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

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各类数码品牌不断有新品发布。你会经常更换自己的数码产品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数码产品无故障,也会更新换代,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受访者中,00后占0.3%,90后占21.1%,80后占51.6%,70后占19.6%,60后占5.8%,50后占1.5%。

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

“就餐、购物、查资料、看新闻、和朋友聊天……几乎无时无刻都需要手机。”湖南长沙的公务员金琳琳(化名)现在很少随身携带现金,“路边卖早点的小摊都可以‘扫一扫’。”

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张璐一年前购买了一台平板电脑,“用习惯之后就再也离不开了”。过去,张璐会把上课要用的学习资料提前打印好,装订成册。而现在,则直接把所有资料存在平板电脑中,随时查看。

调查中,82.4%的受访者觉得自己离不开智能手机。其他一些“被依赖”的电子设备依次为:笔记本电脑(45.8%)、台式电脑(30.7%)、平板电脑(30.3%)、U盘或移动硬盘(24.3%)、智能手表(13.6%)、智能手环(13.4%)、单反相机(10.3%)和电纸书阅读器(7.4%)等。

家住北京的60后张茂林使用的智能手机,是儿子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到现在已经用了3年。“不打算换。市面上的手机都大同小异,不值得花钱换新的”。

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其中16.8%的受访者每年都会为手机更新换代。24.4%的受访者一部手机会使用两年以上。

对广州大三学生杨璐而言,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能给生活带来新鲜感。“同一款手机用了一年多,会有点儿‘腻’”。相比于花高价买一部“高端机型”,杨璐更倾向选择一些性价比较高的“千元机”。“花钱不多,用起来比较‘大胆’,更换的频率也高。”杨璐说。

人们通常会在什么情况下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调查表明,63.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产品出现故障时考虑更换;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无故障,使用时间长了就会更换;38.9%的受访者会在资金充裕时购买新产品;32.2%的受访者会因喜欢的牌子推出新品而升级换代。

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调查显示,品牌(60.2%)是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最在意的因素。其他因素依次为:价位(57.6%)、处理速度(56.8%)、像素(47.9%)、内存(46.3%)、音质(33.1%)和外形(29.7%)等。

在北京做市场工作的牟楠每天会用手机接收许多文件,“64G的内存很快就不够用了”。牟楠因此更换了一部内存更大的手机。
金琳琳是某数码品牌的“粉丝”,“每场新品发布会都会在第一时间看”。金琳琳喜欢这个品牌是因为“欣赏他们的品牌文化”,在她看来,“产品所传递的文化和精神,比产品本身更吸引人”。

张璐表示,自己在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镜头的像素。“我喜欢外出,有时不带相机,拍照就全靠手机”。

对于手机等数码产品,59.9%的受访者认为让生活变得方便快捷;40.7%的受访者认为功能够用就行,不必“贪大求洋”;36.1%的受访者认为会造成攀比;32.5%的受访者认为某种程度上是身份的象征;30.6%的受访者认为对数码产品的依赖会让人“变懒”。

“手机也好,其他电子产品也罢,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工具。”张茂林说,“既然是工具,就该以实用为目的,别被电子产品‘绑架’”。
牟楠认为,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购买“新款”是个人自由,无可非议。“可如果经济并不富裕,却把使用最新款、最‘高级’的数码产品作为追求,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继续阅读

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

  2017年4月9日,圆通速递宣布旗下跨境电商“妈妈商城”上线,但目前用户只能在安卓平台下载或从“圆通妈妈驿站”微信服务号进入。

  “妈妈商城”分为进口商品和地方特产两大类。进口商品大部分是跨境电商爆款,比如肌美精面膜、贝德玛卸妆水、魔膳师保温杯等等。地方特产频道则是茶叶、酒、肉等土特产。妈妈商城还设有“粮油调味”频道,然而目前该频道下货品为零。

  圆通不甘心只给电商“打工”。它想要触及快递行业上游此前已有预兆,圆通速递CEO相峰参加2016年全国本地生活物流峰会时首次披露了圆通涉足生鲜电商的打算;2017年3月初,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则呼吁“在海关关务政策上享有一定的优惠,以解决跨境通存在的难题”。

  相比“四通一达”,圆通的电商业务开始得太晚。市场份额最大的顺丰早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全产业链,2012年申通推出跨境电商“爱买网超”,次年中通上线电商平台“中通优选”,韵达在2015年成立跨境电商“UDA优递爱商城”。

