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1名高校在校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受访者中,男生占58.3%,女生占41.7%。

  怕挂科重修是学生要分最常见原因

  90后杨真(化名)本科第一专业是行政管理,第二专业是工商管理,她坦言自己曾找老师要过分。“工商管理专业有门运筹学课程,需要用到许多数理知识。我是文科生,学起来有些吃力,虽然平时没少花功夫,但期末考试还是答得不好,担心不及格。考完试就给任课老师发了一封邮件,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得到照顾”。

  北京某高校青年教师李峰(化名)开设的一门课程有约100名学生,他告诉记者,每次考完试都会有五六个学生来要分,大部分是为了出国能有个好成绩。

  调查中,96.7%的受访在校生称自己身边有学生找老师要分的现象,20.0%的受访在校生直言这种现象很普遍。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

  杨真说,她身边找老师要分的同学,大多是担心期末考试不及格,也有一些是为了能获得保研资格。

  “我们学校评一些奖项时,会要求专业课成绩均不能低于75分。有的同学差一两分,为了获得参评资格,会找老师要分。比如原本考了74分,会向老师要1分。”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刘佳莹说。

  据受访者观察,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74.3%),其他原因还有:为了出国、保研或评奖学金(42.1%),单纯为了成绩单上分数漂亮(39.2%),受周围要分同学影响(22.5%)。

  杨真认为,自己努力了成绩不理想,向老师要分还能理解,但平时既不出勤也不按时完成作业,还想让老师照顾就应该被鄙视了。

  刘佳莹表示,虽然她能理解一些同学要分的行为,但她认为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还有的人打着出国的名义找老师要分,但实际并不打算出国,这更是欺骗行为”。

  调查显示,对于身边同学的要分行为,41.2%的受访在校生直言鄙视,40.0%的受访在校生不屑,24.9%的受访在校生认为这是羞耻的事情,23.3%的受访在校生感到同情,20.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11.4%的受访在校生感到羡慕。

  减少学生要分,65.8%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

  调查中,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46.8%的受访在校生觉得不太多,4.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没有这样的老师。

  刘佳莹向记者讲述她遇到的两个案例:“我前两天帮高数老师改卷子,有个学生卷面考了50分,他平时作业综合成绩70分。按照这个课程的规定,卷面成绩占期末总分60%,平时成绩占40%,算下来,他只能得58分,最后老师给他涨了2分。我身边还有一个同学,英语考了58分,为了保研去找老师要分。虽然她平时出勤和作业都很不错,但老师不同意加分。我们学校规定挂科不能保研,而她其他科目成绩都不错,我挺替她可惜的。”

  刘佳莹表示,总体来看,她所在学校一些讲授公共课的老师比较容易给学生涨分,专业课老师则通常不会同意学生的要分请求。

  “那次运筹学课程的考试,我得了61分,很大程度上应该是老师照顾了我。”杨真回忆说,学校也有很多老师非常讲原则。“有的老师会在开学第一堂课上跟学生说‘不要找我要分,我也不会提分’。相对来说,学生投入到这些课程上的精力也会更多一些”。

  调查显示,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给学生涨分的老师公平正义,很有原则,14.5%的受访在校生觉得这样的老师太苛刻死板,不近人情,13.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

  “想考个好分数,就得平时多下功夫。”李峰认为,如果学生要分老师就给,有损公平。就算有的学生平时很努力,考试时发挥失常,也不该要分,应坦然接受。“未来走出校门,可能还会遇到类似情况”。

  “一些以论文结课的课程,有的同学想拿好成绩,会提前写好论文,拿给老师看,改个两三次再最后提交,能拿到较高的分。”在杨真看来,这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其他人也心服口服。

  刘佳莹认为,老师坚持原则有助于减少学生的要分行为,同时应该将学生平时表现、课堂参与度、出勤情况等纳入到对学生的期末考核中。

  对于减少学生要分现象,调查中,65.8%的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52.2%的受访在校生建议学生把功夫用在平时,认真对待学业。其他建议还有:学校开展宣传教育并及时监督(49.5%)、建立更加科学透明的评价标准(47.2%)和社会对人才的考量标准更加多元化(29.2%)等。

