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受访者建议调整期内对质检不合格商品做标记处理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展开的一项调查显示,面对质检报告,31.6%的受访者会仔细查看涉及的商品和品牌,14.9%的受访者下次购物时并不会考虑质检报告结果。相较于实体店,36.5%的受访者对网购同款商品品质的期望值要更低。68.2%的受访者建议调整期内对质检不合格商品做标记处理。

  对于多数的年轻人来说,网购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所以,无论你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办公室里,亦或是在聚会的场所,你都能看到有人在网购,有几个人堆在一块讨论商品的好坏。网购作为“互联网+”的时代一种消费方式,这样的现状很正常。很多人真的是一种“淘宝”心态,若是淘到好的,自然是极好;若是商品不好,也没有浪费多少钱,因为网购最大的优势,就是“价廉”,至于“物美”,则看运气了。

  这样的社会心态,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实际上特别不正常,甚至还有可能助长假冒伪劣产品的气焰,成为间接的帮手。因为,你对低价假冒伪劣产品的宽容,就是对他们的纵容,其负面影响不言而喻。而国家工商总局8日公布了网络交易商品质量专项抽检结果,包括电商平台和具体商品,总体不合格商品检出率为34.6%。三成多网络产品不合格,也就是买三件有一件是不合格的,这样的比例,的确太高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不能因为公众的心理期待值低就放松监管,放松警惕。这是常识。但有时候,知易行难,道理就是那么简单明了,但并不是每个部门都能做到。更何况,在市场竞争时代,价格战是可以打的,但打价格战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下,那就是产品必须是合格的,这是底线,不容超越。若是“以次充好”横行,则可能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对市场秩序而言,并非好事。再说了,以次充好本身,已经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了。

  众所周知,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其中明确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此外,消费者还有权要求惩罚性赔偿。而假冒伪劣产品,显然是一种欺诈行为。我们常说,网络并非法外之地,同样,网购也绝非法外之地,那前移监管触角进行更加深入的监管工作,则是必须之举。

  一言以蔽之,对网购商品期待值低是种社会病,必须用法律手段来“治”。毕竟,不管在什么平台,也不管是什么时候,法律都是不容践踏的底线。

继续阅读

77.8%受访大学生称身边透支消费普遍

  深陷校园贷,信用卡过度透支……近年来,大学生消费和信贷方面的事件层出不穷。归根到底,是很多大学生并未树立健康合理的消费观念。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名大学生的调查显示,55.3%的受访大学生每月生活费为1000~2000元。77.8%的受访大学生称身边透支消费普遍。关于大学生超前消费的原因,63.7%的受访者认为是受超前消费观影响,62.0%的受访者直言是攀比心虚荣心作祟。88.5%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生亟须树立正确消费观。

  55.3%受访大学生每月生活费为1000~2000元

  调查显示,每个月生活费在1000元及以下的受访大学生占15.9%,在1000~2000元的占55.3%,在2000~3000元的占23.8%,在3000元以上的占4.6%。

  父母亲人(87.3%)是他们生活费的主要来源,其他来源还有打工兼职(49.5%)、奖助学金(40.5%)等。

  调查显示,一日三餐(87.0%)、日用品(73.9%)、通信费(72.7%)是受访大学生主要的三大开销。其他开销还包括交通费(58.0%)、服饰(56.6%)、聚餐聚会(44.2%)、书籍(42.5%)、电子产品(24.9%)、旅行(14.7%)等。

  张煜(化名)是北京大学一名大三学生,他每月生活费平均在1500元。“父母一般会按月给我打钱,我放假回家时会多给我两个月的,有时在月末还会额外给我一些。”张煜说,进入大二后,他的各项开支就多了起来,生活费开始捉襟见肘。谈恋爱以后,由于经常请女朋友吃饭,给对方买礼物,每个月的生活费一来,他基本一两周之内就花光了。

  生活费不够时大学生会怎么办?调查显示,向父母亲人要(59.7%)和打工兼职(48.6%)是他们两种最主要的解决方法,接下来是向同学朋友借钱(33.8%)和节衣缩食(30.8%)。

  29.3%的受访大学生会透支信用卡,14.3%的受访大学生会进行网贷

  “刚开始的时候,生活费花完了,我一般都吃馒头咸菜度日,或者找关系好的学长、朋友借。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太好意思了,而且钱也越欠越多。后来就做起了兼职。”张煜说,他做过家教、服务员等很多兼职,甚至有一个月同时做三份兼职赚钱还债,因此经常逃课,去年刚刚挂了一科。