  圆通的“迟钝”有自己的道理。

  在同行纷纷涉足电商时,它却做起了电商服务平台,提供电子商务代运营和仓储一体配送服务。客户有光明乳业、旺旺食品、伊利、蒙牛等,服务品类为服饰、美妆、母婴、小型家电,这些经验能让妈妈商城仓储管理更轻松。

  妈妈商城选取畅销品,没有特定品类,货物复杂。依靠仓配一体化服务,商品进仓前制定库房计划,将仓库分为出入口、备货区、打包区、待发区、制品区、配件区,动销率高的商品摆放在库房出入口、容易混淆的商品分区域摆放、对商品按照ABC分类办理,解决了用户下订单前的问题。

  仓配一体更核心的是订单后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用户下订单后,商品要经过打包、称重、速递交接、揽收、称重、发运等环节。仓配一体模式让传统“网仓”“配送”分离的业务流程无缝对接,提高了妈妈商城的配送效率,保证货品安全。

  除了电商外包服务,圆通还在布局全球化。目前圆通已开通了东南亚、中亚、欧美及澳洲等国际快递,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中国澳门等多个地区的进出口快递业务。在跨境电商的必争之地韩国、香港,圆通都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今年3月,圆通韩国公司在首尔设立转运处理仓,为妈妈商城提供海外直邮服务。反观申通在国外采用与外商协作的方式,缺乏仓储和配送支持,这很有可能是爱买网超上线不到两个月就关闭的原因。

  随着快递业务的发展,消费者对时效的要求越高。据国家邮政局网站消息,今年2月份,消费者对快递服务延误方面的申诉占有效申诉的41.4%。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64.9%)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其次是服务态度(57.9%)。要提速,航空货运成了绕不开的环节。

  中国快递行业中,只有EMS、顺丰、圆通3家企业拥有自主航空公司。圆通有望在2017年建成圆通全球航空智慧城,将北京、广州和成都贯通形成“一主三动”的航空基地,在2小时飞行范围内覆盖中国九成地区。妈妈商城部分商品从华东地区至西北地区比原来缩短两天时间。

  今年3月19日,圆通速递和菜鸟网络正式开通上海浦东-韩国仁川-青岛-香港-上海浦东国际航线包机业务,打通了国内-东北亚(韩国)、香港-大陆的跨境快件通道。这条航线配备了737全货机,最快1个多小时内就可将货物从海外运输至大陆,在部分区域甚至可实现次日送达。

  圆通航空正在计划在陕西建设航空基地,“希望通过西安全货机航线的开通,把西部地区有特色的农副产品向东南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进行市场推广和快捷运输”,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妈妈商城的除了跨境商品,还提供土特产了。

  电商和物流,并非泾渭分明。电商进军物流,成功的有京东物流、阿里菜鸟驿站,但是快递企业跨界做电商,能排上号的屈指可数。圆通作为一家在产业链下游的快递企业,需要从零开始铺设供应链和渠道。妈妈商城货品来源有两类:自采和商家入驻。对于渠道,圆通的解决方案是依靠线下的妈妈驿站,成为“一站式社区综合服务平台”。

  妈妈驿站是圆通旗下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派送难题”的平台,为居民提供收寄快件服务,售卖满粮油调味、个人护理、家庭清洁、休闲零食、乳制品饮料等生活消费品,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已有5万多个网点。

  圆通计划让妈妈驿站和妈妈商城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消费者可以去门店了解产品的材质、特点、功能,然后在妈妈商城下单,保税仓发货。线上与线下相互导流,在选单、支付、到货环节形成闭环。

  用“驿站”作为载体发展跨境电商的逻辑不难理解。社区店铺被认为是抗衡电商的最后一个阵营,电商对便利店的抢夺可以印证这个观点:2016年8月,阿里投资了以便利店起家的闪电购,今年4月,京东公布了百万京东便利店计划。

  不过这种集“快递收发站+社区便利店+线下体验店”一体的模式和顺丰在2014年上线的嘿客相似,后者在2013-2015年亏损10多亿。嘿客的失败把线下店铺能给线上引流带来多大价值的问题摆在了圆通面前。

  线下实体店展示商品种类偏少,购物体验较差。而且妈妈商城大部分商品是海外爆款,经过多年的口碑沉淀,线下体验对消费者决策的影响占多大权重还不明朗。

  引导顾客到线上下单消费,核心是保证妈妈驿站的人流量。在顺丰推出嘿客时,不少评论质疑其违背了用户偏好快递上门服务的需求,有记者在嘿店采访半小时内,发现无一人消费,这种窘境也可能发生在圆通身上。


