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

       在大学里,人情消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或出于礼貌,或出于功利目的,人情消费成了大学生日常开销中的一笔重要支出。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570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人情消费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69.7%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受访大学生表示朋友生日及其他纪念节日的人情消费最多
 
  目前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付柚(化名)每个月都有人情消费,“毕业季和期末多一点,平时相对少一些”。
 
  现在在河北省做公务员的刘帆(化名)毕业于天津的一所高校,她说在上学时,每月的人情消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尤其是大二、大三社交圈比较广,学期初和期末时聚餐特别多,有时一个月有一两次,要是再赶上好朋友过生日,一个月得有小一半开支花在这上面”。
 
  本次调查中,46.4%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1~2次人情消费,38.6%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3~5次人情消费,12.1%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5次以上人情消费,2.9%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一学期一次人情消费也没有。
 
  数据显示,67.1%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平时人情消费占总支出的10%~30%,18.2%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这一比例在10%以下,14.2%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31%~50%,0.6%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50%以上。
 
  今年23岁的高宇正在北京交通大学海滨学院上学,他粗算了一下自己在人情消费上的支出,“每个月300元左右,主要是同学过生日送礼物以及宿舍聚餐”。
 
  厦门大学大四学生严一(化名)表示,同学过生日、学生组织聚餐都会有人情消费。“我曾经是学生会的部长,有时举办完大型文体活动,我就会请部员们喝奶茶,再买些零食来犒劳大家”。
 
  大学生通常在什么情况下有人情消费?朋友过生日或其他纪念节日最多(67.0%),然后是同乡聚餐聚会(66.4%)。其他的情况还有:毕业送别(44.7%)、学生组织换届(38.5%)、求人办事(28.5%)和评奖评优(22.2%)等。
 
  “如果是同乡聚会或同学过生日一起吃饭,我觉得还好,毕竟能增进感情。”但刘帆觉得,有些时候人情消费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困扰,“大三时我成为学院一个学生组织的负责人。按照惯例,我要分别请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以及学院其他学生组织负责人吃饭,感觉有的就不是很有必要”。
 
  调查中,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25.9%的受访大学生不会,18.7%的受访大学生说不好。
 
  69.7%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在付柚看来,人情消费可以更好地维系人际关系,“和一些朋友相处得来,也愿意相互赠送礼物、请吃饭,只要遵循本心就好。”但付柚也表示,身边有些朋友过于在意人情消费,“好像不花钱就没法正常交流一样。”她觉得这样的人往往在人际交往中带着很强的目的性。
 
  对于人情消费,57.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47.3%的受访大学生觉得可以扩大人脉关系,46.2%的受访大学生通过人情消费来沟通感情、增进友情,41.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可以对人情世故有一些了解。其他的一些看法还有:要理性消费、适度即可(36.2%),是不良风气、需要抵制(23.0%)以及是日常的一种休闲放松,不必太在意(11.2%)等。
 
  “一点人情消费都没有也不正常”,但刘帆觉得,如果在人情消费上乐此不疲,很容易导致攀比和浪费,“比如这次你请我在一家饭馆吃饭,下次我就得请你去一个更高档的地方,这样就会恶性循环”。
 
  当被问到人情消费的影响时,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53.7%的受访者觉得会导致同学之间的攀比,49.6%的受访大学生担心在校园内形成金钱至上的风气,43.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会形成奢靡浪费,此外也有7.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没什么影响。
 
  严一认为,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握人情消费的分寸。“有的同学,家庭条件一般,用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满足人情消费的需要,就很不合适了。还有就是,人与人的关系有亲疏之分,如果你给一个跟你关系一般的朋友一份很贵重的生日礼物,就意味着对方得在你生日的时候还送一个价位差不多的礼物,这就给对方增添了压力,反而不利于建立友谊”。
 
  刘帆建议大学生养成制定消费预算的习惯。“上学时家长会一次性给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我会给学期初和期末这两个时间段多留出一些预算,其他时间段不必要的支出就稍微控制一下”。
 
  付柚认为,大学生应该有选择性地进行人情消费,“比如老乡会每年至少包括迎新、新年和送毕业生3次,并不需要每次都参加。要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安排好生活。人情消费是增进人情味儿的助手,不能最后变成自己的负担”。
 
  对于人情消费,69.7%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应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53.3%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制定消费预算,避免不必要的开销;还有50.1%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家长限制学生每个月的零用钱。
 
