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受访者直言现在各媒体平台的娱乐类新闻过多

  近两日,知名演员陈思诚婚内出轨的消息上了各种头条,娱乐圈的风花雪月又掀起一场网络舆论风暴,媒体不遗余力的渲染,吃瓜群众的胡猜臆断,各方小编的捕风捉影,极尽能事,好不热闹。随之而来的是一些玻璃心的人对于爱情的继续质疑,一些无聊者关于“出轨什么时间比较合适”的争论,娱乐圈一场不知真假的风花雪月的情事,该是乱了多少人平如秋水的心湖?

  当然,这都是媒体的“功劳。近几年来的媒体报道,作为受众的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想起几个曾被媒体极力追逐的焦点和热点:“王宝强婚变事件”“艳照门事件”,还有“文章出轨”“黄海波嫖娼”等,每一次事件都受到了从报刊到网络等各种媒体不遗余力地关注和报道,媒体窥探的眼,受众议论的口,消遣了每一次茶余饭后。在这些纷纷扰扰的关注和报道中不难看到媒体关注点的走向,甚至有些媒体和自媒体完全偏离了发展航向,一味追求经济利益,迎合受众猎奇心理和部分人的审丑趣味,大肆炒作明星绯闻、渲染色情、暴力,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舆论场被过度娱乐化,这是社会的悲哀,值得警惕和反思。

  一方面,媒体过多关注娱乐新闻会挤压重大新闻的空间。受众群体有限,如果网络新闻空间到处充斥着娱乐新闻,势必会挤压重大新闻的生存空间,进而左右网络舆论场的走向。比如今夏的“王宝强婚变”事件,多日占据各大媒体头条,风头甚至盖过了奥运会,至今还有人拿来博眼球。尼尔·波兹曼所著的《娱乐至死》指出,有两种方法可以让精神文化枯萎,一种是让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就是把文化变成一场娱乐至死的舞台,这种危言警示值得我们思考。

  另一方面,过多的娱乐新闻不利于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青少年作为网络主力军,不良的舆论生态必会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念。2015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移动调查终端和问卷网,对1875人进行过调查,51.4%的受访者直言现在各媒体平台的娱乐类新闻过多,56.8%的受访者认为青少年过多关注娱乐话题不利于树立正确价值观。社会在发展,网络和媒体已经成为青少年获取信息、沟通联络的主要途径,网络和媒体作为社会教育的主场,承担着对青少年进行社会教育的主要功能。若让这种教育载体过多地承载了娱乐功能,必将造成教育功能的缺失与错位,给青少年教育带来难以估量负面的影响。

  社会在变,舆论在变,舆论观也在变,但无论在怎样的舆论生态下,媒体人的舆论引导责任都没变,重塑舆论生态,调整舆论格局,营造正能量充沛的舆论空间是民之需、社会之需,是媒体责任所在。“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媒体当走出娱乐圈的“风花雪月”,少些利益追逐,多些百姓苍生。

继续阅读

40.4%受访者对自己的年终奖不满意

  至于如何提高自己的年终奖,就像老师辅导高考作文一样,虽然肯定会强调努力、认真,但一些“取巧”的技巧也不妨掌握。

  虽然离春节还有一段时间,但年终奖已经成为网络热门话题。按照惯例,大多数企业将在1月发放年终奖——发还是不发,发多还是发少,成为一件让职场中人牵肠挂肚的事情。

  关于这事儿,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淡定有人焦虑。今年也不例外,调查显示,上海企业员工的年终奖平均水平为2.3万元。相比而言,有的职工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有人的年终奖是一本印满老板照片的台历,有人的年终奖是一条红腰带,还有人得了一张福利彩票……

  别人的丰厚奖金很诱人,自己的微薄收入很寒酸——不满意,自然是源于比较。

  2016年1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0.4%的受访者对自己的年终奖不满意。关于重视年终奖的原因,53.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辛苦一年,应该劳有所得。调查同时显示,如果对年终奖不满意,55.6%的受访者可能选择跳槽,34.5%的受访者对单位的忠诚度会因此动摇。

  年终奖,顾名思义是年末企业给予员工的奖励,也是一种劳动所得,但和员工基本工资又不尽相同,发与不发、发多发少和企业过去一年的效益有关,和员工个人业绩、从业的年限有关。平心而论,人人都或多或少有点儿比较心理,关键是跟谁比、怎么比?比法不同,心理感受也截然不同。有的人比出了幸福,有的人比出了痛苦。具体到年终奖,如果我们只盯着数额,不考虑企业效益、个人差别,很可能就比出了心理失衡,比出了愤愤不平。

  别人发再多的钱和自己终究没半毛钱关系,代入感越强,幸福感越弱。与其看着“别人家的年终奖”惆怅,不如脚踏实地提升自己,用自己的能力去赚比年终奖更多的钱。

  当然,年终奖的作用,除了对企业员工的年终奖励,也是实现社会收入的再次分配。早有学者表示,在中国,目前年终奖只实现了第一点作用,年终奖二次分配的作用尚未凸显,“多者更多,少者更贫”的状况很普遍。

