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到春节,人们辞旧迎新,走街串巷,互相送上祝福。期间更有一系列传统文化活动增添节日气氛,比如贴春联、上香、撞钟祈福、祭祖和守岁等。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期间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的受访者希望能结合地方特色。

    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年腊月廿九下午是我和爸爸贴春联的时间,从我记事起到现在,一年都没有落下过。”河北唐山姑娘杜一然(化名)回忆说,北方的冬天很冷,有时她贴春联手都冻木了,但父女俩还是忙得不亦乐乎,浆糊都要刷上好几遍,让春联粘得尽量牢固。她还告诉记者,小学的时候,她和班上几个同学经常结伴去各家拜年,每过一家,队伍里都增加一个小朋友,快中午时队伍就很壮观了。

    “以前每年除夕夜我都和家人一起守岁,看春节联欢晚会,等到零点,准时出门放烟花。”来自辽宁沈阳的徐畅说,近年来空气污染较重,倡导环保,家人守岁后聊聊天就休息了。不过,年前和爸爸妈妈一起大扫除、祭祖是她们家必不可少的事情。

    在北京工作4年的张媛(化名)每年都回家过年。“除夕到家,第二天上午就早早起来和家人一起给亲戚朋友拜年。”张媛介绍,去年她和父母还去逛了逛庙会,“人非常多,特别热闹,还有表演活动”。

    调查显示,春节期间,89%的受访者会回家乡过年。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前后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其他还有祭祖(44.2%)、守岁(44.3%)、收发压岁钱(42.8%)、扫尘(38.8%)、上香(34.4%)、逛庙会(34%)、放爆竹(32.3%)和撞钟祈福(22.4%)等。

    徐畅认为,过年扫尘一方面是为辞旧迎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干干净净迎接来拜年的客人。

    “‘新春’佳节嘛,就要迎新纳福。”张媛今年春节打算去庙里上香,祈求新的一年有好的开始。“去年人非常多没能实现,希望今年如愿”。

    调查显示,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交互分析发现,18~35周岁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0.9%的受访者是为迎喜接福,讨个好彩头,60.4%的受访者是为除旧迎新,增加年味,其他原因还有: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54.4%),了解和传承民俗文化(45.6%),不忘祖训、不忘根本(36.1%),凑热闹(17.1%),固定流程(11.1%),打发时间(10.8%)等。

    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受访者希望结合地方特色

    “我小时候喜欢凑热闹,过年时大街上有扭秧歌就会去看。”杜一然向记者介绍,小时候,春节期间的“扭会”活动是孩子们的一大盼头,能进行一下午,非常热闹,大人们也都出去看,还可以一起聊聊天。“近几年‘扭会’活动少了,我希望这种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活动能传承下去,它很有意义”。

    张媛对记者说,她外婆居住的地方以前每年都会组织一些较大的春节传统文化活动。“妈妈会特意带我去看。如今我长大了,那里只是偶尔举办这样的活动了。”在张媛看来,很多大型活动的举办需要资金,地方财政的支持对活动的顺利举办非常重要,“而且很多有才艺的人已经上了年纪,闹不动了,希望有年轻艺人将这些技艺延续下去”。

    调查中,62.6%的受访者希望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能结合地方特色举办,56.5%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多走出家门体验文化,少喝酒打麻将,51.9%的受访者希望地方政府对此给予一定财政支持,46.8%的受访者认为可鼓励各地联合举办,36.8%的受访者建议培养年轻艺人,传承传统技艺。

    “我们要与时俱进,也要传承传统文化,它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纽带。”徐畅认为,春节是重要的传统节日,一些年俗既有意义又有意思,年轻人应多多重视,多多参与。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18~25周岁的占12.1%,26~35周岁的占63.5%,36周岁及以上的占24.5%。男性占53.8%,女性占46.2%。

继续阅读

84.7%的受访者给孩子选择幼儿园会考虑幼师情况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学前教育资源愈发紧张,幼师缺口凸显。幼师工作压力大、专业水平参差不齐,频发的虐童事件也让公众更加关注这一职业。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5名幼儿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4.7%的受访者给孩子选择幼儿园会考虑幼师情况,不足半数受访者认为幼师社会地位高。59.8%的受访者建议对幼师进行职业规划和技能素养培训,56.4%的受访者希望增加学前教育招生比例。

