,退出了比赛。但是,那场创业并不成功。

  “上手才知道自己缺少实战经验。”招俊健说。所以,招俊健毕业后选择先进入公司,积攒了大量制造业人脉资源,直到认识了现在的合伙人,才辞职创办了工匠社。他建议想创业的同龄人不要冲动,要根据自身的条件作出选择。

  创业政策很重要

  目前,各项优惠政策的知晓度不高,当前政策尚不能满足新创业者的需求,这都成为创业的障碍

  “你觉得创业需要哪些条件?”记者的这个问题勾起了北京怡众康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宁的回忆,“从有创业的念头到成立公司,我用了近4年解决团队、资金、技术等一系列必须面对的问题”。

  郭宁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医药企业。有一天他妈妈突发急症,郭宁用手头材料给她做了一个简易制氧器。之后,郭宁发现这是一个空白市场,于是跟朋友一起投了20多万元,花了整整3年时间研制便携式供氧设备。直到研制出第五代产品,基本满意的郭宁才注册了公司,利用以前积攒的渠道在各个药店推广。

  郭宁考虑的问题也是大部分创业大学毕业生考虑的重点。国家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牵头进行的《高校毕业生创业与就业状况报告》显示,已经找到工作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中认为创业所必需的条件是启动资金、工作经验和创业团队,三者的比例分别是85.20%、72.81%和50.15%;最大的困难则是核心技术、家庭支持和政府政策,分别为35.95%、13.60%和10.27%。

  高校毕业生拥有的核心技术不多,传统就业观念的影响依然较大,这两者很好理解,但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为什么政策还会成为创业的障碍呢?

  “主要是因为各项政策的知晓度不高。”参与报告调研起草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吕鹏解释说。从新创业者对当前实施的创业优惠政策的知晓率来看,只有4成的新创业者对应届毕业生享受税收优惠、免交有关行政事业性收费表示非常了解和比较了解,是排名最低的。而对高校毕业生参加创业培训的,按规定给予培训补贴,自主创业高校毕业生享受贷款财政贴息扶持和新招用应届毕业生给予社会保险补贴和培训费补贴表示非常了解和比较了解的比例合计也没有超过五成。这说明对新创业者而言,创业优惠政策的知晓率明显偏低。

  因此,2015年11月,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工商总局个体司制作了《大学生自主创业宣传手册》,对大学生自主创业可采用的市场主体类型有哪些,如何申请和办理,能享受哪些优惠政策作出了很详尽的说明。在2015年12月出台的《教育部关于做好2016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也把“落实完善创新创业优惠政策”放在第二条来强调,仅次于“加快推进创新创业教育改革”。

  虽然宣传力度有待提高,但从调查来看,已有的鼓励政策获得了创业学生的认可。最近5年毕业、年龄在35岁以下的新创业者中,超过九成对工商登记手续的便捷程度表示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86%的人对向政府部门申办手续的周期表示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七成以上的新创业者对补贴资金、税收优惠力度表示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

  调查也显示,当前政策尚不能满足新创业者的需求。“他们最希望政府能够加大对吸纳就业补贴和税收优惠政策的力度,有77.43%的新创业者选择此项。其次是进一步减少行政审批、简化行政手续。”吕鹏说。

  吕鹏表示,“企业初创阶段往往是大部分新创业者最难跨过的一个门槛。如果现行的创业政策能够在就业补贴和税收优惠等方面进一步加大扶助新创业者的力度,有可能帮助新创企业的大学毕业生更快地走向正规发展路径,不再半途而废”。

  创办企业层次高

  高校毕业生所创办的私营企业对就业的带动效应明显高于一般企业,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也更强烈

  深圳晶泰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马健是记者近期遇到的头号“学霸”——本科毕业于北大,在麻省理工大学念到博士后,2015年初回国创业。一开张,公司就在深圳招聘了10多位很优秀的员工,其中一位还是某高校的副教授。目前,这家主攻小分子药物晶体预测与专利保护业务的新企业已经与数家国际知名药企达成合作,Pre-A轮融资超过400万美元。