继续阅读

61.5%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

  提起中国制造,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是华为手机还是格力空调?最近,就中国制造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最被国人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

  中国制造日益受到国人青睐

  据中国青年网2月9日报道,调查结果显示,有61.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和10年前相比进步非常大,有41.4%的人认可中国制造,49.2%的人对中国制造认可程度一般,7.2%的受访者还不太认可中国制造,仅1.3%的受访者完全不认可中国制造。

  而当下最被受访者认可的中国制造产品是手机等通讯设备(65.1%)、航天航空设备(55.4%)和高铁等交通设备(54.1%);桥梁建筑业设备(53.9%)、家电(51.6%)、玩具等小商品(22.9%)的认可度也很高。

  问卷还对10年前大家最认可的中国制造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当时最受欢迎是玩具、打火机等小商品(60.7%),衣服、鞋子等衣物(59.1%)和各种工业设备的小零件(52.2%)。10年过去了,中国制造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谈起现在的中国制造,清华大学博士生吴振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摆脱了“物美价廉”的标签,开始拥有一定的科技含量。

  在吴振的印象中,10年前中国制造的代表就是玩具、小商品。现在提到中国制造,吴振的第一反应就是电子产品,比如华为、OPPO手机,联想电脑等。吴振现在使用的就是国产手机,在他看来这款手机质量不错,硬件配置堪称完美。


  调查中,受访者认为中国制造的产品具有价格相对低廉(52.3%)和质量过硬(53.7%)的特点。其他特点包括:消耗低,效率高(45.5%),工艺讲究,设计人性化(41.3%)和科技含量高(30.1%)等。

  这项调查是由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进行的,共有2000人参加。受访者中男性占49.8%,女性占50.2%。00后占0.6%,90后占19.3%,80后占52.2%,70后占20.2%,60后占6.5%。

  外媒也不吝赞美之辞

  实际上,随着中国制造的质量不断提升,外媒也越来越不吝惜对于中国产品的赞美之辞。去年5月,美国《时代》杂志推选了“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50 款科技产品”,大疆无人机榜上有名,“中国公司大疆生产的‘精灵’系列无人机是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无人机产品,”当时《时代》这样评价。

  德国《商报》也曾报道,“没有品牌,价格便宜,这曾经是中国商品的标准特点。但这已经成为历史。如今,设计和打造品牌成为很多中国企业的首要目标。其中打前阵的是电子产品和电子商务企业。”

  据了解,中国制造现在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被轻视。麦肯锡咨询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称,假如质量和价格同等,62%的中国消费者现在更青睐国产品牌。

  总部在上海的消费者调查公司China Skinny的创始人马克·唐纳则曾分析中国人态度转变背后的原因,其中包括许多中国品牌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而中国消费者在国产品牌的社会认同感上也更加自信;同时购买国产品牌日益被视为爱国行为等。

  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的文章《“中国制造2025”走向成功的关键》。文章指出,工业仍然是中国的“核心实力”,中国的关键词是“中国制造2025”。中国投入的技术革新,柯慕贤认为“是正确的开端,因为全球正要跨入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经济的门槛。”

  不过,中国制造仍有提升的空间。吴振在换国产手机之前,使用的是进口手机,通过对比他发现,国产手机虽然质量提升很快,但还是有缺陷,“硬件设施跟上了,但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完美。我的国产手机按键不太好用,有时候按起来特别费劲,很影响使用体验”。

  在他看来,提高中国制造产品在世界上的地位,得从两方面入手,“从态度上说,要追求工匠精神,也就是把电子产品当作艺术品来打造,在细节处也做得完美;从硬件上说,要想提升核心竞争力,就必须鼓励创新,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继续阅读

2016年我国消费者食品安全感一年提升了6.8%

  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中,消费者是位于终端的重要一环。每当食品安全舆情事件发生,消费者的态度和反应往往主导着事件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生产者的利益和政府形象。

  近年来,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保持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公众的消费信任也在逐渐上升。据2016年年底,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展开的一项消费调查显示,与2015年同期数据相比,我国消费者食品安全感一年提升了6.8%。

  食品安全源头在农产品。只有筑牢农产品质量安全根基,消费信任才能如雨后幼苗般茁壮成长。

继续阅读

79.7%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曝出的漏洞而感到不安

  前段时间,有网友曝出,陌生人和熟人均有机会登录其他人支付宝账户,这个重大漏洞再次引爆了大家对“虚拟支付安全性”的讨论。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9.7%的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曝出的漏洞而感到不安。账号密码泄露风险(69.5%)和平台系统防护级别(64.9%)是公众最不放心的虚拟支付平台不安全因素,64.6%的受访者建议用户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