  受访者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31.5%,二线城市的占44.5%,三四线城市的占18.6%,城镇、县城的占3.9%,农村及其他的占1.6%。

  62.4%受访者认为幼师大都脾气好有耐心

  韩琦菲在山东某事业单位工作,她已经开始为1岁的孩子考虑幼儿园的问题了。“我打算在家附近选,只要有条件,一定会考虑师资水平,因为这会影响孩子的早期教育。”韩琦菲觉得,幼师应该性格外向、能歌善舞、寓教于乐。

  80后妈妈刘颖的孩子在天津市红桥区某幼儿园读大班。在她的印象中,幼师大都脾气好:“我表姐就是幼师,我觉得他们挺不容易的。小朋友比较调皮,幼师得有耐心。”

  调查显示,84.7%的受访者给孩子选择幼儿园会考虑幼师情况。关于幼师应具备的职业素养,62.3%的受访者认为是能很好地与幼儿进行互动,61.1%的受访者认为是关心照顾孩子。其他还有重视孩子人格培养(54.9%)、启发孩子心智(47.6%)、有责任心和敬业精神(44.6%)、传授知识(43.2%)、有耐心和爱心(38.0%)、为人师表(36.9%)等。

  “五六年前,我姐家的孩子上幼儿园时,幼师年龄较大,整体素质不高。现在年轻幼师多了,这很好。”韩琦菲说,“不过看到幼师和幼儿园的负面新闻,我也会气愤和揪心。孩子的事无小事,牵动着家长的神经。”

  调查显示,受访者对幼师的正面印象包括脾气好有耐心(62.4%)、喜欢小孩(48.6%)、多才多艺(41.9%)等,负面印象包括缺乏资质(23.7%)、素质差(20.9%)、学历低(16.5%)和缺乏专业修养(15.1%)等。

  刘颖对记者说,她孩子的幼儿园里有个老师,由于刚毕业,经验不足,带孩子时比较着急,但家长反映过后,就好多了。整体上她觉得孩子幼儿园的老师都很敬业。

  55.1%受访者指出幼师需时刻关注每个孩子,神经高度紧绷

  刘颖觉得目前幼师的社会地位不太高:“一方面,个别幼师的不良行为让家长对他们产生不信任感。另一方面,虽然幼师也是老师,但很多人并不把这一职业当回事儿。”

  调查显示,48.0%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幼师社会地位高,认为非常高和比较高的受访者分别占10.3%和37.7%,41.2%的受访者认为一般,1.3%的受访者认为非常低,9.5%的受访者认为比较低。

  李样(化名)是北京一家私立幼儿园的老师,她坦言幼师工作强度很大:“早上7:20到幼儿园接孩子入园做早操,下午5点放学,无时无刻不在照看孩子。另外还需要上课、参加培训,有时觉得自己是个超人。”即使这样,李样的收入水平却不高。“以前我在长春做幼师,每月工资3000元左右,现在在北京还是差不多”。

  在李样看来,没有极大的耐心和对孩子的爱,根本没办法做好幼师。“我喜欢小孩子,高中时就决定要学学前教育专业。当时家里人不同意,我认为未来这个专业会受重视”。

  调查显示,55.1%的受访者认为幼师需时刻关注每个孩子,神经高度紧绷;51.4%的受访者指出孩子的方方面面幼师都得操心;51.3%的受访者指出调皮捣蛋的“熊孩子”多,难教难带。幼师面临的其他压力还有孩子太娇气,说不得骂不得(36.4%),超负荷工作(35.9%),家长不信任(26.2%),职业发展空间有限(23.8%),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21.0%),社会认可度低(15.4%)和检查考核多(13.9%)等。

  李样发现,幼儿园中受过专业培训的幼师并不多,“我们幼儿园也就占10%,我刚毕业在班里做配班,主班老师和我一样大,虽然学历不如我,但已经做了5年,而且我学的那套理论对已经习惯她的教学模式的孩子来说没什么用”。

