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2%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7.2%的受访者表示学校体育对身体素质影响大,59.5%的受访者指出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影响仍在,学校重智育轻体育倾向突出,87.7%的受访者期待加强青少年体育力度。

  近年来针对学生身体状况的调查显示,学生的身体素质有下降的趋势。也有调查显示,许多中学生还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障碍,很需要多到教室外面走走,缓解压力,释放自我。体育对缓解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很有帮助,对于广大中小学生来说,经常参加体育更能保持健康结实的身体和积极乐观的心态。

  可现实的情况是,许多学校在日常的教学中不重视体育,仅仅因为中高考需要体育成绩,才安排一点体育活动时间,而且完全围绕考试项目有针对性地开展体育活动。就这,学校和教师还常常找各种借口牺牲挤占体育课时。
  
  说实话,这样的体育根本就是“应试体育”“应付体育”,学校这么做实际是对学生健康的漠视。为了真正做到关心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有必要建立中小学体育活动督导制度。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定期到基层学校督查体育活动的开展情况,听取学生对体育活动的意见和建议,最关键的是,应该鼓励并接受学生关于学校体育活动问题的举报,及时调查并督促学校认真对待体育活动,对责任人做出相应的处分,给学生一个满意的答复。学校体育活动的开展正常了,才能彻底改变“应试体育”和“应付体育”的局面。
  
  当然,各级政府也应该负起责任,加大学校体育设施的资金投入,充分保证每所学校都有可供学生开展体育活动的硬件设施,比如,每一所学校都建有标准的操场,配备足够的体育器材,哪怕偏僻的乡村小学也不落下,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阳光一小时”,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在操场上自由奔跑,每天都是“阳光体育节”。

  当全国各地的中小学体育风生水起时,我们就有条件开展各种层次的体育比赛活动。青少年可以经常在身边看到运动会,会受到更深刻的感染,而这无疑会让更多的孩子爱上体育运动。

继续阅读

61.5%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

  提起中国制造,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是华为手机还是格力空调?最近,就中国制造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最被国人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

  中国制造日益受到国人青睐

  据中国青年网2月9日报道,调查结果显示,有61.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有41.4%的人认可中国制造,49.2%的人对中国制造认可程度一般,7.2%的受访者还不太认可中国制造,仅1.3%的受访者完全不认可中国制造。

  而当下最被受访者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65.1%)、航天航空设备(55.4%)和高铁等交通设备(54.1%);桥梁建筑业设备(53.9%)、家电(51.6%)、玩具等小商品(22.9%)的认可度也很高。

  问卷还对10年前大家最认可的中国制造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当时最受欢迎是玩具、打火机等小商品(60.7%),衣服、鞋子等衣物(59.1%)和各种工业设备的小零件(52.2%)。10年过去了,中国制造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谈起现在的中国制造,清华大学博士生吴振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摆脱了“物美价廉”的标签,开始拥有一定的科技含量。

  在吴振的印象中,10年前中国制造的代表就是玩具、小商品。现在提到中国制造,吴振的第一反应就是电子产品,比如华为、OPPO手机,联想电脑等。吴振现在使用的就是国产手机,在他看来这款手机质量不错,硬件配置堪称完美。


  调查中,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的产品具有价格相对低廉(52.3%)和质量过硬(53.7%)的特点。其他特点包括:消耗低,效率高(45.5%),工艺讲究,设计人性化(41.3%)和科技含量高(30.1%)等。

  这项调查是由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进行的,共有2000人参加。受访者中男性占49.8%,女性占50.2%。00后占0.6%,90后占19.3%,80后占52.2%,70后占20.2%,60后占6.5%。

  外媒也不吝赞美之辞

  实际上,随着中国制造的质量不断提升,外媒也越来越不吝惜对于中国产品的赞美之辞。去年5月,美国《时代》杂志推选了“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50 款科技产品”,大疆无人机榜上有名,“中国公司大疆生产的‘精灵’系列无人机是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无人机产品,”当时《时代》这样评价。

  德国《商报》也曾报道,“没有品牌,价格便宜,这曾经是中国商品的标准特点。但这已经成为历史。如今,设计和打造品牌成为很多中国企业的首要目标。其中打前阵的是电子产品和电子商务企业。”

  据了解,中国制造现在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被轻视。麦肯锡咨询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称,假如质量和价格同等,62%的中国消费者现在更青睐国产品牌。

  总部在上海的消费者调查公司China Skinny的创始人马克·唐纳则曾分析中国人态度转变背后的原因,其中包括许多中国品牌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而中国消费者在国产品牌的社会认同感上也更加自信;同时购买国产品牌日益被视为爱国行为等。