继续阅读

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

       在大学里,人情消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或出于礼貌,或出于功利目的,人情消费成了大学生日常开销中的一笔重要支出。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570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人情消费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69.7%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受访大学生表示朋友生日及其他纪念节日的人情消费最多
 
  目前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付柚(化名)每个月都有人情消费,“毕业季和期末多一点,平时相对少一些”。
 
  现在在河北省做公务员的刘帆(化名)毕业于天津的一所高校,她说在上学时,每月的人情消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尤其是大二、大三社交圈比较广,学期初和期末时聚餐特别多,有时一个月有一两次,要是再赶上好朋友过生日,一个月得有小一半开支花在这上面”。
 
  本次调查中,46.4%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1~2次人情消费,38.6%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3~5次人情消费,12.1%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5次以上人情消费,2.9%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一学期一次人情消费也没有。
 
  数据显示,67.1%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平时人情消费占总支出的10%~30%,18.2%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这一比例在10%以下,14.2%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31%~50%,0.6%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50%以上。
 
  今年23岁的高宇正在北京交通大学海滨学院上学,他粗算了一下自己在人情消费上的支出,“每个月300元左右,主要是同学过生日送礼物以及宿舍聚餐”。
 
  厦门大学大四学生严一(化名)表示,同学过生日、学生组织聚餐都会有人情消费。“我曾经是学生会的部长,有时举办完大型文体活动,我就会请部员们喝奶茶,再买些零食来犒劳大家”。
 
  大学生通常在什么情况下有人情消费?朋友过生日或其他纪念节日最多(67.0%),然后是同乡聚餐聚会(66.4%)。其他的情况还有:毕业送别(44.7%)、学生组织换届(38.5%)、求人办事(28.5%)和评奖评优(22.2%)等。
 
  “如果是同乡聚会或同学过生日一起吃饭,我觉得还好,毕竟能增进感情。”但刘帆觉得,有些时候人情消费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困扰,“大三时我成为学院一个学生组织的负责人。按照惯例,我要分别请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以及学院其他学生组织负责人吃饭,感觉有的就不是很有必要”。
 
  调查中,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25.9%的受访大学生不会,18.7%的受访大学生说不好。
 
  69.7%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在付柚看来,人情消费可以更好地维系人际关系,“和一些朋友相处得来,也愿意相互赠送礼物、请吃饭,只要遵循本心就好。”但付柚也表示,身边有些朋友过于在意人情消费,“好像不花钱就没法正常交流一样。”她觉得这样的人往往在人际交往中带着很强的目的性。
 
  对于人情消费,57.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47.3%的受访大学生觉得可以扩大人脉关系,46.2%的受访大学生通过人情消费来沟通感情、增进友情,41.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可以对人情世故有一些了解。其他的一些看法还有:要理性消费、适度即可(36.2%),是不良风气、需要抵制(23.0%)以及是日常的一种休闲放松,不必太在意(11.2%)等。
 
  “一点人情消费都没有也不正常”,但刘帆觉得,如果在人情消费上乐此不疲,很容易导致攀比和浪费,“比如这次你请我在一家饭馆吃饭,下次我就得请你去一个更高档的地方,这样就会恶性循环”。
 
  当被问到人情消费的影响时,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53.7%的受访者觉得会导致同学之间的攀比,49.6%的受访大学生担心在校园内形成金钱至上的风气,43.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会形成奢靡浪费,此外也有7.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没什么影响。
 
  严一认为,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握人情消费的分寸。“有的同学,家庭条件一般,用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满足人情消费的需要,就很不合适了。还有就是,人与人的关系有亲疏之分,如果你给一个跟你关系一般的朋友一份很贵重的生日礼物,就意味着对方得在你生日的时候还送一个价位差不多的礼物,这就给对方增添了压力,反而不利于建立友谊”。
 
  刘帆建议大学生养成制定消费预算的习惯。“上学时家长会一次性给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我会给学期初和期末这两个时间段多留出一些预算,其他时间段不必要的支出就稍微控制一下”。
 