  受访大学生中,在东部地区上学的占48.9%,中部地区的占37.8%,西部地区的占13.3%。(见习记者 孙山 实习生 王涵)

继续阅读

70.5%受访者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

  “大学生被骗光学费”“大学生求职遭遇黑中介”“大学生租房被骗”……当下,大学生群体被骗的新闻屡屡被爆出。面对一些骗局,缺乏社会经验的大学生似乎总是容易落入陷阱。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4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70.5%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如何避免大学生上当受骗,53.4%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与同学、老师及家长的沟通,49.1%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要严格保护自己的隐私。

  66.7%受访者指出大学生在求职兼职时最容易受骗

  2016年年底,刚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刘琳(化名)准备申请英国的高校,因为对留学信息知之甚少,她匆忙地在网上选择了一家实为皮包公司的“留学中介机构”。“和对方通过电话和QQ联系过几次,感觉他们对留学信息很了解。由于当时在准备雅思考试,就匆忙地签了约,完全忽略了这个机构没有实体公司的情况。”刘琳说,在先后支付1万元后,她再也联系不到对方了。

  就读于重庆某高校的蒋未在大二暑假寻找家教兼职时被骗了400元。“我在校园里张贴的小广告上看到了兼职信息。加了对方微信后,他让我先转400块钱然后才能给我家教信息。我当时还挺谨慎的,要求他提供家长的联系方式,和‘家长’沟通完我才把钱转过去。”令蒋未没想到的是,在她把钱转给中介后,“家长”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调查中,70.5%的受访者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29.5%的受访者没有。

  李聪(化名)在中国农业大学担任过4年本科生辅导员,他遇见过很多低年级学生被骗的事件。“有一次,几个学生去酒吧玩儿,被酒托诈骗了好几万元,导致无力支付生活费和学费”。

  刘琳认为很多大学生在申请学校时,因为对学校、专业不了解,对自己的水平没有清楚的认知,再加上想偷懒,所以很容易陷入所谓的“留学中介机构”的骗局。

  调查中,66.7%的受访者指出大学生在求职、兼职时最容易受骗。此外,在面对留学中介(39.0%)、校园贷(35.6%)、电信诈骗(34.0%)、课外培训(31.7%)时也容易受骗,其他情况还有:替考或售卖试题(29.8%)、租房(19.4%)、网购(18.0%)、宿舍推销(23.4%)、街头“卖惨”(15.8%)和考驾照(12.6%)等。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教师申子姣认为大学生群体容易受骗,首先是因为缺乏社会经验,防骗意识不足。此外,大学生实习、兼职受骗有一个很重要的心理因素:希望向别人证明自己。“一些大学生比较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生存能力很强,所以他们在遇到一些很有诱惑力的骗局时,比较容易放松警惕。”申子姣说。

  蒋未发现,她所在的英语专业有很多同学找兼职时被中介骗过。“有时候我们可能因为金钱数额不大就放松了警惕。还有就是缺乏思考和判断力”。

  大学生容易受骗的原因是什么?调查中,68.4%的受访者归因于缺少社会经验与辨别能力;58.2%的受访者认为是疏于防范,警惕心不强;36.4%的受访者觉得大学生缺乏思考,行事轻率;36.1%的受访者指出大学生有些急功近利。其他原因还包括:不加选择地结交朋友(28.7%)、学校和家庭对于大学生安全防范意识的教育缺位(26.2%)、提前消费花销大(25.1%)、骗子作案手段防不胜防(23.5%)、容易同情心泛滥(20.9%)和生活压力大(13.7%)等。

  53.4%受访者建议受骗者增强与同学老师和家长的沟通

  意识到自己被骗后的刘琳选择“自认倒霉”,“很多大学生被骗后其实想维权,但找不到合适的渠道。也有部分同学可能觉得被骗的金额不是很大,所以不想为此消耗太多精力”。

  蒋未将受骗经历写成了文章公布在个人微博及微信公众号上,还编辑了一条长长的文字发给了假中介。没想到得到了对方的回复:你把文章都删了吧,我把400块钱还给你。最终蒋未没有删除文章,也没有索回被骗走的400块钱。“我发微博后发现,很多人有和我类似的被骗经历,但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如果大家都积极维权的话,估计骗子不会这么猖狂了”。

