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受访者发现身边很多家长奉行“穷养儿,富养女”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5.6%的受访者发现身边很多家长奉行“穷养儿,富养女”。

“穷养儿,富养女”是常被人们挂在嘴边的“育儿经”。在许多人看来,长期流传下来的俗语,是有其道理的。但有许多老话,已经被事实证明错误。

之所以“穷养儿,富养女”,因为人们相信“从来富贵多淑女,自古纨绔少伟男”。穷是磨练,男孩是泥土身,将来得顶天立地,所以得经风雨经磨练;富是呵护,女孩是莲藕身,磕不起,得娇贵着点养。这是从性别差异的角度来说。从社会分工的角度来看,男孩以后要走上社会,上奉父母,下养妻儿,承担社会责任与家庭责任,所以要穷养以励其志。而富养女孩,给予较好的物质条件,从小被带着出入各种场合,增加阅世能力,便不易被纨绔子弟的糖衣炮弹、花言巧语所击败,不易被外界的种种所诱惑。从责任担当上来说,男主外女主内,是我国的传统,也是“穷养儿,富养女”的现实基础。

但在现代社会,男女平等已成事实,女性已出闺阁,成为社会财富的重要创造力量,成为名副其实的半边天。所以,不仅男孩需要穷养以励其志,女孩也同样需要励志。这是社会的现实,也是女孩自强的需要。事实上,富贵可能多淑女,但富贵也可能造成女孩的傲娇,甚至虚荣骄纵,成为“孔雀女”,接受不了生活的平淡、物质的平庸。这方面的例子,并不缺乏。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应与时俱进。在今天,教育孩子要考虑性别差异,但又不应因为性别而有太大区别。抚育女孩要做到物质、精神上的不贫穷,教育男孩也不应在这些方面太过计较。穷养所体现出来的挫折教育,男孩需要,女孩同样不可或缺。家长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孩子个体上的差异,通过找寻适合孩子个性特点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进而塑造他们健全的人格、进取的精神,而不是生搬硬套。

继续阅读

54.5%受访者认为媒体对有天分儿童的报道过于拔高

  7日上午10时许,南京大学来了一对特殊的父子——儿子只有8岁,爸爸已是50岁。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一起报名,参加南京大学的自学高考。这对父子,就是一直因为“奇葩”教育方式被各方争议的“鹰爸”和“裸跑弟”何宜德。

  每年的高考,都会备受社会各界关注。去年,河南省商丘市9岁女孩张易文参加高考的新闻爆红网络,小女孩被网友们冠上“天才”、“神童”的称号。如今,年仅8岁的“裸跑弟”报名参加南京大学的自学高考,又在南京两会上引发代表委员的热议。然而,“鹰爸”对“裸跑弟”的“奇葩”教育方式,一直在社会上饱受争议;这次让“裸跑弟”自考南大,更是招致代表委员的质疑。

  “鹰爸”曾经对外界称:“儿子智商潜力高达218”,言下之意,其已将“裸跑弟”训练成了“天才”和“神童”。问题是,就算“裸跑弟”是“天才”和“神童”,也不能违背孩子成长规律,去拔苗助长。2016年3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4.5%的受访者认为媒体对有天分儿童的报道过于拔高,71.2%的受访者表示媒体报道有天分儿童应当就事论事,不要给孩子贴标签,61.5%的受访者认为家长应该保护好孩子的兴趣。特别是,“裸跑弟”自小接受“鹰爸”训练,8岁了仍不去学校就读,在家里自学,这是否与义务教育法相悖呢?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退一步讲,即使“裸跑弟”通过自学,考上了南大,但就综合素质而言,他肯定比不上按部就班读书、一步一个脚印升学的同龄孩子。再者,就算他是“天才”和“神童”,也还是一个孩子,身体和心理均未发育成熟,因为是跳跃式的进步,许多知识领域未能涉及,许多社会问题未曾面对。“快”并不代表“好”,让孩子又好又快的进步和成长,才是教书育人的根本目的。可见,我们的一些学校和家长,已经成为那只拔苗助长的无形“巨手”。

