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的受访者希望自主招生过程更加公开透明

  日前,全国各试点本科自主招生高校已经陆续公布了2017年自主招生简章,报名工作已基本结束。我国自主招生制度从2003年开始推行至今,规模和形式都已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8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9.2%的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减少了教育不公,42.2%的受访者认为加大了。40.0%的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减轻了考生压力,31.6%的受访者认为增加了。56.1%的受访者希望自主招生过程更加公开透明。

  受访者中,本人参加过自主招生的占18.2%,子女参加过的占19.4%,都没有的占62.4%。家乡在北上广深的占25.1%,在其他省会城市或直辖市的占28.2%,在除省会城市外的地级市的占28.8%,在县级市的占11.1%,在乡镇或农村的占6.3%。

  从大城市到乡镇,参加自主招生学生比例依次降低

  江迪目前是天津某高校医学专业的大一学生,她通过去年的自主招生考试享受到了降40分录取的优惠政策。“去年高考我没能发挥出平时的水平,但通过40分的降分,我考上了心中理想的学校。” 江迪高中一直在重点班,老师平时除了讲高考题目,也会穿插着讲一些自主招生的题目,“一方面给我们备考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也可以锻炼思维能力”。

  北京某重点高中教师潘虹(化名)对记者说,高三学生还是比较关注自主招生的。“重点班有近一半的同学报名参加了自主招生,普通班也差不多在1/8。但精力分配上,除一小部分学生会给自主招生考试留时间精力外,大部分同学还是全力备战高考”。潘虹介绍,平时老师们会给学生提供一些引导,“比如第一时间发布高校招生信息,分享这几年的自招情况等”。

  上海高三学生裴兆泽(化名)曾获得过全国英语创新作文大赛的一等奖,报了苏州大学和山东大学的英语专业自主招生考试,“但自主招生报名的门槛较高,我身边绝大多数同学条件都不够”。

  何霞(化名)来自一个三线城市,目前已在北京工作两年,谈到自主招生,她坦言,家乡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自主招生考试的录取名单上还是重点中学的学生更多。

  民调显示,15.4%的受访者周围参加自主招生的人非常多,66.4%的受访者表示有一些,16.1%的受访者表示比较少,2.1%的受访者直言没有。

  通过交叉分析了解到,从一线大城市到乡镇农村,参加自主招生的学生比例呈现依次降低的趋势:北上广深(85.4%)、其他省会城市或直辖市(82.9%)、除省会城市外的地级市(81.6%)、县级市(78.1%)、乡镇或农村(71.9%)。

  调查中,42.2%的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加大了教育不公,发达地区教育垄断更明显,贫困地区学生更难走出去;39.2%的受访者则认为减弱了教育不公,“虚拟录取”“降分录取”给学生提供更多机会。

  40.0%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减少了考生压力,31.6%认为增加了

  “自主招生考试给了考生多一次机会,一定程度上能平衡高考中的偶然因素带来的不利影响。”裴兆泽说,虽然自主招生考试在高考后进行,但她在备战高考时仍会投入一部分精力,“尤其是英语学科”。

  江迪坦言,她非常偏好医学,而正是自主招生政策帮她实现了这个愿望,“自主招生能给有学科特长的学生提供进入高等院校的机会”。

  “自主招生为人才提供了另一个出路。除了成绩好的,偏科的、有个人兴趣爱好的都有机会进入高等学府深造,更能为高中学生营造轻松和谐的学习氛围。”何霞认为,自主招生的考试题型思维发散,还能开拓学生的知识宽度和深度。

  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自主招生从2003年实行至今,是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开展的,这个过程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目前的自主招生受到行政权力的影响较多,高校里缺乏专业的自主招生团队。“行政权力在自主招生过程中起了作用,就有可能导致暗箱操作和腐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该让专业的团队在招生过程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不是让行政权力起作用”。

  对于自主招生,45.9%的受访者认为“牵一发而动全身”,考生投入过多直接影响高考;43.0%的受访者则认为自主招生给予了“偏才”“怪才”更多的机会。其他看法还有:要求平时成绩也稳定优秀,难度太大(40.3%);优惠政策多,增加高考保险系数(31.9%);为学生提供开拓知识面的机会(29.1%);学生间的互帮互助变得“寡淡”(23.2%);给予偏远地区学生更多升学机会(20.1%);实为优质学生的“小高考”(13.6%)。谈到自主招生的落实效果上,40.0%的受访者认为自主招生减小了考生压力,31.6%认为增加了。