  “公司不缺钱,就缺人。”马健直言,这次来北京就是想在北大清华这样的顶尖学府再挖一批人才。

  高校毕业生创业给我国的劳动力市场带来了正能量,他们所创办的私营企业对就业的带动效应明显要高于一般企业。数据显示,创业者学历为本科的企业平均雇员数量为19.56人,创业者学历为研究生的企业平均雇员数量为18.22人,而创业者学历为高中的企业平均雇员数量为11.16人,创业者学历为初中的企业平均雇员数量仅为9.04人。

  高校毕业生创业对就业的引领作用还体现在新增就业上。在被调查企业中,高校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对新增雇员数量的需求明显要高于全体企业的平均值。而且从对新增雇员的学历要求来看,高校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也要明显高于平均水平。比如,一般企业对大专、高职学历的新增雇员的需求为2.60人,而高校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对大专、高职学历的新增雇员的需求为4.00人;一般企业对本科学历的新增雇员的需求为1.53人,而高校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对本科学历的新增雇员的需求为2.72人。

  “这说明高校毕业生创办的企业对就业者素质的要求明显要高,很可能与他们创办企业的层次较高有较大关系。”吕鹏分析说,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和创新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能够有利于缓解大学生就业难的社会问题。

  北大科技园总经理陈庚也把支持高校学生创业看作国家发展经济、推动社会进步的必然选择。他说:“创业学生的主力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再过10年、20年,他们将会是支撑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主力。他们创业成功,我国就多了一批优秀企业和一批优秀企业家。即便他们创业不成功,社会也将拥有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积极进取的中坚力量。”

  “创业是一种生态和文化的再造机制,也是一种促进变革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在中国未来的发展中不容小觑,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陈庚说。


继续阅读

调查:超6成创业者选择回归工作仅2成再创业

    超6成创业者选择回归工作

  仅20%选择立即再创业

  (记者孙颖)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昨天发布的《2015创业人群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平台上超过3万创业者中,有63%的创业者在结束一个创业项目会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仅有20%创业者选择立即再创业。

  调查显示,有63%的创业者在结束一个创业项目后选择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选择继续创业的达到26%,其中20%选择立即再创业,6%选择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一段时间,待时机合适后再进行二次创业。剩下11%的创业者在创业结束后选择暂时休整。分析发现,83%的连续创业者处于第二次创业中,13%第三次创业,3%第四次创业,甚至还有1%的创业者已经创业5次或以上。

  创业者退出企业后,选择工作最热门的五个行业是互联网、专业服务、消费品制造、文化传媒以及金融业。

  林军(化名)曾是一款A轮企业服务类型App的联合创始人,公司融资完成后林军选择了立刻退出,之后进入国内某一线互联网公司任开发经理。之所以选择退出此前的创业项目,林军说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孩子出生后家庭压力大,创业占用了太多的家庭时间;二是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人事协调、发展不稳定都会让他感到很疲乏。

  与林军类似,曾在移动互联网热潮下创立一家小有名气的在线旅游公司的阿伦(化名),3年运营后将公司成功出售给某旅游业巨头,并同时加入一家知名风险投资基金。他选择退出的理由是:结束北漂回归家庭。 来源:北京晚报


继续阅读

调查:超6成创业者选择回归工作 仅2成再创业

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昨天发布的《2015创业人群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平台上超过3万创业者中,有63%的创业者在结束一个创业项目会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仅有20%创业者选择立即再创业。

调查显示,有63%的创业者在结束一个创业项目后选择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选择继续创业的达到26%,其中20%选择立即再创业,6%选择进入企业或机构工作一段时间,待时机合适后再进行二次创业。剩下11%的创业者在创业结束后选择暂时休整。分析发现,83%的连续创业者处于第二次创业中,13%第三次创业,3%第四次创业,甚至还有1%的创业者已经创业5次或以上。