  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的文章《“中国制造2025”走向成功的关键》。文章指出,工业仍然是中国的“核心实力”,中国的关键词是“中国制造2025”。中国投入的技术革新,柯慕贤认为“是正确的开端,因为全球正要跨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的门槛。”

  不过,中国制造仍有提升的空间。吴振在换国产手机之前,使用的是进口手机,通过对比他发现,国产手机虽然质量提升很快,但还是有缺陷,“硬件设施跟上了,但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完美。我的国产手机按键不太好用,有时候按起来特别费劲,很影响使用体验”。

  在他看来,提高中国制造产品在世界上的地位,得从两方面入手,“从态度上说,要追求工匠精神,也就是把电子产品当作艺术品来打造,在细节处也做得完美;从硬件上说,要想提升核心竞争力,就必须鼓励创新,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继续阅读

79.7%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曝出的漏洞而感到不安

  前段时间,有网友曝出,陌生人和熟人均有机会登录其他人支付宝账户,这个重大漏洞再次引爆了大家对“虚拟支付安全性”的讨论。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9.7%的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曝出的漏洞而感到不安。账号密码泄露风险(69.5%)和平台系统防护级别(64.9%)是公众最不放心的虚拟支付平台不安全因素,64.6%的受访者建议用户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

  93.6%的受访者平时使用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6.4%的受访者未曾用过。受访者中,00后占0.5%,90后占21.0%,80后占53.5%,70后占18.6%,60后占5.5%。

  79.8%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漏洞而感到不安

  在深圳工作的兰希使用支付宝超过5年了,还没遇到过安全问题,“我也不会在支付宝里放太多的钱。支付宝非常方便、理赔相对银行也更容易”。

  张育丹是广东省中山市的一名大学生,使用支付宝已经3年,曾对其安全性完全信任的她当下也有些担忧,“太可怕了,平台方要及时弥补技术漏洞,加强安全保密措施才对得起每一位信任它的客户”。

  但张育丹表示会继续使用支付宝,“它已经渗透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像买水果、叫外卖、手机充值等日常事务,都要用到支付宝,对于虚拟支付平台早就已经习惯了”。

  在某银行工作的马娟(化名)会放少部分钱在支付宝里面,在她看来,支付宝方便、利率高于银行活期,这些是吸引用户的最大“法宝”。“但银行的系统更强大,支付时安全认证的工具也更多,会更安全”。

  调查中,79.8%的受访者因为本次支付宝漏洞而感到不安,其中16.8%的受访者“非常不安”。20.3%的受访者没什么感觉。

  31.1%的受访者表示以后会少用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63.0%的受访者不会,其中41.3%的受访者认为升级后就好了。

  与此同时,63.3%的受访者认为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比较安全,7.2%的受访者认为不太安全,0.9%的受访者认为非常不安全。
  张育丹表示,她会通过使用多种支付方式以降低风险,“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64.6%受访者建议用户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

  “虚拟支付平台都是凭借一个端口,输入账户密码,如果防护级别不高很容易被黑客入侵。”张育丹说。

  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存在哪些不安全因素?受访者指出是账号密码泄露风险(69.5%)和平台系统防护级别低(64.9%)。其他依次是:有黑客攻击风险(52.6%)、金融类平台自我定位不清晰(35.2%)和社交网络中存在不可靠成分(28.4%)等。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总监郭大治认为,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数据透明性较差,这让支付平台的安全性大打折扣。“在其他一些国家,第三方支付平台都没有支付清算功能,但在我国并不是这样。”他认为,这种行为等同于把央行后台化,“央行只知道第三方金钱总量,却不知道具体的金钱明细,不利于国家的监管和控制。”

  支付宝本是一个金融类平台,近年来社交化趋势愈加明显,网民对此持有争议。调查显示,59.5%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平台不该因拓展其他业务而舍本逐末,26.9%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平台可以多方面全方位发展,13.7%的受访者持不确定态度。

  在张育丹看来,支付宝属理财支付工具,区别于微信等社交工具,“应清晰定位自身产品功能,专注于金融和理财”。张育丹认为通常人们不愿意让别人尤其是熟人,知道自己的经济和理财情况,支付宝应该在金融支付范围内进行产品拓展,“增加理财咨询、支付管理等功能”。

  兰希则认为,社交是很多App都希望承载的一个功能,“支付宝想涉及这个领域也正常,只是支付宝走得太快,很多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好”。