  56.1%受访者希望自主招生更加公开透明

  提到对自主招生政策的期待,潘虹希望自主招生的战线不要拉得太长,会分散学生过多精力。而大学在自主招生的选拔要求上要更加明确,减少学生的盲目性。“另外就是希望大学能够和中学对接,进入中学,对自主招生的政策进行宣讲、提供咨询等”。

  “自主招生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偏题’、‘怪题’,就是缺乏专业招生团队的表现。现在的招生团队没有很强的专业性,有些题目是仓促拼凑起来的。还有就是在生源选拔上,如果有专业的团队,也会考虑生源的综合情况,比如男女比例、生源所在地等。像哈佛大学在录取学生时,同样分数下会优先考虑偏远地区的学生而不是发达地区的学生。”储朝晖表示,如果能发挥专业招生团队的作用,在考题设计、人才选拔上也会更加科学。

  “从长远的、理想的发展来看,应该让所有学校的招生都能够变成自主招生,让自主招生成为常态。也就是让所有的学生能够自己选择学校,学校也能够自己去选择学生。”储朝晖说。

  如何充分发挥自主招生的效果?56.1%的受访者希望自主招生过程更加公开透明;53.9%的受访者建议完善监管机制,抑制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等。其他建议还有:大学构建专业的考试招生专家团队(43.7%);为农村等贫困地区考生提供经济、信息等条件便利(42.4%);减少笔试比重、提升面试等综合考察比重(39.4%);科学设计考题,建立多元化的评估方式(30.2%);协调各个联盟考试时间,给予考生更多选择(21.0%)。

继续阅读

62.3%受访者建议重视天气预测科技发展

  前不久,国家气象局局长刘雅鸣表示,要“理解老百姓骂我们预报不准”。你觉得现在的天气预报准吗?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3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0.2%的受访者依赖天气预报,66.0%的受访者觉得天气预报挺准,62.3%的受访者建议重视天气预测科技发展。

  60.2%受访者依赖天气预报

  “我生活挺依赖天气预报的,出门之前都要看一下是否有雨雪,即使不出门也要看一下气温,看适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尤其是现在怀宝宝了,会更关注天气。” 河北衡水政府机关公务员李亚美说。

  北京某事业单位员工李未夫(化名)说,现代人多数时间生活在温度可控的环境里,夏天有空调冬天有暖气,出门坐公交车或者打车,就算基本不看天气预报,也不见得能遇到什么麻烦。

  调查中,9.6%的受访者很依赖天气预报,50.6%的受访者比较依赖,28.7%的受访者觉得仅供参考,11.0%的受访者不依赖。

  此外,8.2%的受访者觉得天气预报很准,57.8%的受访者觉得比较准,24.4%的人认为一般,9.6%的受访者觉得不准。

  “我一般只在天气变化大的季节,才会看天气预报,不过现在很多人还会通过天气预报关注空气质量、雾霾指数等。”河北新业律师事务所的付珍觉得天气预报相对于以前来说准确率提高了。

  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很不接受天气预报不准,28.1%的受访者不太接受,23.1%的受访者觉得无所谓,37.3%的受访者比较理解,6.0%的受访者完全理解。

  “公众对于天气预报过高的心理预期肯定会影响满意程度。我们只能希望它更准确,而不是要求完美。”李亚美觉得天气预报不准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以前学过地理,知道一些气象知识,大学期间参观过气象站,每天气象站都会对大气运动进行监测,但播报还是可能有误差”。

  62.3%受访者建议重视天气预测科技发展

  对于一些人感觉天气预报不准确,60.8%的受访者指出大气运动远比想象的复杂,45.2%的受访者表示预测中计算难度很高。其他原因还包括:公众对天气预报的心理预期过高(33.9%)、公众对于不准的情况印象深刻(18.8%)和科普宣传不到位(10.7%)等。