  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张燕指出,目前学前教育专业学生的培养存在理论和实践脱节的问题。“有个幼师做了两三年后不干了,说‘孩子们没有书本上的可爱’。其实书本上只有一般性的规律和特点,幼师需在实践中走近每一个孩子。轻实践的后果就是这些学生毕业后到了工作岗位上难以适应,可能因此缺乏职业信心,甚至产生倦怠”。

  关于师德,张燕指出,不是培训考核取得了证书之后就有了师德,师德培养需要幼师在实践中提升专业能力,同时对这个职业不断地形成认同,将职业规范不断地内化。“包括幼师在内的教师职业经验性很强,需要‘传帮带’。现在许多幼儿园平地起高楼,拥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的幼师很少。幼师承担的评级、考核之类的任务很多,也导致他们不能真正踏实下来用心对孩子”。

  “幼儿教育是生活教育,需要有生活感受”

  “我们专业一共40人,现在做幼师的也就七八个。”李样觉得,社会对幼师的认可度不高,以及长期积累的负面压力,导致了从业者的高离职率。

  “幼儿教育不等于幼儿园教育,要重视家庭的作用,不能排除家庭的责任。”张燕指出,优质的教育应该是双向的,不是幼儿园布置什么家长就听什么。她介绍,在四环游戏小组(由北师大学前教育师生创办,志愿者和商户一起为四环市场流动儿童提供学前教育——编者注),有许多‘妈妈老师’。“幼儿教育是生活教育,需要有生活感受。妈妈老师是生育过孩子、有育儿经验的,她们懂孩子”。

  怎样保证学前教育师资力量?调查中,59.8%的受访者建议对幼师进行职业规划和技能素养培训,56.4%的受访者希望增加学前教育专业招生比例,52.7%的受访者认为要重视幼师的专业化培养。其他的建议还有:让其他人可通过幼师职业资格考试进入该行业(39.7%),提高幼师的薪资福利待遇(35.7%),关注幼师的心理状态,及时疏导(28.9%),提高社会对幼师的认可度(23.2%)等。

  张燕认为,幼儿教育有多种渠道、多种形式,不同地区的幼儿园也应有其特点。“幼儿教育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地风土人情、资源禀赋、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不能全国一个标准。民间有许多成型的经验、不错的探索,应当将其发掘出来作为制定政策的考虑。许多国外的幼儿教育成功经验也可以纳入到我们的学前教育思想体系中,在实践中提炼出有我们自己特色的实践和理论。”


继续阅读

62.7%的受访者点外卖时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外卖的菜量没有实体店的多、拿到的菜品和商家网上图片相差甚远……外卖平台火爆的同时,外卖菜品也常常遭到消费者吐槽。从201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网络餐饮服务者、第三方平台及送餐人员等进行了规定。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8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2.7%的受访者点外卖时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61.6%的受访者关注《办法》的实施。更好地规范网络餐饮服务,60.7%的受访者建议建立违法商户黑名单,在各平台间共享,57.0%的受访者建议加强外卖商家的准入机制建设。
 
  受访者中,00后占1.8%,90后占29.3%,80后占48.2%,70后占14.9%,60后占5.0%,其他年龄段占0.9%。
 
  62.7%受访者点外卖遭遇过菜品分量缩水
 
  在北京某高校读研究生的楚一凡特别喜欢吃学校附近一家面馆的茄丁肥肠面。一次她在宿舍点外卖,发现这家面馆入驻了外卖平台,就果断选了茄丁肥肠面,没想到送来的面比平时在店面吃的少了很多。“平时在店里我几乎吃不完,而这次我全都吃完了还不太饱”。
 
  后来,楚一凡发现,随着外卖的火爆以及入驻外卖平台商家的增多,外卖分量缩水的情况更为普遍了。“尤其是那些打折力度特别大的外卖,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情况。我饭量算小的,在食堂两个菜一两饭就够了,可很多外卖我都吃不饱”。
 