  93.6%的受访者平时使用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6.4%的受访者未曾用过。受访者中,00后占0.5%,90后占21.0%,80后占53.5%,70后占18.6%,60后占5.5%。

  79.8%受访者因本次支付宝漏洞而感到不安

  在深圳工作的兰希使用支付宝超过5年了,还没遇到过安全问题,“我也不会在支付宝里放太多的钱。支付宝非常方便、理赔相对银行也更容易”。

  张育丹是广东省中山市的一名大学生,使用支付宝已经3年,曾对其安全性完全信任的她当下也有些担忧,“太可怕了,平台方要及时弥补技术漏洞,加强安全保密措施才对得起每一位信任它的客户”。

  但张育丹表示会继续使用支付宝,“它已经渗透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像买水果、叫外卖、手机充值等日常事务,都要用到支付宝,对于虚拟支付平台早就已经习惯了”。

  在某银行工作的马娟(化名)会放少部分钱在支付宝里面,在她看来,支付宝方便、利率高于银行活期,这些是吸引用户的最大“法宝”。“但银行的系统更强大,支付时安全认证的工具也更多,会更安全”。

  调查中,79.8%的受访者因为本次支付宝漏洞而感到不安,其中16.8%的受访者“非常不安”。20.3%的受访者没什么感觉。

  31.1%的受访者表示以后会少用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63.0%的受访者不会,其中41.3%的受访者认为升级后就好了。

  与此同时,63.3%的受访者认为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比较安全,7.2%的受访者认为不太安全,0.9%的受访者认为非常不安全。
  张育丹表示,她会通过使用多种支付方式以降低风险,“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64.6%受访者建议用户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

  “虚拟支付平台都是凭借一个端口,输入账户密码,如果防护级别不高很容易被黑客入侵。”张育丹说。

  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存在哪些不安全因素?受访者指出是账号密码泄露风险(69.5%)和平台系统防护级别低(64.9%)。其他依次是:有黑客攻击风险(52.6%)、金融类平台自我定位不清晰(35.2%)和社交网络中存在不可靠成分(28.4%)等。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研究总监郭大治认为,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数据透明性较差,这让支付平台的安全性大打折扣。“在其他一些国家,第三方支付平台都没有支付清算功能,但在我国并不是这样。”他认为,这种行为等同于把央行后台化,“央行只知道第三方金钱总量,却不知道具体的金钱明细,不利于国家的监管和控制。”

  支付宝本是一个金融类平台,近年来社交化趋势愈加明显,网民对此持有争议。调查显示,59.5%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平台不该因拓展其他业务而舍本逐末,26.9%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平台可以多方面全方位发展,13.7%的受访者持不确定态度。

  在张育丹看来,支付宝属理财支付工具,区别于微信等社交工具,“应清晰定位自身产品功能,专注于金融和理财”。张育丹认为通常人们不愿意让别人尤其是熟人,知道自己的经济和理财情况,支付宝应该在金融支付范围内进行产品拓展,“增加理财咨询、支付管理等功能”。

  兰希则认为,社交是很多App都希望承载的一个功能,“支付宝想涉及这个领域也正常,只是支付宝走得太快,很多细节处理得还不够好”。

  在郭大治看来,金融和社交是两方面,不是搞金融的就不能搞社交,“支付模式社交化本身就是一个趋势,支付宝不做别人也要做,只是需要技术上的改进和创新”。

  提升支付宝等虚拟支付平台的安全性,64.6%的受访者建议提升网络安全意识,谨慎登录;57.1%的受访者提出虚拟支付平台要不断检查升级系统,构建安全支付环境;54.9%的受访者认为金融类软件平台应注重安全性而非发展附加功能;49.3%的受访者认为应提前为账户安全购买保险;35.3%的受访者建议立法加强对虚拟支付平台的安全保护。

  郭大治介绍,国家这半年来密切出台了很多政策来监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同时央行也在进行调整,出台了“超级网联”计划,要把第三方支付通道融入到银行的支付通道中,以受央行调控。

  张育丹特别希望支付宝加强后台系统的安全性,重视用户隐私,防止用户的信息泄露或修改,“支付宝可以通过指纹识别、头像认证等多种更‘唯一’的方式进行密码确认,防止用户的密码被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