  李未夫觉得人们感觉天气预报不准,主观原因多于客观原因。客观原因很明显,大气运动是很复杂的,影响因素非常多,很多时候只能预报最大概率的事情。从主观方面来看,一年364天预测都是准的你可能不会有感觉,但偏记得有一天下雨没带伞。另外,现在天气预报包含的信息更多了,不仅告知晴雨,还会告诉你下午2点下雨的概率是60%,如果2点没下雨,你可能会感觉不准,因此不是天气预报不准,是人们更挑剔了。

  要提高公众对天气预报的满意度,62.3%的受访者建议重视天气预测科技发展,53.8%的受访者建议加强气象知识科普宣传,43.4%的受访者建议要以宽容的心态看待,40.7%的受访者建议预测部门更加尽心尽力,32.1%的受访者建议将天气预报与生活经验相结合。

  付珍认为天气预报部门要更加注重检测技术的发展,老百姓也要合理面对预报中出现的问题,允许科学技术以及工作人员在技术、经验方面存在不足,继续完善。

  李未夫认为,我国对于气象人才的培养还是有缺失。“可能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气象学,即使学了这个专业的学生,也对未来很担忧,在问答平台上经常能看到一些提问:‘本科物理,博士气象,不转行还能挣大钱吗?’‘小弟港澳人,本科北清物理专业、博士北清气象专业,在大陆能找到工作吗?’因此,想要提高准确率以及公众满意度,最关键的就是要通过科普来建立一个良好的舆论氛围,让人们知道天气预报的基本原理,让学生有志于成为气象学家”。

  “要加强气象知识的科普宣传,让老百姓多知道一些常识性的东西,一来提高天气自测、自我判断的能力,二来也能够正确看待预报中出现的问题,更心平气和一点。”李亚美说。

  受访者中,00后占1.0%,90后占20.6%,80后占52.3%,70后占20.1%,60后占5.0%,50后占0.8%。


继续阅读

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

随着科技的高速发展,各类数码品牌不断有新品发布。你会经常更换自己的数码产品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更换一次手机,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数码产品无故障,也会更新换代,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受访者中,00后占0.3%,90后占21.1%,80后占51.6%,70后占19.6%,60后占5.8%,50后占1.5%。

71.8%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

“就餐、购物、查资料、看新闻、和朋友聊天……几乎无时无刻都需要手机。”湖南长沙的公务员金琳琳(化名)现在很少随身携带现金,“路边卖早点的小摊都可以‘扫一扫’。”

北京某高校大四学生张璐一年前购买了一台平板电脑,“用习惯之后就再也离不开了”。过去,张璐会把上课要用的学习资料提前打印好,装订成册。而现在,则直接把所有资料存在平板电脑中,随时查看。

调查中,82.4%的受访者觉得自己离不开智能手机。其他一些“被依赖”的电子设备依次为:笔记本电脑(45.8%)、台式电脑(30.7%)、平板电脑(30.3%)、U盘或移动硬盘(24.3%)、智能手表(13.6%)、智能手环(13.4%)、单反相机(10.3%)和电纸书阅读器(7.4%)等。

家住北京的60后张茂林使用的智能手机,是儿子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到现在已经用了3年。“不打算换。市面上的手机都大同小异,不值得花钱换新的”。

调查显示,71.8%的受访者每两年至少换一次手机,其中16.8%的受访者每年都会为手机更新换代。24.4%的受访者一部手机会使用两年以上。

对广州大三学生杨璐而言,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能给生活带来新鲜感。“同一款手机用了一年多,会有点儿‘腻’”。相比于花高价买一部“高端机型”,杨璐更倾向选择一些性价比较高的“千元机”。“花钱不多,用起来比较‘大胆’,更换的频率也高。”杨璐说。

人们通常会在什么情况下为数码产品更新换代?调查表明,63.0%的受访者表示会在产品出现故障时考虑更换;42.0%的受访者表示即使无故障,使用时间长了就会更换;38.9%的受访者会在资金充裕时购买新产品;32.2%的受访者会因喜欢的牌子推出新品而升级换代。

60.2%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品牌

调查显示,品牌(60.2%)是受访者选择手机时最在意的因素。其他因素依次为:价位(57.6%)、处理速度(56.8%)、像素(47.9%)、内存(46.3%)、音质(33.1%)和外形(29.7%)等。