创业者退出企业后,选择工作最热门的五个行业是互联网、专业服务、消费品制造、文化传媒以及金融业。

林军(化名)曾是一款A轮企业服务类型App的联合创始人,公司融资完成后林军选择了立刻退出,之后进入国内某一线互联网公司任开发经理。之所以选择退出此前的创业项目,林军说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孩子出生后家庭压力大,创业占用了太多的家庭时间;二是创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人事协调、发展不稳定都会让他感到很疲乏。

与林军类似,曾在移动互联网热潮下创立一家小有名气的在线旅游公司的阿伦(化名),3年运营后将公司成功出售给某旅游业巨头,并同时加入一家知名风险投资基金。他选择退出的理由是:结束北漂回归家庭。


继续阅读

调查显示:内地企业家四成未满35岁 半数是女性

昨日发布的汇丰私人银行的最新调查“企业的本质”显示,中国内地新一代企业家的崛起正在对传统意义上“企业家”这一概念形成挑战。内地企业家有着明显不同的职业发展道路,许多人创业更早,也更倚重家族和人脉的支持。此外,内地企业家四成未满35岁,且半数是女性,而这些女企业家比例和富裕程度均高于西方。

  六成内地企业家以

  家族财富为创业资金

  本次调查中最引人注目的发现之一是家族和人脉对东西方企业家的重要性对比:超过半数的(54%)受访亚洲企业家来自拥有企业的家族,高出西方(42%)10个百分点以上。而在中国内地,该比例明显更高,有超过六成(62%)的受访企业家来自已经拥有企业的家族。

  关于初次创业的资金来源,近半数的(49%)亚洲受访企业家利用家族财富作为创业资金,而有26%会寻求朋友或熟人投资。在西方,仅有24%的受访企业家利用家族财富作为创业资金,而寻求朋友或熟人资助的比例尚不足十分之一(9%)。在中国内地,家族财富对创业的作用则显得更加重要:超过六成(61%)的受访企业家以此为创业资金,约三分之一(32%)会向朋友或熟人寻求资助。

  调查显示,内地企业家首次创业的平均年龄为30岁(西方平均34岁,亚洲29岁),其中,四成以上(44%)受访的内地企业家的年龄未满35岁。

  内地女企业家的平均

  资产超过男企业家

  汇丰调查发现,亚洲企业家中四成(40%)为女性,超过三分之一(37%)的内地受访企业家为女性,其中过半(52%)年龄在35岁以下。与此同时,主要西方市场受访企业家中的女性比例仅为31%。

  富裕的女性越来越多,在内地,资产净值超过1000万美元的企业家中有半数(50%)为女性,而在西方这一比例为33%。内地受访女企业家的资产平均为400万美元,高于内地男企业家350万美元的资产均值。

  内地企业家企业大

  个人财富少

  亚洲企业家更乐于长期专注于自己的企业,这种情况在内地最为明显——有退出经营打算的内地企业家不足四分之一(24%),而在英国有超过半数(55%)的企业家表示有意出售其企业。

  调查显示,亚洲市场的企业家平均而言所经营的企业规模更大,但他们的个人财富却要少于西方企业主。以中国内地为例,受访企业家的主要企业的营业额平均为1590万美元,这是西方的三倍以上;而他们的个人财富平均为370万美元,比西方企业家要少近三成(27%)。(记者李婧暄)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赵杨子 


继续阅读

2015 年创业数据:73% 的创业者认为已创业泡沫

在 2015 年成为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将这种体验分享出来会帮到别人吗?


美国着名投资基金 First Round 每周都会通过会议现场、在线论坛或其他方式进行一次内部调查,收集来自全球创业者的数据。

现在,这家机构将收集到的数据整理成了年度统计数据并公开发布,所有行业的创业者都通过本文能了解 2015 年的创业行情,进一步了解让创业者兴奋的原因和担心的原因,知道创业者对市场的态度。本次统计共收到了 500 多份有效的调查结果,为他们提供了有价值的经验和观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