  换言之,8岁“裸跑弟”自考南大,不可取,更不可复制。事实上,许多人并不看好高考“天才”和“神童”,认为孩子的成长,不能违背自然规律。试想,有多少高考“天才”和“神童”,最终成为栋梁之才的?小学课本不都讲过《伤仲永》吗?如此忧虑不无道理,这显然值得学校和家长反思。特别是媒体和社会,应该把高考“天才”和“神童”,当普通孩子来看,不要期望过高,不要给他们压力,让他们自由、快乐地成长。


继续阅读

64.4%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

浙江嵊州市百万高薪招高中竞赛教师,一年多过去了,此位仍虚席以待。招聘公告虽然是嵊州市教体局发布的,但反映的是很多高中的集体诉求。

近几年浙江省内各中学都贴出过类似的招聘启事。金华永康市古丽高级中学开出60万~100万的年薪,招聘全国一级金牌教练;温州苍南中学公开招聘高中奥赛金牌教练,由县政府提供90平方米左右的人才公寓居住;杭州临安中学表示,欢迎高中学科奥赛金牌教练来校兼职……

全员竞赛与名牌高校招生有关

为何顶级学科竞赛教练成了各个中学争相抢夺的“香饽饽”?这跟名牌高校的招生制度分不开。

在顶尖大学的自主招生中,五大学科竞赛成绩是具有较高含金量的指标,2016年,四川大学把奥赛成绩门槛划到了省一等奖,武汉大学、中山大学要求省一等奖或不少于2个不同学科的省二等奖。“省一”几乎成了一线名校的“起步价”。

当学科竞赛和升学联姻,立刻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成为学校、家长、社会追捧的香饽饽。一位重高校长向记者爆料:“你们知道现在高中生的竞赛行情吗?有的学校几乎是全校都在竞赛,太疯狂了!”我省一所知名重点高中,全年级500多人,五大学科竞赛的参与人数,有近400人。

再听听一位物理竞赛教练的说法:“以往有任何比赛,我们只是支持学生参加。但现在,学校要组织、培训学生参加比赛。”

看到这样的数字,家长和学生们的小心脏是不是为之一颤?让无数学生痛苦不堪、让整个社会反思的全员奥数不仅卷土重来,而且扩大到五大学科了。

众所周知,学科竞赛从来不是面向大众的教育,而是针对有天赋和创新想法的人。五大学科竞赛只适合少数有天分、有兴趣的学生,这样的人群不会超过5%。绝大多数的美国中小学生都不会接触奥数。而我们的孩子呢?朋友圈里一位妈妈直言:“小学学奥数,中学搞竞赛,中国娃儿们伤不起。”

在对待学科竞赛的问题上,大部分家长都有着极其矛盾的心态。

去年,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尽管近半数受访者都承认,身边大多数孩子并不适合学奥数,依然只有26.0%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孩子没必要去学。57.0%的受访者指出奥赛成绩正成为进入“名校”的敲门砖。

对于这样的局面,大多数人都心中有数,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让孩子走上这条崎岖之路, 原因很简单——与升学挂钩。

学科竞赛已成产业链

有强烈的需求,自然有广阔的市场。现在的国内竞赛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教材、教练、培训机构、奥赛冬令营……学科竞赛产业链应运而生。而且随着它与升学挂钩,这条利益链就变得更加庞大、坚固。

而一些居心不良者把握中国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心态,把学科竞赛的功利化不断向低年级蔓延。有人估算,仅北京的奥数市场1年就达20亿元。人们戏称,“想致富,办奥数,奥数班就是摇钱树”。

同时,学科竞赛的排名也成为创名校的一种指标,学校的竞赛情结推波助澜了这种竞赛全民化。在名校情结的召唤下,“全民竞赛”无疑让绝大多数学生都成了“陪练”。

制度上的顶层设计是解决之道

高考招生的变革影响涉及整个教育链条,其中对高中教育的影响最为直接。本身是高手过招的学科竞赛却成为好学校的敲门砖,导致全民奥赛成风,陷入教育产业化,学科竞赛畸形化。这不仅不利于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更加弱化了通识教育的基础。天才和偏才都不是流水线培养出来的,把尖子生专利变成全民竞赛,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只学到了解题的套路,对知识的全面性系统性有百害而无一益。
自主招生的“大门”倒退回“窄门”,逼大家刷题、拼分、从高一开始围着高考转,一些家长也会“用脚投票”,可能把更多孩子“逼”出国门。
是时候了,应该把学科竞赛和高校招生彻底脱钩。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应该是多样化发展,而不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单一发展。当下的现状是,孩子的成才之路如同家庭资产如何保值增值的途径一样稀缺,但是,把保值增值的宝一味压在房地产上,大家都知道是非理性的,但在全民化的带动下,这种不理性和不健康裹挟着大家趋之若鹜。孩子的教育亦是如此。