  在广州读大学的袁佳莉每个月生活费1700元,她坦言也经常遇到生活费不够花的状况。大部分时候,她会向父母要,偶尔也会向同学借。袁佳莉说,生活费不够花在大学生中是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我身边有很多‘吃土少女’和‘吃土少年’(用来形容消费超预算者。网友在购物过程中花销超预算,会自嘲下个月‘吃土’)。

继续阅读

仅15.9%受访者直言每次网购不给力都会给差评

黄晨(化名)网购最多的时候,一周会收到十几个包裹,但从未给商家打过差评。“不是因为都满意不打差评,一是商家服务态度都还不错,另一个是即便打了差评,感觉也没什么用,能退掉就算了”。


在网购体验不符合预期甚至不满意时,有多少人会给予客观评价?不久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显示,仅15.9%的受访者直言每次都会给差评,72.6%的受访者在情况太糟糕时才会,还有11.5%的受访者则从未给过差评。基于此,95.2%的受访者直言在网购过程中,实际购物体验与评价存在差距,其中28.1%的受访者表示经常存在。仅4.8%的受访者认为没有差距。


网购体验不满意却不给差评,是出于什么考虑?调查显示,64.1%的受访者表示是为了避免商家的骚扰。其他不给差评的原因还有:顾虑个人信息的登记问题(40.3%),以和为贵的做事宗旨(37.9%),习惯好评(36.6%),多一事不如少一事(29.4%)。


对于网络交易活动的评论权,包括评优或评差权,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广大消费者的监督权、知情权、选择权。对于促进网售规范、净化网售市场、规范改进网售消费活动、保障网络消费安全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继续阅读

73.9%受访者会为了获得某一问题答案而付费

  4月1日,网络问答社区“知乎”推出首款付费看答案的产品“值乎”。5月15日,“在行”推出了付费语音问答应用“分答”,随着一些公众人物和知名机构入驻分答,让公众对其的关注热度居高不下,也正式叩开了“知识付费”的大门。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调查显示,有63.6%的受访者支持为知识付费,56.5%的受访者认为人们参与付费问答活动是为了获取独到的见解和指点,59.1%的受访者表示知识付费体现了知识分享的价值。


  73.9%受访者会为了获得某一问题答案而付费


  天津某高校学生牛杰经常参加付费平台问答活动。问过有关健康食疗、职场新人等方面的问题,前后共花了近200元,“有些答案并不令人十分满意,但也有非常中肯的建议,让我感觉物超所值。总体感受非常不错,以后我还会继续在上面提问”。


  调查显示,73.9%的受访者会为了获得某一问题的答案而去付费,26.1%的受访者直言不会。此外,10.8%的受访者表示会频繁参加付费平台的问答活动,55.5%的受访者偶尔参加,33.7%的受访者从没参加过。


  关于知识付费的走红,牛杰认为,是专家咨询和网红经济发挥了主要作用,“像分答,给了人们接触专家、了解权威资讯的机会。前一阵子微博大V等人群的入驻,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他认为,专家的个性化建议、明星个人的回答,都是网络上搜索不到的,这既满足了人们的咨询求知需求,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八卦欲,让人们愿意花钱。


  在行公司分答项目组工作人员舒馨(化名)介绍,分答刚推出时,广受用户欢迎的是明星用户群体,吸引了大批用户。“但从长远来看,一些知识型网红,如法律类、房产类、教育类的达人们会非常受欢迎。知识问答既是知识经济,也是粉丝经济,我们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知识类答主通过其知识来持续变现”。


  调查显示,56.5%的受访者认为人们热衷于付费问答活动是为了获取独到见解和指点,48.8%的受访者认为是出于好奇新鲜。其他还有:满足八卦心理(35.3%),认可这种商业模式(32.9%),与名人对话很刺激(31.7%)。


  付费问答平台为何能发展起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张铮认为,首要条件是中国互联网付费环境的发展。以前的互联网是开放、共享、免费模式,通过第三方付费,如广告的形式来支撑发展,而现在有了变化,已经有了愿为求知而付费的用户群体的存在。再者就是目前技术手段能够做到对付费用户精准识别并提供服务。“目前的付费问答软件,仍是依靠着像果壳、知乎这样有庞大用户资源的主体,在用户中找到了一小部分有需求的受众,成功击中了互联网的窄众市场”。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副院长朱红文也表示,知识付费的发展说明了知识本身在市场中是有价值的,是被消费者认可的,体现出人们对知识需求的提高,也说明了人们付费习惯的养成。