  在郭大治看来,金融和社交是两方面,不是搞金融的就不能搞社交,“支付模式社交化本身就是一个趋势,支付宝不做别人也要做,只是需要技术上的改进和创新”。

  提升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的安全性,64.6%的受访者建议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57.1%的受访者提出虚拟支付平台要不断检查升级系统,构建安全支付环境;54.9%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软件平台应注重安全性而非发展附加功能;49.3%的受访者认为应提前为账户安全购买保险;35.3%的受访者建议立法加强对虚拟支付平台的安全保护。

  郭大治介绍,国家这半年来密切出台了很多政策来监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同时央行也在进行调整,出台了“超级网联”计划,要把第三方支付通道融入到银行的支付通道中,以受央行调控。

  张育丹特别希望支付宝加强后台系统的安全性,重视用户隐私,防止用户的信息泄露或修改,“支付宝可以通过指纹识别、头像认证等多种更‘唯一’的方式进行密码确认,防止用户的密码被盗”。

继续阅读

88.3%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

  农村婚嫁彩礼高的问题由来已久,困扰着许多家庭。为此,多地先后出台“农村彩礼指导标准”,以相关规定来遏制婚嫁高额彩礼和铺张浪费之风。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8.3%的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70.8%的受访者赞成出台“农村彩礼指导标准”。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19.3%,80后占52.2%,70后占20.5%,60后占6.0%,50后占1.1%。男性占50.6%,女性占49.4%。43.6%的受访者居住在农村。

  88. 3%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

  老家在山西某农村的牛洋(化名)发现,身边很多家庭嫁女儿时收的彩礼钱在逐年增加。据牛洋观察,男方的经济条件越差,女方家收的彩礼钱越高,“可能是女方家庭怕女儿嫁过去后吃亏”。

  调查中,88.3%的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

  交叉分析发现,居住在农村的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的比例更大,占92.8%。此外,91.5%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农村婚嫁彩礼高,比女性受访者高出6.5个百分点。

  四川某市的王莹(化名)的姐姐即将结婚,但家里并不打算收男方的彩礼钱。在王莹的家人看来,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没有必要收彩礼。

  但王莹的同学韩雪(化名)却因为彩礼的问题没结成婚。韩雪家庭条件不太好,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出车祸致残,母亲在外打工挣钱。和男朋友准备结婚时,家里要求收大约20万元的彩礼钱,如果不给彩礼钱就需要男方付一套房子的首付,“但男方觉得女方家庭条件本身就不好,彩礼还这么高,最终放弃结婚”。

  调查显示,79.3%的受访者表示农村天价彩礼的形成受铺张浪费、面子消费等社会风气的影响;62.9%的受访者认为是因为女方家庭贫困,部分父母有“嫁女养老”的想法;22.1%的受访者认为是由于没有相关规定约束造成的。

  农村天价彩礼造成了哪些负面影响?调查中,67.0%的受访者认为这成为许多家庭的沉重负担;66.4%的受访者认为这与传统礼仪背道而驰,成为赤裸裸的交换关系;64.1%的受访者认为这成为影响社会风气的陋俗,甚至是久治不愈的痼疾。

  70. 8%受访者赞成出台“农村彩礼指导标准”

  对于多地先后出台的“农村彩礼指导标准”,70.8%的受访者表示赞成。

  具体而言,51.3%的受访者认为多地出台“农村彩礼指导标准”为拿不出天价彩礼的家庭减轻了心理负担;49.5%的受访者认为有一个统一标准很好;39.8%的受访者认为这有利于新的婚嫁风俗的形成;33.1%的受访者表示这为打破天价彩礼找到了突破口。

  同时,19.5%的受访者认为单凭一份文件不能解决问题;17.6%的受访者认为就算表面上遏制住攀比之风,也堵不住私下的交易;14.0%的受访者认为彩礼送多少,酒席摆几桌是家庭私事;12.9%的受访者觉得政府管得有点宽,逾越了权限。

  调查中,53.8%的受访者看好“农村彩礼指导标准”的执行效果,37.4%的受访者不看好,8.9%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在北京工作的柳青山老家在山东某农村,在他看来,对彩礼制定标准不能“一刀切”,“彩礼的多少关键在于双方家庭的观念”。

  杜绝天价彩礼,受访者认为首要关键在于“丈母娘”们转变思想,消退彩礼攀比之风(60.8%);其次是以宣传教育示范等方式引导,而非行政手段(53.3%)。其他建议包括:倡导精神文明建设,宜疏不宜堵(47.2%),加大发挥基层党员干部的榜样作用(35.6%)和出台“农村彩礼指导标准”时广泛征求民意(28.5%)等。