  调查中,65.4%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受骗后首先应该报警,57.8%的受访者建议保留证据,57.0%的受访者建议告诉辅导员或家长,39.2%的受访者认为要和朋友商量,7.9%的受访者觉得只能自认倒霉。

  据申子姣介绍,大学新生在入学第一天陷入宿舍推销等骗局的比例非常高,但是通常受骗金额不大,所以很多学生选择自认倒霉。“一些学生在受骗比较严重后也会选择自认倒霉。这不仅与大学生维权意识淡薄、维权知识匮乏和维权途径少相关,还因为受骗大学生如果去维权,首先就得正视自己糊涂不清醒的一面,而这会伤害到有些人的自尊心”。

  如何避免大学生上当受骗,53.4%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与同学、老师及家长的沟通;49.1%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要严格保护自己的隐私;48.2%的受访者建议理智处事;47.2%的受访者建议及时求证陌生人提供的信息;41.9%的受访者认为遇到欺诈行为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41.3%的受访者指出交友谨慎很重要;32.6%的受访者建议服从校园管理,遵守校纪校规;30.6%的受访者建议家庭教育注重培养大学生的自我保护意识;24.1%的受访者建议学校组织开展法制和安全防范教育活动。

  若要改善大学生受骗的情况,申子姣认为需要家庭、学校及社会的多方面支持。“北京师范大学在新生入学前会建新生群,老师会为新生普及一些防骗知识,同时告诉学生如果身陷骗局如何自救、如何维权。除此之外,整个社会要大力倡导‘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样的观念,消除一些大学生贪小便宜的意识。”她还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加大对骗子的打击力度,在受骗学生报警后多提供一些支持”。

  对于避免大学生受骗,李聪认为,首先,大学生要树立起安全意识,一旦遇到诈骗,也要及时和家长沟通,以免局面恶化。其次,家长不能因孩子进了大学就懈怠了对孩子的教育。另外,家长自身要提高安全意识,“很多诈骗案都是从家长入手的,利用家长关心则乱的心理,哄骗家长打钱”。

  受访者中,在校大学生占32.7%,非在校大学生占67.3%。高中、中专及以下学历的占8.6%,大学、大专学历的占84.6%,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占6.8%。

继续阅读

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不少大学生会在假期参加支教活动,既能充实假期生活,又能丰富社会实践经历。但有时由于时间和条件的限制,有的大学生支教活动时间太短,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4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4%的人愿意支教。63.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合适的支教时间是半年及以上。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多年来,无数青年学子怀揣着梦想和期望,奔赴偏远地区,不仅为当地的孩子们栽下了对未来和外面世界的憧憬,还给他们的成长注入了时代的元素。可以说,无论是长期的“驻守”,还是短期的支教行为,其益处都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就像硬币存在正反面一样,支教,特别是“短期支教”目前也暴露出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可能扰乱当地正常的教学秩序,不能给予孩子们长期关注,影响学生心理;二是短期支教的参与者有的目的不纯,或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简历“添分”,或存在“观光”心理,或体现了不同程度的专业化程度不高等问题;三是支教团队对志愿者缺乏考核机制,也让效果大打折扣。这些问题直接投射到现实中,就是许多人认为“短期支教”已经沦为鸡肋。

这就需要组织者用各种方式兴利除弊,让“短期支教”真正发挥效益的最大化。

组织者需要提高支教者的门槛,摒弃“捡进篮子都是菜”的思维,将那些目的不纯者“拒之门外”。同时,通过强化培训,让支教者对当地教育现状有足够了解,对孩子的心理、生理发展情况有一定了解,并储备一定的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在实践中要关注和孩子的交往。支教团队不妨开展“订单式”教育教学服务,尽可能让支教者几个假期固定在一个地方,不断深化支教效果,还有必要和当地志愿者无缝对接,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让他们“接力”。此外,即使支教者远离了支教学校,也要长期和孩子们有所交流。

“短期支教”不能成为可有可无的“鸡肋”,更不能变为让当地学校“避之不及”的笑话,这就需要各大学真正做好“功课”,让支教真正点亮孩子们的希望和梦想。

继续阅读

86.0%受访者身边存在校园“冷暴力”

  校园生活中,同学之间发生误会、摩擦在所难免。相比于“面红耳赤”的正面冲突,“冷暴力”正越来越多地在校园中蔓延。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9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讽刺(56.2%)、辱骂(51.4%)和嘲笑(50.2%)被受访者认为是最常见的三种校园“冷暴力”形式,47.9%的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出现的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失或不到位,60.1%的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会在当事人内心留下阴影。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22.4%,80后占51.7%,70后占19.3%,60后占4.7%,50后占0.9%。