在北京做市场工作的牟楠每天会用手机接收许多文件,“64G的内存很快就不够用了”。牟楠因此更换了一部内存更大的手机。
金琳琳是某数码品牌的“粉丝”,“每场新品发布会都会在第一时间看”。金琳琳喜欢这个品牌是因为“欣赏他们的品牌文化”,在她看来,“产品所传递的文化和精神,比产品本身更吸引人”。

张璐表示,自己在选择手机时比较在意镜头的像素。“我喜欢外出,有时不带相机,拍照就全靠手机”。

对于手机等数码产品,59.9%的受访者认为让生活变得方便快捷;40.7%的受访者认为功能够用就行,不必“贪大求洋”;36.1%的受访者认为会造成攀比;32.5%的受访者认为某种程度上是身份的象征;30.6%的受访者认为对数码产品的依赖会让人“变懒”。

“手机也好,其他电子产品也罢,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工具。”张茂林说,“既然是工具,就该以实用为目的,别被电子产品‘绑架’”。
牟楠认为,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购买“新款”是个人自由,无可非议。“可如果经济并不富裕,却把使用最新款、最‘高级’的数码产品作为追求,就有点本末倒置了”。

继续阅读

73.1%的受访者直言盲道“形同虚设”

    4月10日,一则《60多名残障人士来厦“无障碍”游玩 为温暖厦门点赞》的新闻触动了人们的心弦。如今交通已经发展成为了横纵交错、四通八达的“道路网络”,但在街头巷尾,我们还是很少能见到残障人士的身影。是什么挡住了残障人士出行的脚步?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3.2%的受访者在公共场所很少见过残障人士,1%的受访者从未见过。73.1%的受访者直言盲道“形同虚设”,多出现“断头”、被占用的情况。55.0%的受访者表示无障碍设施中,无障碍卫生间利用率较高。

    受访者中,生活在北上广深的占31.2%,其他一线城市的占23.5%,二线城市的占29.1%,三四线城市的占15.2%,农村的占0.9%。

    73.1%受访者直言当下盲道形同虚设

    23岁的温友(化名)是甘肃省某教育机构职工,患有眼部疾病,左眼已经完全失明,“我左眼因视网膜脱落,没有光感,什么都看不到。右眼视力是4.0,只能看到视力表上最大的那一个”。温友坦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坐公交。“小点儿的公交站,同时停靠的车不会太多,一下子来两三辆时我还能看到是哪路车。但大公交站,一下子来四五辆甚至七八辆,我就比较难辨认”。

    很多次,温友根本不知道他等的车来了没有,“公交车离站的速度很快,我经常被迫改乘出租车”。即便用手机约车,他也只能靠猜颜色、看大概车型来辨认,看不到车牌、车标。“还好可以电话联系”。

    北京某高校博士生陈斌自几年前起,全身肌肉力量逐渐衰减,不能站立,手无法提起重物,平时都是坐轮椅出行。“公交是肯定没办法乘坐的,地铁的无障碍设施虽然更健全,但有的是坏的,而一些专门为不方便的人设置的直梯,有时候也要跟工作人员说明才能打开使用”。他坦言来北京一个学期了还没有坐过地铁,出门都是通过“首汽约车”平台,在网络上约无障碍出租车出行。

    “一些残障人士专用通道,像直梯、坡道等,尤其是盲道的上下阶梯,设计得非常好,都设计成缓坡,而不是直接下来。”北京某高校硕士生李天策说。

    但李天策也经常看见一些无障碍卫生间荒废或是上锁,“也存在穿井盖而过的盲道,如果井盖是打开的就会存在很大隐患”。李天策感觉生活中看到的残障人士大都是在天桥、地铁等地行乞,正常出行的残障人士很少。

    谈到日常不利于残障人士出行的情况,62.6%的受访者指出存在楼梯旁没有无障碍通道、轮椅无法上下的情况。其他还包括:轮椅通行的坡道“山路十八弯”(48.7%),地铁、商场等公共场所拒绝导盲犬进入(42.6%),公交车不方便残疾人乘坐(43.8%),无障碍停车位过窄(35.5%), 无障碍卫生间被锁死(23.1%)。利用率较高的无障碍设施有:无障碍卫生间(55.0%),盲道(42.5%),无障碍通道(坡道)(40.8%)和残疾人专用停车位(40.0%)等。