  调查显示,42.5%的受访者经常点外卖,49.8%的受访者偶尔点外卖。 62.7%的受访者遇到过外卖菜品分量缩水的情况。
 
  熊志远在某科技公司做技术研发,有时加班错过了饭点,或者想换口味就会点外卖,平均一周会点1~2次。他有次在公司附近的饭馆点了一份鱼香肉丝盖饭,觉得味道不错,就带了一份回去给同事。“同事打开餐盒后,我发现菜量比我在店面时吃到的少,而且胡萝卜丝、青椒丝明显多,肉丝少”。因此,他再也没去这家饭馆吃过饭。
 
  楚一凡说,她后来进那家面馆问过店员为什么外卖的食物分量不够,刚开始店员支支吾吾地说可能是装错盒了,后来又说不可能差分量。“我觉得跟他们理论也讨不回说法。后来再遇到外卖缩水的情况,我会给商家差评。”她直言,“凡是在我这儿上了黑名单的,我就再也不点他家的外卖了。”
 
  调查显示,遇到外卖菜品缩水,45.6%的受访者会向卖家所在的平台投诉,43.9%的受访者索性不再点这家外卖,40.9%的受访者会给卖家差评,40.1%的受访者会联系卖家解决,6.5%的受访者选择不了了之。
 
  60.7%受访者建议各外卖平台共享违法商户黑名单
 
  “不光是外卖缩水,我还遇到过实物和照片严重不符的情况。”楚一凡说,有一次,她点外卖看到图片上显示的大盘鸡色泽鲜亮、肉块大,结果收到的菜品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诱人。
 
  熊志远说,他曾在收到外卖后,发现菜已经特别凉了,还得自己再用微波炉加热。
 
  调查显示,除了分量缩水,49.8%的受访者遇到过外卖送到时已经变凉的情况,45.8%的受访者遇到过外卖口感没有实体店好,42.1%的受访者遇到过实物和照片差距过大。受访者遇到的其他问题还有食物不干净、质量不佳(30.4%),送餐严重超时(22.0%),菜品不符合备注的口味(18.8%),送餐人员服务态度不好(7.0%)等,仅有4.0%的受访者没遇到过任何问题。
 
  2017年11月6日,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布了《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该办法自2018年1月1日正式施行。调查中,61.6%的受访者表示关注《办法》的实施。
 
  “我看到一些新闻,现在对网络餐饮服务有了明确的规定,希望这些规定能够切实地执行和落实。”楚一凡指出,现在对第三方平台缺乏系统性的监督和管理。她还建议加强对外卖送餐人员的培训,要保证送餐过程中食物不受污染。
 
  “现在外卖平台很多,但平台之间是否可以进行信息联动?比如一个商家在某个平台上收到的投诉特别多,这也应该影响到他在其他平台的经营。”在熊志远看来,以后会有更多商家开展外卖业务,相关的准入门槛也应提升。
 
  对于更好地规范网络餐饮服务,调查中,60.7%的受访者建议建立违法商户黑名单,在各平台间共享,57.0%的受访者建议加强外卖商家的准入机制,55.2%的受访者希望对外卖商家的巡查常态化,46.2%的受访者期待对不良商户的监督举报渠道更畅通,29.5%的受访者认为要惩处商家找“托儿”给好评的行为。

继续阅读

63.9%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校园欺凌案件被曝光。施暴者手段之恶劣、残忍常常令人瞠目。校园欺凌对未成年受害者造成的心理阴影甚至会影响其一生。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2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3.9%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68.3%的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

  60.2%受访者指出学校对校园欺凌缺乏有力监督和管束手段

  “有不少欺凌事件是发生在课间、校外,不在老师的视线内。受欺负的学生跑到老师那里告状,老师还经常认为是孩子间正常的嬉戏打闹,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北京市初二学生蒋琴(化名)认为,欺凌事件没得到及时严肃的处理,容易发展得越来越恶劣。她向记者讲述,初一时,她班上有个女同学长得黑,被男生取了各种各样的外号。到了课间几个男生经常围着这个女生坐一圈,一起取笑她。后来该女生就不爱讲话了。