  付柚认为,大学生应该有选择性地进行人情消费,“比如老乡会每年至少包括迎新、新年和送毕业生3次,并不需要每次都参加。要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安排好生活。人情消费是增进人情味儿的助手,不能最后变成自己的负担”。
 
  对于人情消费,69.7%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应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53.3%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制定消费预算,避免不必要的开销;还有50.1%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家长限制学生每个月的零用钱。
 
  受访大学生中,在东部地区上学的占48.9%,中部地区的占37.8%,西部地区的占13.3%。(见习记者 孙山 实习生 王涵)

继续阅读

70.5%受访者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

  “大学生被骗光学费”“大学生求职遭遇黑中介”“大学生租房被骗”……当下,大学生群体被骗的新闻屡屡被爆出。面对一些骗局,缺乏社会经验的大学生似乎总是容易落入陷阱。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4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70.5%的受访者承认自己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如何避免大学生上当受骗,53.4%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与同学、老师及家长的沟通,49.1%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要严格保护自己的隐私。

  66.7%受访者指出大学生在求职兼职时最容易受骗

  2016年年底,刚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刘琳(化名)准备申请英国的高校,因为对留学信息知之甚少,她匆忙地在网上选择了一家实为皮包公司的“留学中介机构”。“和对方通过电话和QQ联系过几次,感觉他们对留学信息很了解。由于当时在准备雅思考试,就匆忙地签了约,完全忽略了这个机构没有实体公司的情况。”刘琳说,在先后支付1万元后,她再也联系不到对方了。

  就读于重庆某高校的蒋未在大二暑假寻找家教兼职时被骗了400元。“我在校园里张贴的小广告上看到了兼职信息。加了对方微信后,他让我先转400块钱然后才能给我家教信息。我当时还挺谨慎的,要求他提供家长的联系方式,和‘家长’沟通完我才把钱转过去。”令蒋未没想到的是,在她把钱转给中介后,“家长”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调查中,70.5%的受访者或周围人在大学期间有过被骗的经历,29.5%的受访者没有。

  李聪(化名)在中国农业大学担任过4年本科生辅导员,他遇见过很多低年级学生被骗的事件。“有一次,几个学生去酒吧玩儿,被酒托诈骗了好几万元,导致无力支付生活费和学费”。

  刘琳认为很多大学生在申请学校时,因为对学校、专业不了解,对自己的水平没有清楚的认知,再加上想偷懒,所以很容易陷入所谓的“留学中介机构”的骗局。

  调查中,66.7%的受访者指出大学生在求职、兼职时最容易受骗。此外,在面对留学中介(39.0%)、校园贷(35.6%)、电信诈骗(34.0%)、课外培训(31.7%)时也容易受骗,其他情况还有:替考或售卖试题(29.8%)、租房(19.4%)、网购(18.0%)、宿舍推销(23.4%)、街头“卖惨”(15.8%)和考驾照(12.6%)等。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教师申子姣认为大学生群体容易受骗,首先是因为缺乏社会经验,防骗意识不足。此外,大学生实习、兼职受骗有一个很重要的心理因素:希望向别人证明自己。“一些大学生比较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生存能力很强,所以他们在遇到一些很有诱惑力的骗局时,比较容易放松警惕。”申子姣说。

  蒋未发现,她所在的英语专业有很多同学找兼职时被中介骗过。“有时候我们可能因为金钱数额不大就放松了警惕。还有就是缺乏思考和判断力”。

  大学生容易受骗的原因是什么?调查中,68.4%的受访者归因于缺少社会经验与辨别能力;58.2%的受访者认为是疏于防范,警惕心不强;36.4%的受访者觉得大学生缺乏思考,行事轻率;36.1%的受访者指出大学生有些急功近利。其他原因还包括:不加选择地结交朋友(28.7%)、学校和家庭对于大学生安全防范意识的教育缺位(26.2%)、提前消费花销大(25.1%)、骗子作案手段防不胜防(23.5%)、容易同情心泛滥(20.9%)和生活压力大(13.7%)等。