  “彩礼数额大小只是一方面,还需要有其他方面的细致规定,比如,交付彩礼但未结婚的话可以要求女方退还彩礼钱。”王莹期待规定更完善、更实用。

继续阅读

64.4%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

浙江嵊州市百万高薪招高中竞赛教师,一年多过去了,此位仍虚席以待。招聘公告虽然是嵊州市教体局发布的,但反映的是很多高中的集体诉求。

近几年浙江省内各中学都贴出过类似的招聘启事。金华永康市古丽高级中学开出60万~100万的年薪,招聘全国一级金牌教练;温州苍南中学公开招聘高中奥赛金牌教练,由县政府提供90平方米左右的人才公寓居住;杭州临安中学表示,欢迎高中学科奥赛金牌教练来校兼职……

全员竞赛与名牌高校招生有关

为何顶级学科竞赛教练成了各个中学争相抢夺的“香饽饽”?这跟名牌高校的招生制度分不开。

在顶尖大学的自主招生中,五大学科竞赛成绩是具有较高含金量的指标,2016年,四川大学把奥赛成绩门槛划到了省一等奖,武汉大学、中山大学要求省一等奖或不少于2个不同学科的省二等奖。“省一”几乎成了一线名校的“起步价”。

当学科竞赛和升学联姻,立刻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成为学校、家长、社会追捧的香饽饽。一位重高校长向记者爆料:“你们知道现在高中生的竞赛行情吗?有的学校几乎是全校都在竞赛,太疯狂了!”我省一所知名重点高中,全年级500多人,五大学科竞赛的参与人数,有近400人。

再听听一位物理竞赛教练的说法:“以往有任何比赛,我们只是支持学生参加。但现在,学校要组织、培训学生参加比赛。”

看到这样的数字,家长和学生们的小心脏是不是为之一颤?让无数学生痛苦不堪、让整个社会反思的全员奥数不仅卷土重来,而且扩大到五大学科了。

众所周知,学科竞赛从来不是面向大众的教育,而是针对有天赋和创新想法的人。五大学科竞赛只适合少数有天分、有兴趣的学生,这样的人群不会超过5%。绝大多数的美国中小学生都不会接触奥数。而我们的孩子呢?朋友圈里一位妈妈直言:“小学学奥数,中学搞竞赛,中国娃儿们伤不起。”

在对待学科竞赛的问题上,大部分家长都有着极其矛盾的心态。

去年,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学奥数的孩子多。尽管近半数受访者都承认,身边大多数孩子并不适合学奥数,依然只有26.0%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孩子没必要去学。57.0%的受访者指出奥赛成绩正成为进入“名校”的敲门砖。

对于这样的局面,大多数人都心中有数,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让孩子走上这条崎岖之路, 原因很简单——与升学挂钩。

学科竞赛已成产业链

有强烈的需求,自然有广阔的市场。现在的国内竞赛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教材、教练、培训机构、奥赛冬令营……学科竞赛产业链应运而生。而且随着它与升学挂钩,这条利益链就变得更加庞大、坚固。

而一些居心不良者把握中国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心态,把学科竞赛的功利化不断向低年级蔓延。有人估算,仅北京的奥数市场1年就达20亿元。人们戏称,“想致富,办奥数,奥数班就是摇钱树”。

同时,学科竞赛的排名也成为创名校的一种指标,学校的竞赛情结推波助澜了这种竞赛全民化。在名校情结的召唤下,“全民竞赛”无疑让绝大多数学生都成了“陪练”。

制度上的顶层设计是解决之道

高考招生的变革影响涉及整个教育链条,其中对高中教育的影响最为直接。本身是高手过招的学科竞赛却成为好学校的敲门砖,导致全民奥赛成风,陷入教育产业化,学科竞赛畸形化。这不仅不利于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更加弱化了通识教育的基础。天才和偏才都不是流水线培养出来的,把尖子生专利变成全民竞赛,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只学到了解题的套路,对知识的全面性系统性有百害而无一益。
自主招生的“大门”倒退回“窄门”,逼大家刷题、拼分、从高一开始围着高考转,一些家长也会“用脚投票”,可能把更多孩子“逼”出国门。
是时候了,应该把学科竞赛和高校招生彻底脱钩。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应该是多样化发展,而不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单一发展。当下的现状是,孩子的成才之路如同家庭资产如何保值增值的途径一样稀缺,但是,把保值增值的宝一味压在房地产上,大家都知道是非理性的,但在全民化的带动下,这种不理性和不健康裹挟着大家趋之若鹜。孩子的教育亦是如此。

当出现这种令重高校长都惊呼“太疯狂”的教育现象,不仅是家长应该更加保持冷静的头脑,去反思“奥赛”的基本精神到底是什么?而且更应该是从教育部决策层给予制度上的顶层设计,究竟如何更好地将优质教育资源合理的分配,让成才之路从“窄巷”变成“宽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