  “被欺凌的同学往往不敢把事情告诉家长。”河北省某中学初三学生张凯波认为,用口头批评教育的方式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效果甚微。“对于老师、家长讲的大道理,实施欺凌的学生往往已经‘免疫’了。处理力度不够,导致他们之后会越来越放纵,变本加厉”。

  校园欺凌事件为何频发?调查中,63.9%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60.2%的受访者指出学校缺乏有力的监督和管束手段。其他还有惩戒长期停留在道德层面,缺少有效法律手段(57.4%),相关部门和学校之间职责分工不明(40.5%),一些受欺凌者的沉默客观上“纵容”了实施欺凌者(36.4%)等。

  山西省高平市东方红小学数学教师赵铭(化名)分析,欺凌问题更多发生在小学高年级或中学生中。她还发现,爱挑事、爱捣乱的孩子多数生活在离异家庭,或父母外出打工,由家中老人照看,缺乏关爱和教导,长期下去不良行为会加剧。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犯罪心理学博士孙锦露认为,当前的防治学生欺凌的教育大部分是以班会、校会的形式进行,内容形式单一,处罚措施通常是留校察看、回家反省以及开除处分。“我们治理的目的不只是减少学生欺凌事件发生,还要关注到学生个体,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问题,了解行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68.3%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

  如何防治校园欺凌?调查中,68.3%的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61.9%的受访者建议完善校园视频监控系统、紧急报警装置。其他还有定期对中小学生进行相关专题教育(50.2%),学校成立学生欺凌专项治理委员会(44.3%),委托专业机构定期开展学生欺凌专项调查(27.4%)等。

  孙锦露认为,对于情节严重的校园欺凌,应当追究当事人和监管人的责任,形成必要的法律威慑,从而提高人们对校园欺凌的重视程度。

  她建议,对教师、学生和家长进行多方位、多层次培训,尤其要提高家长的问题意识和处理问题的技巧。“很多欺凌事件的发生与家长管理缺位密不可分。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言行、做事方式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价值判断与行事风格。有研究表明,有较好父母依恋的学生会更少参与到校园欺凌行为当中”。

  在学校管理方面,她指出,学校作为欺凌事件处理的主要单位,任务繁重且责任重大。通常学校在学生日常管理中就已投入大部分精力,专门抽出更多时间防治与监控校园欺凌存在一定难度。为此,她建议充分发挥学校警务亭作用,安排保安或者招募成年志愿者进行校园治安巡逻等。

  在校园欺凌的跟踪评估和预警体系建设上,她建议学校或相关部门定期针对校园欺凌情况进行跟踪调查,评估问题的严重程度和治理情况。“通过问卷或者量表筛查出实施欺凌和被欺凌的高危学童,提供针对性的预防教育辅导。及时发现苗头,尽早进行干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杜园春 实习生 王涵 


继续阅读

67.6%受访青年表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

如今,随着城市生活服务设施越来越完善,许多年轻人尤其单身青年会选择外出吃饭,但他们中不少人感慨,一人就餐略感“凄凉”,总能遇到各种尴尬:前台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一人时常被拼桌、让位;滋味如何没人一起分享,只能沉默就餐……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1名18周岁至35周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7.6%的受访青年表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一个人吃饭时,速战速决(48.5%)情况最普遍。73.0%的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尤其单身青年,“好好吃饭”成了问题。71.5%的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设置单人就餐的空间 。

受访青年中,单身的占24.8%,有恋人仍未婚的占21.0%,已婚的占53.2%,其他婚姻状况的占1.0%。男性占50.4%,女性占49.6%。

67.6%受访青年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

河北省某高校大二学生张玲玲表示,自己去吃饭一定要有人陪。“每次都要和室友一起吃饭,如果她们有事我宁可饿着等,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去吃饭”。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单身员工张雅(化名)表示,没有朋友陪的时候,自己只能一个人出门吃饭,“坐下来向服务员咨询菜品,他们会先问一句‘几个人吃’,感觉点少了不好意思。吃饭时越吃越没趣,我都会速战速决”。

在上海工作的80后李杰,由于经常出差,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我都会找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样没人打扰,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调查显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67.6%的受访青年会感到尴尬。女性受访青年感觉尴尬的比例(70.6%)明显高于男性(64.5%)。