当出现这种令重高校长都惊呼“太疯狂”的教育现象,不仅是家长应该更加保持冷静的头脑,去反思“奥赛”的基本精神到底是什么?而且更应该是从教育部决策层给予制度上的顶层设计,究竟如何更好地将优质教育资源合理的分配,让成才之路从“窄巷”变成“宽巷”。


继续阅读

67.0%的受访者建议严格审核民办教育机构

  不久前,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开除患癌女教师”的事件发酵,牵出了博文学院院长陈玲学历造假,学校门口曾立石“财源广进”等诸多问题,民办教育的规范管理又一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8.5%的受访者表示民办教育机构中教师招揽新生可拿提成现象普遍。44.5%的受访者认为民办教育应以教育服务为主,可有限度地营利。67.0%的受访者建议严格审核民办教育机构、人事资格。

  26.0%受访者直言当前我国民办教育仍存在若干问题

  “读中学那会儿,学校附近的一家私立高中发生学生逃学事件,造成一名学生意外去世的悲剧,学生家长难以接受,去学校讨说法,甚至在学校门口摆了花圈。”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张俪向记者回忆,那家私立高中管理很不规范,教师甚至可自行招揽学生,“学校根据报到名额会给予教师相应奖励”。

  调查显示,仅5.6%的受访者认为我国民办教育发展已非常成熟,36.4%的受访者觉得比较完善,32.0%的受访者认为一般,26.0%的受访者直言存在问题。存在的问题中,58.5%的受访者直指教师招揽新生可拿提成,55.6%的受访者批评乱收费、高收费,53.1%的受访者坦言校方工作人员素质较低。其他问题还包括:教师学术水平普遍不高(47.5%)、缺乏科学管理规章制度(40.8%)、学风校风不好(38.4%)、影响力认可度低(22.8%)等。

  “虽然不乏治学严谨的优秀民办学校,但不可否认,不少民办学校都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管理体系,教师教学水平、素养普遍不高,也会给学生们传递松散治学的心理暗示。”张俪说。

  河北省唐山市某公立小学教师刘铃(化名)表示,如今民办教育机构越来越多,不光是高中,民办小学、民办幼儿园的增长趋势也非常明显,“民办教育容纳了更多生源,让更多人有接受教育的机会。但也有部分学校的教学和管理并不科学。有的私立学校是为了赚钱,有的与出版方有合作,教材与公立学校不同,有的为了迎合一些家长‘多学,深学’的心理,即使低年级孩子,也教授较深内容,其实学生很难消化。此外,现在教师资源不够,民办学校在这方面的问题更加突出”。

  44.5%受访者认为民办教育应以教育服务为主,可有限度地营利

  是否该营利?若能营利,又能营利多少?这些问题一直伴随着民办教育的发展。调查显示,44.5%的受访者认为要以教育服务为主,有限度地营利,34.6%的受访者则表示应以提供教育服务为唯一宗旨,18.1%的受访者认为毕竟是民营,要以营利为目的。

  《民办教育促进法》第51条规定,民办学校在扣除办学成本、预留发展基金以及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取其他的必需费用后,出资人可以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取得合理回报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即民办教育可取得一定的“合理回报”,但对于“合理回报”,一直没有给予明确的界定。此次调查中,80.8%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再出台明确规定。

  在刘铃看来,民办教育营利是应该的,“没有政府方面的资金来源,要想运营,当然要营利,只要办得好,老百姓也愿意花钱。”她还表示,“民办”能够营利,但“教育”又限制了它们不能像企业那般营利,“民办教育处在中间地带,如果有明确的营利范围的规定和界定,对于民办教育的规范管理和管理者本身的尺度拿捏都有帮助。”