  59.5%受访者认为“为知识埋单”模式会长久发展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尤其是精美的免费午餐。”朱红文认为,在知识的前沿领域,应支持知识付费。“免费模式,让知识不断被分享、传播,是知识的一种增值。但在前沿知识领域,付费模式是一种鼓励和保护。如今知识创新难度在提高,好的知识在创造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物质、人力等成本,而完全免费模式会阻碍优质知识的产出”。


  在张铮看来,有人愿意为优质的知识花钱,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消费行为。“在过去,人们更愿意为了游戏、音频、视频付费,而现在肯为知识付费,就相当于人们愿意去买一本书、报一门课程,愿意去学习。而且通过付费问答,减少了用户搜索成本、时间成本等其他成本”。


  调查中,59.1%的受访者认为知识付费直观体现了知识分享的价值,41.8%的受访者直言能向特定群体传递有效信息。其他还有:付费求知理所应当(41.4%),可解决长期困惑是值得的(40.9%),只满足小部分人的猎奇心理(24.0%),“一个愿打、一个愿挨”(19.8%)。


  在舒馨看来,在全球,知识付费已经成为一个趋势,过去免费获取知识的时代可能慢慢会被付费模式所取代,“任何习惯的养成都需要一个过程,付费问答类软件的流行,体现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意识在改变”。


  有63.6%的受访者支持知识付费行为,其中15.1%的受访者非常支持,态度一般和不支持的受访者分别占27.5%和8.8%。而关于知识付费模式是否能够长久发展下去,59.5%的受访者认为会,21.8%的受访者则认为是“昙花一现”。


  朱红文认为,这种知识付费模式不会是昙花一现。“知识的创造和传播是两个话题,像文化分为精英的、大众的,知识也类似。在知识的传播上,我们该鼓励免费、低价进行推广。在知识开发阶段,我们该用收费模式来保护,甚至一些知识也可通过高价来鼓励开发。同时,要考虑到相关法律问题,目前在国内我们有知识产权法,在国际上有‘伯尔尼公约’,已经形成了一套知识的保护机制”。


  张铮认为,知识付费模式是否能够持续下去,还是要经过市场的检验,要看供给方能不能提供有益、有质量的知识,消费者觉得钱花得划算,才可能继续购买。“此外,这和时间背景有很大关系。像最初,在线音乐要求付费,受众当时不愿接受,甚至有抵触心理,而如今再为在线音乐付费,已经不那么突兀,甚至是理所当然了”。


  59.5%受访者认为“知识付费”行为传播了“知识有价值”观念


  “知识付费模式的展开,让知识和教育变得不再那么刻板,把学习知识变成了一种轻量级、流行的生活方式,不再是教室、课堂那种固定的模式。”舒馨补充道,还可以通过知识变现方式来促进其产出,催生优质知识,“还附带结交朋友的社交功能”。


  舒馨坦言,为了平台长期发展,分答近期上线了每日话题,增添了热点问题的讨论,也正在邀请机构号入驻,“如国资委新闻中心在平台上也开了账号,以轻松的语气拉近与网民的关系,并为网民解答问题”。


  关于“知识付费”对人们带来的影响,59.5%的受访者认为传播了“知识有价值”的观念,45.9%的受访者相信付费会激励更优秀的内容产生,42.1%的受访者直言提供了一种更高效的信息筛选渠道。其他还有:使思考更加理性和深入(39.9%),传播一种“无金钱不买卖”的思想(25.6%),抑制了知识的自由传播(15.2%)。


  朱红文认为,在未来网络的内容消费中,网络用户们还是愿意接受免费、自由分享的模式。与此对应,门户网站的消费也是大众化的,应是低消费或免费模式。“知识在爆炸式的增产,从社会来讲,应该鼓励知识的免费和分享,给低收入者营造接触有意义知识的机会。但同时,在知识的前沿领域,我们要用付费的、高价的形式来进行保护和鼓励。”朱红文说。