  53.4%受访者建议受骗者增强与同学老师和家长的沟通

  意识到自己被骗后的刘琳选择“自认倒霉”,“很多大学生被骗后其实想维权,但找不到合适的渠道。也有部分同学可能觉得被骗的金额不是很大,所以不想为此消耗太多精力”。

  蒋未将受骗经历写成了文章公布在个人微博及微信公众号上,还编辑了一条长长的文字发给了假中介。没想到得到了对方的回复:你把文章都删了吧,我把400块钱还给你。最终蒋未没有删除文章,也没有索回被骗走的400块钱。“我发微博后发现,很多人有和我类似的被骗经历,但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如果大家都积极维权的话,估计骗子不会这么猖狂了”。

  调查中,65.4%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受骗后首先应该报警,57.8%的受访者建议保留证据,57.0%的受访者建议告诉辅导员或家长,39.2%的受访者认为要和朋友商量,7.9%的受访者觉得只能自认倒霉。

  据申子姣介绍,大学新生在入学第一天陷入宿舍推销等骗局的比例非常高,但是通常受骗金额不大,所以很多学生选择自认倒霉。“一些学生在受骗比较严重后也会选择自认倒霉。这不仅与大学生维权意识淡薄、维权知识匮乏和维权途径少相关,还因为受骗大学生如果去维权,首先就得正视自己糊涂不清醒的一面,而这会伤害到有些人的自尊心”。

  如何避免大学生上当受骗,53.4%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与同学、老师及家长的沟通;49.1%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要严格保护自己的隐私;48.2%的受访者建议理智处事;47.2%的受访者建议及时求证陌生人提供的信息;41.9%的受访者认为遇到欺诈行为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41.3%的受访者指出交友谨慎很重要;32.6%的受访者建议服从校园管理,遵守校纪校规;30.6%的受访者建议家庭教育注重培养大学生的自我保护意识;24.1%的受访者建议学校组织开展法制和安全防范教育活动。

  若要改善大学生受骗的情况,申子姣认为需要家庭、学校及社会的多方面支持。“北京师范大学在新生入学前会建新生群,老师会为新生普及一些防骗知识,同时告诉学生如果身陷骗局如何自救、如何维权。除此之外,整个社会要大力倡导‘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上不会掉馅饼’这样的观念,消除一些大学生贪小便宜的意识。”她还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加大对骗子的打击力度,在受骗学生报警后多提供一些支持”。

  对于避免大学生受骗,李聪认为,首先,大学生要树立起安全意识,一旦遇到诈骗,也要及时和家长沟通,以免局面恶化。其次,家长不能因孩子进了大学就懈怠了对孩子的教育。另外,家长自身要提高安全意识,“很多诈骗案都是从家长入手的,利用家长关心则乱的心理,哄骗家长打钱”。

  受访者中,在校大学生占32.7%,非在校大学生占67.3%。高中、中专及以下学历的占8.6%,大学、大专学历的占84.6%,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占6.8%。

继续阅读

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不少大学生会在假期参加支教活动,既能充实假期生活,又能丰富社会实践经历。但有时由于时间和条件的限制,有的大学生支教活动时间太短,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4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4%的人愿意支教。63.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合适的支教时间是半年及以上。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多年来,无数青年学子怀揣着梦想和期望,奔赴偏远地区,不仅为当地的孩子们栽下了对未来和外面世界的憧憬,还给他们的成长注入了时代的元素。可以说,无论是长期的“驻守”,还是短期的支教行为,其益处都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就像硬币存在正反面一样,支教,特别是“短期支教”目前也暴露出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可能扰乱当地正常的教学秩序,不能给予孩子们长期关注,影响学生心理;二是短期支教的参与者有的目的不纯,或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简历“添分”,或存在“观光”心理,或体现了不同程度的专业化程度不高等问题;三是支教团队对志愿者缺乏考核机制,也让效果大打折扣。这些问题直接投射到现实中,就是许多人认为“短期支教”已经沦为鸡肋。

这就需要组织者用各种方式兴利除弊,让“短期支教”真正发挥效益的最大化。

组织者需要提高支教者的门槛,摒弃“捡进篮子都是菜”的思维,将那些目的不纯者“拒之门外”。同时,通过强化培训,让支教者对当地教育现状有足够了解,对孩子的心理、生理发展情况有一定了解,并储备一定的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在实践中要关注和孩子的交往。支教团队不妨开展“订单式”教育教学服务,尽可能让支教者几个假期固定在一个地方,不断深化支教效果,还有必要和当地志愿者无缝对接,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让他们“接力”。此外,即使支教者远离了支教学校,也要长期和孩子们有所交流。