  86.0%受访者身边存在校园“冷暴力”

  调查显示,86.0%的受访者身边存在校园“冷暴力”,其中15.8%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常见,70.2%的受访者表示偶尔会有。7.8%的受访者表示身边从未出现过校园“冷暴力”,6.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来自山东济南的薛雅茹(化名)在一所寄宿制学校读高二,她和7名女生住在一间宿舍里。“有名舍友每天起床特别早,整理床铺时常常会把其他人吵醒”。起初,大家还会委婉地提醒,“到后来,干脆就不和她说话,晚上寝室的‘卧谈会’上,也没人接她的话茬”。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会再像小孩子一样当面争执。”在北京某高校读大三的任磊表示,当同学间出现矛盾,表面上可能还和和气气,却会在心里“记上一笔”。

  校园“冷暴力”在不同学习阶段出现的概率也有较大差异。数据表明,受访者认为初中阶段(69.6%)和高中阶段(55.7%)最容易发生校园冷暴力。22.9%和21.7%的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更多出现在小学阶段和大学阶段,也有2.8%的受访者认为更多出现在研究生阶段。

  河北保定某高中班主任马泽辉(化名)认为,校园“冷暴力”的发生和学生的心理年龄有很大关系。“初高中的孩子往往还不太成熟,容易斤斤计较”。同时,马泽辉觉得不同学习阶段的课业压力也会对校园“冷暴力”产生影响,“中学时期,面对中考、高考的压力,很多孩子的精神是紧绷的,比较容易受到‘刺激’。和同学发生矛盾后,也不会自主进行心理疏导和排解”。

  校园冷暴力往往隐藏在同学相处的细节中,潜移默化地对人的心理造成压力,甚至伤害。

  任磊班里的一名同学,因为大学入学时带着浓重的家乡口音,时常被其他同学嘲笑。“后来,他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任磊表示,其实当初“嘲笑”别人的同学也并非有意,却没想到在无形中对他人造成了伤害。“最可怕的是,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别人”。

  来自北京的曹冰洁是一名初中孩子的家长,“孩子回家时会对我讲学校发生的事。经常听他说,班里谁和谁又‘绝交’了。”曹冰洁说,所谓“绝交”,“就是一周不说话”。

  “我觉得冷战是最可怕的。”广州大二学生安鑫最怕和朋友“冷战”。“闹了矛盾后,谁也不主动道歉,即使上课被分在同一小组讨论,也不和对方说话。”他说,“说白了,就是因为要面子,才逞强不愿意道歉”。

  调查中,讽刺(56.2%)、辱骂(51.4%)和嘲笑(50.2%)被受访者认为是最常见的校园“冷暴力”形式,其他常见形式还有疏远敌对(39.0%)、冷战(36.4%)和话里有话言有所指(35.9%)。

  对于校园冷暴力与性别之间的关系,65.6%的受访者认为有关,其中27.0%的受访者觉得在男生群体中出现较多,38.6%的受访者认为在女生群体中出现较多。还有18.2%的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与性别无关,16.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女生大都心思细腻,对各种人际关系问题更敏感,也就更容易疏远、敌对别人。”薛雅茹说。

  60.1%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会在当事人内心留下阴影

  表面上,校园冷暴力是因同学间的摩擦误会产生的,而在这背后,又有许多综合、复杂的原因值得关注。

  调查表明,62.1%的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出现的原因是自私之风盛行,缺少包容、互谅;59.9%的受访者认为独生子女的成长环境导致孩子不会与他人相处;47.9%的受访者认为原因在于家庭教育的缺失或不到位。其他原因依次为:不懂礼貌(32.2%)、老师对学生关注不够(29.5%)、不习惯集体生活与团队合作(27.7%)、彼此缺乏沟通(22.7%)、学校学习压力大(21.2%)、学校竞争激烈(19.7%)和人性原始的排他(16.6%)等。

  薛雅茹坦言,中学的“竞争环境”会天然使人将自己的同学视为“假想敌”,导致了校园“冷暴力”的多发。“比如几个‘学霸’间暗自较量,如果有人某次成绩超过其他人,别人就会出于嫉妒而在生活中给成绩进步的人冷脸”。