  受访者中,00后占0.3%,90后占21.4%,80后占53.6%,70后占17.9%,60后占5.4%,50后占0.9%。


继续阅读

调查称28.4%受访青年每月消费均会透支工资

青年群体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观念一直颇受关注。有青年崇尚“该花就花”,认为趁年轻要对自己好些,有青年则坚持规划储蓄,认为年轻时就要为未来多做打算。年轻人到底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消费观念?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571名19岁至35岁青年群体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8.4%的受访青年每月工资均会透支,45.4%的受访青年在平时生活中有时还需借助父母的经济资助,51.2%的受访青年期望“每月收入有一定比例剩余”,69.4%的受访青年认为年轻人应树立“有计划和理财意识”的消费观。


28.4%受访青年坦言每月消费均会透支工资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湖南女孩张叶,每月房租几乎占了她一半收入,平时除了吃饭、交通等费用,偶尔还要有朋友聚会等花销。她直言工资“所剩无几”,“我工作有一年了,平时虽然不会因节省而过于约束自己,但消费水平真的不算高”。谈到为何没有多少积蓄,她坦言大城市的消费水平本来就高,还要承担房租这类不低的硬性支出,“想到去年过年回家没能给父母钱,反而让他们惦记我‘够不够花’,心里很难过”。


河北省唐山市某中学教师王敏(化名)认为,生活条件好了,这让不少从小就没“受过苦”的孩子长大后也不会刻意去约束自己,更谈不上有计划地消费。也可能有一部分“攀比”心理,“拿电子产品消费来说,电子商品更新换代快,年轻人的电子消费账单也跟着堆积。很多被更换的电子产品可能并未是坏了,只因为‘不是最新品’”。


调查显示,28.4%的受访青年每月均会透支工资,26.2%的受访青年处于勉强收支相抵的境地,也有45.4%的受访青年有富余,仅4.3%的受访青年表示富余很多。有45.4%的受访青年在平时生活中有时还需借助父母的经济资助。


张叶坦言,经济学专业出身的她非常注重收入规划和支出分配,也曾两次制定具体量化的理财计划,“因为难抵日常开销,每月定额用于理财的收入比例从1/5降至1/8。”她还表示,即便每月可供支配的数目微小,也会一直坚持,“这是一个好的习惯”。


调查显示,45.5%的受访青年表示平时会按照自己制定的消费计划去控制消费,有29.7%的受访青年则坦言不会,还有24.8%的受访青年则据情况而定。


69.4%受访青年认为年轻人应树立“有计划和理财意识”的消费观


“如果每月都能将部分收入纳入投资基数,这种保底、有规律的资金累积在心理上是一种积极暗示,也能稳定投资理财,增加选择。”谈到信用卡消费,在张叶看来,大部分人都是直接上月花下月,下月再还上月,“其实在资产的优化配置上并没起到作用,我认为这还可能扩大人们的消费欲望,甚至产生依赖”。


青年群体所期望的消费模式是怎样的?调查显示,51.2%的受访青年期望每月收入要有一定比例的剩余,26.0%的受访青年则表示消费不超过每月工资就行,14.6%的受访青年倾向于提前消费,“次月还信用卡”,另有7.4%的受访青年直言消费应随意,“喜欢就消费”。


王敏认为,年轻人有朝气、敢于接触新鲜事物的姿态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有长远的消费规划,树立责任心,“像一些消费水平远远超出收入水平的群体,除了宣扬的‘对自己好点’,还可能是出于心理脆弱,不够自信”。


张叶则表示,年轻人初入职场,通常工资水平并不高,但生活还是要继续,“除了一些人是没有计划地消费,另一部分人应该是迫于无奈”。在她看来,年轻人的“必要消费”清单应该有“以提升自己为目的”的支出,“培养一个兴趣,练就一门技艺,偶尔去见见外面的景色,多读好书,这些都是回报丰厚的投资”。


青年群体自身认为年轻人要建立什么样的消费观?69.4%的受访青年认为要有计划和理财意识,50.2%的受访青年认为要根据人生规划理性消费,另有33.1%的受访青年表示能享受的时候多享受。其他还有:多为兴趣和人生阅历消费(27.3%),不会花钱就不会挣钱(25.1%),要趁年轻时对自己好些(23.7%),消费水平代表身份地位(21.1%)。


受访青年中,19~24岁的占16.4%,25~29岁的占44.9%,30~35岁的占38.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