  民办教育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调查显示,教师权益问题(60.0%)、营利与非营利问题(50.4%)、产权属性问题(40.9%)位列前三。其他依次为:合理回报问题(40.2%)、市场监管问题(40.1%),法人属性问题(33.6%),优惠政策问题(32.2%),会计制度问题(28.2%)等。

  67.0%受访者建议严格审核民办教育机构、人事资格

  “民办学校风评不佳,这是当前民办教育面临的困境,也是要打破的僵局。”刘铃认为,办学者应想清楚办学初衷是什么,“如果是利益,教育就不是一个适合的、好的‘市场’;如果是教学,那就该在办学之前深入考察了解,并制订科学合理的办学办法。”刘玲还表示,民办教育鱼龙混杂,相关部门要严格审核办学资质,并对学校的人事结构、账目是否真实合理等方面多管理、多监督。

  张俪认为,民办学校好不好、合不合理,当地群众和学生最清楚,是很好的管理入口,“当地相关管理部门,应注意身边民众对学校的风评,收集反馈意见,并及时进行考察、监督,该纠正的及时纠正,有严重错误的依法处理,民办学校就会越办越好。”

  促进我国民办教育的改善和发展,67.0%的受访者建议严格审核民办教育机构、人事资格,66.7%的受访者建议完备相关的法规体系,63.3%的受访者认为应尽快制定民办教育健康发展政策,45.7%的受访者建议建立有效的市场监管渠道。

  受访者中,中学生占2.0%,本科生占43.3%,5.3%的人为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已工作人员占49.4%。

继续阅读

大学生体测猝死事件频发,体测已成为“高危动作”

11月19日,武汉大学一名大四学生在进行体质测试过程中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离世。这是国内最新一起学生参加体质测试时发生的悲剧。事情发生后,结合近几年时常发生的学生体测猝死事件,围绕学生体质测试的安全保障、意外防范的问题再次引发诸多讨论。

大学生体测猝死事件频发,表明体测已成为一种“高危动作”。以至于,天津一所高校近日在进行学生体质测试前,要求学生签订学校免责协议书,不仅背离了体测初衷,而且有违大学精神,引起学生的不满。这则“学生体质测试要签 生死状 ”的新闻,也在舆论中引发了不小的波澜。多数网友和专家认为,高校对学生进行体测,无可争议,发生大学生体测猝死事件,仅是个案,不能以偏概全,因噎废食。

然而,发生大学生体测猝死事件,除了个别高校体测技术不规范之外,关键是大学生体质状况令人担忧。去年12月,据湖南某高校发布的本科教学质量报告显示,全校2万本科生体质测试,仅19人达到优秀,2.85%在良好以上,而不及格率占23.05%。今年6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名受访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四分之一受访大学生每周锻炼不足一次。特别是,大学生体质测试,请人“代跑”之风盛行,更是对高校体育教学的一种讽刺。

2014年8月,教育部印发《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其中明确规定:新学期开始,普通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等学校学生毕业时,体育测试达不到50分,将拿不到毕业证,也没有资格参加评优和评奖。然而,在政策与对策的长期僵持中,中国学生的身体素质教育被一次次忽视。孩子们仍然埋头于书本和作业中,间或于百忙之中临阵磨枪,应对体育考试。然而,当高校被迫取消长跑,体测中倒下的学生越来越多时,学校和家长还能沉得住气,逼迫孩子搞“题海战术”?当学校的综合测评一次次输在体育成绩上,校领导还能横下一条心,片面追求升学率?当国民体质监测数据连年下降,影响到国家人才战略时,应试教育还能“深得人心”?

可见,“体测猝死”事件频发,折射学生体质之殇,当引起教育部门警醒与重视。此前,体育“入中考”,将体育成绩同大学毕业证挂钩,力助学生体质的提高,便是一个良好开端。应加大力度,使体育成为高考必考项目,实现与中考无缝对接,并提高体育成绩占中、高考总分的比重。特别是,应实行关口前移,从义务教育阶段开始,将体育纳入应试教育体系,纳入学校日常教育教学计划,成为学生的“必修课”。只有这样,才能倒逼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及学校重视体育教学和学生体质健康,不再“重文轻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