    “因为盲道经常被摊贩、车辆占用,在生活中我基本没有见过有盲人在盲道上行走。即便有盲人真的要使用盲道,也会遇到很多障碍。”温友说,如果自己完全失明了,就不会再独自上街了,“街上还是很乱的,安全隐患大。而且一些专用设施的使用也比较麻烦”。
    73.2%的受访者在公共场所很少见过残障人士,1.0%的受访者从未见过,25.8%的受访者表示见过不少。

    对于最常见的“盲道”,73.1%的受访者直言形同虚设,经常出现“断头”、被占用的情况,19.4%的受访者则认为当前已经铺设得很好了。

    64.8%受访者建议加强宣传教育保证设施完好

    陈斌希望公交车能够设置升降平台,这样他坐轮椅也能上去。“在公共场所,无障碍设施的标识系统也需要改进,很多时候我都找不到无障碍卫生间。至于这些设施的指引标识,希望能为盲人增加盲文,为失聪的人提供字幕。同时,对无障碍设施经常性的维护也是必不可少的”。

    陈斌认为,无障碍设施建设的时候,应该要考虑残障人士的心理感受,“例如无障碍电梯等设施一般都建得很隐蔽,这样会让残障人士感觉自己十分特殊”。

    温友希望能限制车辆进站的数量和停靠时间,“如果能比平时多停靠半分钟,腿脚不灵便、视力不好的人就有更多可能上车。比较大的车站可以规划好,分段停靠相应的公交车,同时标好号”。温友曾在西安见到过这样的车站,“但实际操作时,有的公交司机还是乱停车”。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可不可行。把盲道用矮一点的栅栏围起来,在出入口或是旁边安装小门,盲人用盲杖就可感受到,推开门就能进去。另外,公交车公司能不能在盲人出入的集中地点等,固定安排一辆车搭载盲人,让他们有专属公交。”此外,在服务方面,温友希望可以在公交车站等地方安排义工、志愿者,为行动不便的人提供帮助。

    李天策希望能发展人工智能,将人工智能技术普及到轮椅等器材上。“我觉得我们的地铁可以划出头车厢和尾车厢为残疾人专用,由专人提供服务帮助残疾人上下车”。

    如何为残障群体提供更加便利的出行条件?64.8%的受访者建议加强宣传教育,保证设施完好、不被强行占用;59.5%的受访者期待市政加大财政投入,完备设施;49.7%的受访者认为要请专业人士设计更便于残疾人出行的设施。其他建议还包括:增加监管手段,明确奖罚措施(46.8%),完善立法,提供法律保障(36.4%)和招募志愿者,提供帮助服务(24.4%)等。

继续阅读

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

  2017年4月9日,圆通速递宣布旗下跨境电商“妈妈商城”上线,但目前用户只能在安卓平台下载或从“圆通妈妈驿站”微信服务号进入。

  “妈妈商城”分为进口商品和地方特产两大类。进口商品大部分是跨境电商爆款,比如肌美精面膜、贝德玛卸妆水、魔膳师保温杯等等。地方特产频道则是茶叶、酒、肉等土特产。妈妈商城还设有“粮油调味”频道,然而目前该频道下货品为零。

  圆通不甘心只给电商“打工”。它想要触及快递行业上游此前已有预兆,圆通速递CEO相峰参加2016年全国本地生活物流峰会时首次披露了圆通涉足生鲜电商的打算;2017年3月初,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则呼吁“在海关关务政策上享有一定的优惠,以解决跨境通存在的难题”。

  相比“四通一达”,圆通的电商业务开始得太晚。市场份额最大的顺丰早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全产业链,2012年申通推出跨境电商“爱买网超”,次年中通上线电商平台“中通优选”,韵达在2015年成立跨境电商“UDA优递爱商城”。

  圆通的“迟钝”有自己的道理。

  在同行纷纷涉足电商时,它却做起了电商服务平台,提供电子商务代运营和仓储一体配送服务。客户有光明乳业、旺旺食品、伊利、蒙牛等,服务品类为服饰、美妆、母婴、小型家电,这些经验能让妈妈商城仓储管理更轻松。