  马泽辉表示,绝大多数同学即使遭受了校园冷暴力,也“不当回事儿”,不会向老师或家长反映情况,导致问题无法得到及时解决。“很多孩子被别人讽刺、挖苦后,往往一个人难过,最多只是找好朋友倾诉,不会轻易‘告诉老师’”。

  校园“冷暴力”,发生于细微而伤人于无形。如果没能及时制止,对人造成的伤害同样十分严重。调查中,受访者认为校园"冷暴力"对人的影响主要有:会在内心留下阴影(60.1%)、对他人失去信任(53.8%)、无法适应集体生活和团队合作(45.3%)、不利于形成健康正确的三观(44.9%)、影响学习成绩(41.3%)、加重青春期的孤独感和无助感(39.4%)、产生对社会的怨恨(34.2%)和甚至可能危及生命(19.1)等。

  薛雅茹表示,校园“冷暴力”对学习的影响非常严重。“一旦同学关系相处不好,在学校里常常会觉得不自在,上课也总是走神,想一些有的没的”。

  “同学的冷漠会让人不自信。”任磊觉得,当一个人长期处在校园冷暴力当中,会很容易对自身产生怀疑,“觉得周围人干什么都好像在针对自己”。

  面对校园冷暴力,人们有哪些建议?调查中,67.3%的受访者建议增设校园心理咨询服务,关注学生心理健康;65.0%的受访者表示家长应注重培养孩子宽容、大度的人格;51.3%的受访者表示学校应在学生入校前进行素质拓展等团队建设活动;45.9%的受访者建议班主任、辅导员和家长定期找孩子沟通心理;19.8%的受访者认为问题会自然消解,无需额外干涉;17.8%的受访者建议为学生减负,适当减轻课业压力。


继续阅读

51.7%受访者希望尽快出台休学创业的实施细则

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介绍,去年登记的大学生创业人数达到61.5万人。近日,教育部颁布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要求健全休学创业的弹性学制,对休学创业的学生可单独规定最长学习年限,简化休学批准程序,进一步为大学生“创客”扫除后顾之忧。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受访者看来,能接触专业的创业培训(54.2%)、年轻有闯劲(50.9%)和思维活跃(45.1%)是大学生创业优势,而心理承受能力差(57.8%)、人脉等社会资源不足(51.7%)是大学生创业的最大短板。56.2%的受访者建议增加大学生创业指导课程,51.7%的受访者希望尽快出台休学创业的实施细则。

受访者中,2.2%的受访者自己就是大学生“创客”,68.2%的受访者身边有大学生“创客”,29.7%的受访者身边没有。

能接触专业的创业培训、年轻有闯劲和思维活跃是大学生创业优势

兰州大学2016届本科毕业生元帅(化名)在大学期间见证了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的火热发展,被O2O这种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营业模式触动,有了第一次创业热情。

元帅团队的创业项目名叫“超社惠”,立意是超市、社区、优惠。“在成都起步,后来有投资方介入,我们就整体搬到了北京,但后期消耗巨大,资金注入不足,目前项目已经处于停止运转的状态”。

26岁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某互联网电商公司创办人吴立阳(化名)在一次对某村的社会调查中了解到,该村正面临经济转型,以前赖以生存的小型煤矿被关停,当地村民正选择新的谋生之路。“那儿的生态环境非常好,我跟村书记聊天时想到,可通过电商平台宣传推广,后来在当地村委书记的支持下,成立了一家电商公司”。

吴立阳的创业经历可谓“一波三折”。“我们选择了当地的野蜂蜜作为王牌销售产品,找工厂加工售卖,设计包装、做品牌、商标等。”几个月后他们慢慢感到了压力,“产品成本较高,价格没有优势,且怒江比较偏远,快递寄出需要较长时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也没效果,店铺生意就冷清了。中间一度停止项目,之后有了新的投资,我们又申请了网络众筹,项目才被拉回了正轨。可后来资金链还是断裂,公司规模大幅缩减,现在我已经退出来了,交由村书记运作”。

调查中,11.5%的受访者表示大学生创业效果非常好,44.9%的受访者表示比较好,认为一般和不好的受访者分别占32.3%和11.3%。对于大学生创业,66.1%的受访者表示支持,15.4%的受访者不支持。

“大学生创业的优势是时间充裕,而且大学生的专业知识背景会有一些作用,当然相比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人来说还是有差距的。” 吴立阳说。