一个人出门吃饭时,48.5%的受访青年会速战速决,37.1%的受访青年会直接寻找最不显眼的角落入座,36.0%的受访青年觉得菜点多点少都不合适,30.2%的受访青年最讨厌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12.9%的受访青年觉得食欲会有所减退。

“平时找不到朋友一起吃饭,我就算点外卖也不愿意自己出门。如果是看电影、逛街、去医院,我更不愿意自己去了。”张玲玲说,她通常会提前很久约同伴一起出行,如果对方临时不能赴约,即便不舍她也会放弃行程。

目前在北京工作的程禾(化名)单身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时常不得不一个人做许多事情,但她觉得像唱歌、去游乐园这些活动,许多人一起才有意思。

李杰坦言,随着年龄逐渐增大,像他这样还没成家的人,一个人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我经常一个人去医院看感冒发烧这种小病。其他娱乐活动,就算是自己去也觉得很轻松、随意”。

调查显示,逛商场是受访青年最不愿意一个人去做的(45.1%),然后是看电影(44.5%)、去KTV唱歌(43.2%),其他依次是:旅行或户外活动(35.4%)、去医院(32.8%)、去游乐场(32.8%)和去咖啡厅(17.8%)等。

在这些比较介意一个人做的事情上,94.2%的受访青年会因没有同伴而放弃计划,仅5.8%的受访青年不会因此改变计划。

73.0%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程禾表示,她一个人去饭店吃饭时总被关注,“本来自己不在乎,结果被周围人的反应弄得很尴尬,反而不如在家随便凑合或点外卖吃得自在”。

“虽然我会做饭,但家里只有我和一只狗。一般回家后会点份外卖,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感觉有点孤单。”李杰说。
调查显示,73.0%的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尤其单身青年,“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像如今流行的‘双11’节日,就是年轻人孤独感的衍生品。他们通过消费来排解自己的情绪。”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分析,人是一种群体动物,依靠群体获得心理上的寄托和归属。“当一个人总在只有自己的状态下生活,比如宅在家中、沉迷网络等,就会因缺少沟通和交流,增加孤独感,一个人做事时就会感到更加尴尬”。

至于为何青年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51.8%的受访青年觉得是因为特定场合形单影只很伤感,46.1%的受访青年习惯了“有伴儿”,37.1%的受访青年认为一个人做事没气场,23.2%的受访青年直言害怕孤单,9.5%的受访青年表示自己胆小内向,不太敢一个人做事。

71.5%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针对单人食客调整餐厅布局

“之前看过一个新闻,日本很多餐厅都设有一人就餐的空间,我觉得国内的餐厅也可以借鉴,让我们这些单身人士有一个自在的就餐空间。最好还能专门设置一人套餐,这样单人就餐时既能尝到好吃的菜品,也不会造成浪费。”程禾建议。

张宝义表示,过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观念十分普遍。而如今婚姻不再是评定人是否幸福的标准。“在国外,单身人群很常见。在国内,尤其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单身青年比率越来越高。这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常态,由此催生出来的‘单身经济’在逐渐发展。”张宝义认为,单身群体的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一部分,也在不断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商家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更新理念,更好地迎合单身群体的需求,提供高质量的、个性化的消费服务,让经济发展更加多元化、更加和谐”。

调查显示,71.5%的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设置单人就餐的空间,其中21.5%的受访青年认为非常有必要。

“其实一个人也有很多乐趣。独自去咖啡厅看书,独自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如果能投入其中,是非常轻松和惬意的,不能把一个人的时光妖魔化。”李杰说。

张宝义认为,个体性的生活不是人类社会的本来面目,每个人都渴望同伴的认可,需要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沟通和交流。他表示,虽然信息化时代为一个人的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但除了自己特定的生活方式,青年需要在社会中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即便是一个人也要主动地接触外界,和社会保持沟通和联系。

青年应如何应对一些独处的场合和事情?62.1%的受访青年建议在独处时尽量欣赏其他事物,转移注意力,59.5%的受访青年认为应放松心态,享受独处时光,45.8%的受访青年希望强大内心,学会独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