  妈妈商城选取畅销品,没有特定品类,货物复杂。依靠仓配一体化服务,商品进仓前制定库房计划,将仓库分为出入口、备货区、打包区、待发区、制品区、配件区,动销率高的商品摆放在库房出入口、容易混淆的商品分区域摆放、对商品按照ABC分类办理,解决了用户下订单前的问题。

  仓配一体更核心的是订单后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用户下订单后,商品要经过打包、称重、速递交接、揽收、称重、发运等环节。仓配一体模式让传统“网仓”“配送”分离的业务流程无缝对接,提高了妈妈商城的配送效率,保证货品安全。

  除了电商外包服务,圆通还在布局全球化。目前圆通已开通了东南亚、中亚、欧美及澳洲等国际快递,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中国澳门等多个地区的进出口快递业务。在跨境电商的必争之地韩国、香港,圆通都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今年3月,圆通韩国公司在首尔设立转运处理仓,为妈妈商城提供海外直邮服务。反观申通在国外采用与外商协作的方式,缺乏仓储和配送支持,这很有可能是爱买网超上线不到两个月就关闭的原因。

  随着快递业务的发展,消费者对时效的要求越高。据国家邮政局网站消息,今年2月份,消费者对快递服务延误方面的申诉占有效申诉的41.4%。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选择快递品牌时,速度(64.9%)是受访者考虑最多的因素,其次是服务态度(57.9%)。要提速,航空货运成了绕不开的环节。

  中国快递行业中,只有EMS、顺丰、圆通3家企业拥有自主航空公司。圆通有望在2017年建成圆通全球航空智慧城,将北京、广州和成都贯通形成“一主三动”的航空基地,在2小时飞行范围内覆盖中国九成地区。妈妈商城部分商品从华东地区至西北地区比原来缩短两天时间。

  今年3月19日,圆通速递和菜鸟网络正式开通上海浦东-韩国仁川-青岛-香港-上海浦东国际航线包机业务,打通了国内-东北亚(韩国)、香港-大陆的跨境快件通道。这条航线配备了737全货机,最快1个多小时内就可将货物从海外运输至大陆,在部分区域甚至可实现次日送达。

  圆通航空正在计划在陕西建设航空基地,“希望通过西安全货机航线的开通,把西部地区有特色的农副产品向东南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进行市场推广和快捷运输”,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妈妈商城的除了跨境商品,还提供土特产了。

  电商和物流,并非泾渭分明。电商进军物流,成功的有京东物流、阿里菜鸟驿站,但是快递企业跨界做电商,能排上号的屈指可数。圆通作为一家在产业链下游的快递企业,需要从零开始铺设供应链和渠道。妈妈商城货品来源有两类:自采和商家入驻。对于渠道,圆通的解决方案是依靠线下的妈妈驿站,成为“一站式社区综合服务平台”。

  妈妈驿站是圆通旗下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派送难题”的平台,为居民提供收寄快件服务,售卖满粮油调味、个人护理、家庭清洁、休闲零食、乳制品饮料等生活消费品,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已有5万多个网点。

  圆通计划让妈妈驿站和妈妈商城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消费者可以去门店了解产品的材质、特点、功能,然后在妈妈商城下单,保税仓发货。线上与线下相互导流,在选单、支付、到货环节形成闭环。

  用“驿站”作为载体发展跨境电商的逻辑不难理解。社区店铺被认为是抗衡电商的最后一个阵营,电商对便利店的抢夺可以印证这个观点:2016年8月,阿里投资了以便利店起家的闪电购,今年4月,京东公布了百万京东便利店计划。

  不过这种集“快递收发站+社区便利店+线下体验店”一体的模式和顺丰在2014年上线的嘿客相似,后者在2013-2015年亏损10多亿。嘿客的失败把线下店铺能给线上引流带来多大价值的问题摆在了圆通面前。

  线下实体店展示商品种类偏少,购物体验较差。而且妈妈商城大部分商品是海外爆款,经过多年的口碑沉淀,线下体验对消费者决策的影响占多大权重还不明朗。

  引导顾客到线上下单消费,核心是保证妈妈驿站的人流量。在顺丰推出嘿客时,不少评论质疑其违背了用户偏好快递上门服务的需求,有记者在嘿店采访半小时内,发现无一人消费,这种窘境也可能发生在圆通身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