“大学生思维禁锢少,总能想些很有创意的东西出来。而且大学生20来岁,血气方刚,创业有激情,办事效率也高。”元帅还表示,大学生群体的想法比较一致,在思维和想法上更容易一拍即合。

受访者指出大学生创业的优势主要有:能接触专业的创业培训(54.2%)、年轻有闯劲(50.9%)和思维活跃(45.1%)。其他优势还有:时间充裕(42.8%),专业知识丰富(41.1%),有家庭、朋友等多方支持(38.3%)和掌握更多资讯(20.2%)等。

心理承受能力差、人脉等社会资源不足是大学生创业最主要短板

“我想成立一个口腔诊所,提供一对一的周到服务,这可以作为我未来创业的方向。”医学专业本科生冯玉衡说,她身边一些同学正在创业,“虽然单从结果来看不是很理想,但大学生很有创业热情,加上国家政策的鼓励和支持,相信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会越来越高”。
吴立阳的创业项目一开始就进驻了云南大学的创业园,后来又进入了清华启迪创新研究院,通过这样的孵化器认识了一些同龄的创业大学生。“但我感觉大学生创业情况还不太乐观,成功率并不高,即便成功了也多处于小本经营的状态。资金非常重要,我创业经历中的几个转折点都和钱有关”。

“创业中面对的事情很多都是超乎想象的。你会发现很多都需要从零学起,慢慢尝试。同时学生普遍受人脉限制,团队伙伴选择范围很窄,到后期问题会更多。”吴立阳说。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元帅认为,“大学生不具备创业需要的专业技能和社会经验,容易对市场判断不准。而且互联网创业环境下需要大量的投入和推广,大部分大学生没有这样的社会资源”。

“最初成立公司时,对股权结构、合作或投资条约的签署以及法务等方面的问题弄不清楚,会留有后患。另外,做App,会涉及技术外包的价格、产品功能等方面的细节和问题。” 元帅认为,大学生经验不足,很可能遭遇“创业陷阱”。

心理承受能力差(57.8%),人脉等社会资源不足(51.7%)被认为是大学生创业的主要短板。其他问题还有:经验有限,难以应对复杂情况(48.9%),经济实力弱(48.5%),创业项目同质化(41.4%),面临生活、学习、事业等多重压力(34.5%),没有清晰的目标和想法(22.6%)和对自身认识不足(20.8%)等。

56.2%受访者建议增加大学生创业指导课程

元帅认为,从趋势上看,大学生创业经历了一次快速起飞到平稳发展的过程。通过自身的创业经历,元帅觉得,创业即修行,创业时心态一定要打开。“失败不要紧,重点是一定要学会做人。另外,创业就是创新、开创,所以凡事要主动,主动去学习、主动去推进项目、主动去整合资源”。

吴立阳表示,大学生在学校期间还是要注重专业知识的积淀和个人能力的提升,“大学生创业需要对做生意这件事有更深刻的认识,切不可为了创业而创业”。

吴立阳建议学校请一些专业性强、有多年行业经验的人来开展讲座和培训。“学校对学生的支持,不应仅是提供适当的经济支持、给予适当奖助,而更应该开放能够把握的资源,例如减少审批程序,降低学生在校园内以及周边创业的成本,提供一些绿色通道”。

冯玉衡希望学校、政府等给予适当的提醒,避免学生走弯路。“国家也要加大对欺骗大学生的犯罪分子的惩罚力度,让他们无机可乘,为大学生创业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调查中,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在校期间,培养为人处世能力(63.3%)、创新意识(56.5%)和实践能力(55.6%)非常重要。另外,专业领域知识的学习(50.0%),团队合作意识的培养(44.4%)和综合管理能力的提升(29.8%)也很重要。

为大学生提供更好的创业环境,56.2%的受访者希望增加大学生创业指导课程,51.7%的受访者建议尽快出台休学创业的实施细则。其他建议还有:学校帮助学生“把控”创业风险(46.5%),对优秀创业学生给予奖励(40.2%),对创业学生给予经济支持(38.0%),落实好休学创业政策(36.7%),营造更加宽容的创业环境(32.2%)和对学生的项目保持关注(16.7%)等。

受访者中,28.4%是在校大学生,71.6%已经毕业。其中,00后占1.8%,90后占27.5%,80后占47.1%,70后占17.6%,60后占4.9%,50后占0.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