“短期支教”不能成为可有可无的“鸡肋”,更不能变为让当地学校“避之不及”的笑话,这就需要各大学真正做好“功课”,让支教真正点亮孩子们的希望和梦想。

继续阅读

52.2%的受访青年认为大学期间不适合结婚

  近几年,大学没毕业就结婚生子的现象多了起来。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8名18~35岁的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2.2%的受访青年认为大学期间不适合结婚,27.9%的受访青年认为适合;68.8%的受访青年认为大学期间不适合生娃,17.5%的受访青年认为适合。56.3%的受访青年认为大学生还不够成熟,太早定下未来变数大。

  大学期间到底该不该结婚,甚至该不该生小孩,一直争论不断。本次联合问卷调查中有也有不少人认为大学期间结婚合适且生娃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还是有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认为“不合适”或“不够成熟”。就是说,虽然大学期间结婚或生孩子为法律所允许,但想必任何人心里都清楚,对绝大多数大学生而言,上大学期间就结婚甚至生子,无论是从学业、精力、经验、能力、观念,以及经济状况等上看,都还无法做到。

  结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伴侣和家庭的责任。而生养孩子,更需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精力和责任。就目前我国的大学生来看,绝大多数还无法做到。“报告辅导员,我的饭卡掉厕所里了,怎么办?”“老师,我是您学生的前女友,您能管管我前男友吗?”……这些就是媒体日前报道过的一些大学生向辅导员求助的问题!不少辅导员发现,这些“天之骄子”中有少不人心理脆弱,生活自理能力很差,仍未“断奶”,“得用幼儿园的招。”

  也许有人说这是个别现象,不过,如果再加上不少大学生沉迷于网游,衣服都懒得洗,还不时定外卖,宿舍里打游戏、开灯、嘶吼干扰室友睡觉,或在家连洗碗、洗衣、做饭都不愿意干甚至都不会,或连被子都不愿意叠,等等,还能说大学生结婚具备了“必要条件”吗?当然,并非所有大学生都如此,但从在这些90后大学生的生长环境、阅历等来看,要想达到结婚的程度,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经验还是能力,责任还是义务,绝大说数都不具备。

  我国在小学和初中阶段的教育基本上靠“分数”,到了高中更是围绕高考得以强化。即使在高中阶段,孩子们除了与班上或学校同学有少量接触外,与其他人基本上没有交往。就是与同学交往也显得较为简单,大都与学业有关,对于不在校住宿的孩子来说,过集体生活的机会就更少。从高中走到大学的孩子们,眼睛里只有分数,即便到了大学还是以分数为主。获取的各种“资格”还需要“考证”。至于交往、实践等,别说在高中,就在大学都相对较少。因此,让这些“未断奶”的孩子成家立业,岂不是空谈——连恋爱都要谈几年嘛!

  如今的孩子从小到大都因受父母的“过度保护”,动手能力很差,哪怕一点点困难都会把他们难倒。孩子们从小到大基本是围着教科书转,从中考到高考,都是与各种课本、习题、教辅打交道,把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功课上。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能考高分,把家务全包了,甚至连孩子的内衣内裤都不让他们自己洗,使孩子们都成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之人。

  即便是在大学这个“半社会”中,孩子们能否长进,也需要时间。如何处理遇到的问题,对从小就生活在“真空”里的孩子们来说,想让其一下子就能适应结婚生活很不现实。大学不宜结婚,但恋爱似乎必不可少;恋爱不仅是生理、心理的需要,也是成长的一部分。因此,大学期间就结婚,显得很仓促。大学生还不具备经济实力,对结婚即便不是高标准,也要花费很多。若想结婚,经济负担肯定要落在家长身上。如果工作一段时间,情侣们有了一些经济实力,再谈婚论嫁更实际。由此,大学期间结不结婚,还是要顺其自然为好。条件具备就结婚,不具备的以后再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