  至于如何提高自己的年终奖,就像老师辅导高考作文一样,虽然肯定会强调努力、认真,但一些“取巧”的技巧也不妨掌握。最常见的,有以下几种:做好总结和来年规划,讲好成绩表好决心;对单位来说比较重要的工作,平时要留心多留自己的“印记”,总之是增加存在感;还有,这个最简单,知道快发年终奖了,就先别休假了——正是表现的时候,人都不在岗位上肯定不好。

继续阅读

76.9%受访者关注“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

    就在不久前,中国申报的“二十四节气”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中国人从小唱到大的《二十四节气歌》,闪耀世界文化的舞台。国务院参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冯骥才认为,“二十四节气成功申遗,有利于增强国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信和敬畏。”有了世界遗产加冕,节气文化保护与传承更为顺理成章。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9%的受访者关注“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82.5%的受访者表示“二十四节气”有必要存在下去。

    全球化的今天,农耕文化中的“二十四节气”之所以赢得世界的认可,更多的,或在于其间蕴藏的智慧而辽阔的宇宙、自然和生命观——这是人与世界、人与自然,人与宇宙的哲学思辨。在都市化的匆忙脚步中,安顿好现代人的“文化乡愁”,凝聚好中国人的“价值共识”,民俗文化不仅是绝佳的载体,更是不二的契机。

    在过去的2016年,越来越多沉没的民俗文化,正在被系统地打捞起来:10月27日,“晒秋”民俗申遗研讨会在江西婺源篁岭古村召开;7月15日,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消息传到宁明县,整个县城一片沸腾;2月份开始,厦门和马六甲携手,共同推进中国和马来西亚的送王船联合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送王船也就此成为中马文化交流合作的新渠道……带有地域特色的民俗文化,正成为熠熠发光的民族瑰宝,不仅是文化遗产,更成为社会再生产中的文化资产。

    大年俗、小民俗,构成了中华文化浩浩荡荡的壮阔图景,这是文化融合的承续之路。不同特质的文化通过相互间接触、交流沟通进而相互吸收、渗透——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在坚持根本、不忘来路的前提下,中国民俗文化经历了新一轮的激活。这是文化自信的夯实之路。用顶层设计的话说,“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氤氲在民俗文化中的家国情怀、创新意识、公德精神等,与新时期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当然,申遗也好,发展也罢,最终是让中华文化以软实力的姿势“走出去”,以文化人、文以立世。

    “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走向融合与自信的中国民俗,正焕发出撼动人心的激荡力量。

继续阅读

62.2%受访者与父母通话时长在10分钟以下

    很多年轻人因工作、学习等原因,长期不在父母身边,只能通过电话与父母联系。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6.0%的受访者每周与父母通话2至3次,21.2%的受访者每周1次,16.6%的受访者4至5次,在7次以上的占2.8%。也有2.0%的受访者表示从不与父母通话,16.8%的受访者视情况而定。

    北京某高校研一学生任飞(化名)无论课业再忙,每周都会与父母通一次电话,“每次通话时间都在30分钟左右,有次和爸妈聊得特别开心,忘记了时间,手机都变得滚烫,挂了电话才看到通话时长有两个多小时”。

    调查显示,62.2%的受访者与父母通话时长在10分钟以下,其中47.1%的受访者在5至10分钟,15.1%的受访者在5分钟以下。29.3%的受访者在10至30分钟,在30至60分钟、60分钟以上的分别仅占3.8%、0.2%。

    调查中,除了电话,60.7%的受访者主要通过微信与父母交流。

    成都某国企员工朱磊每次打电话,都要叮嘱父母不要太过操劳。而父母如今最担心的是他的“人生大事”,经常催促他赶快成家。“还告诫我与单位同事好好相处,遇事能忍则忍”。朱磊坦言,听得耳朵快长茧子了,但还是能感受到父母满满的爱。

    任飞表示,一个人在外学习和生活,会和父母讲述周边发生的好玩的事情,听听妈妈唠叨家常,和爸爸聊聊时事新闻。“去年冬天给家里打电话,就‘女生该不该依靠男生’的问题,我还跟妈妈争执了起来,搞得我哭笑不得。爸爸则常告诉我,千万不要报喜不报忧,有困难家人一起分担”。

    给父母打电话,都聊些什么?受访者表示,自己的工作生活等情况(62.3%)、父母的身体状况(61.6%)、父母的生活情况(50.6%)是最常聊的。其他还有:分享当天生活经历的小事(42.1%)、自己的情感状况(32.9%)、自己的烦心事(28.1%)等。

    朱磊认为,与父母的交流要重在理解,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思维方式,“知道父母是为我们好,多听听他们唠叨,时间长了交流就顺畅了”。

    在任飞看来,常与父母沟通能让父母进入到自己的世界,消除代沟。“其实父母也希望多了解我们的世界,他们越不懂我们越不说,代沟就越深。总能听见同学跟父母说‘说了你也不懂’,可是不说他们更不懂,还怎么交流呢?”

    朱磊认为,两代人的观点不同,求同存异即可,没必要较真。“父母也需要一个窗口表达他们的观点,不能一味怪父母不理解自己”。

    与父母通电话的意义是什么?71.1%的受访者表示能及时了解父母的身心状况,63.4%的受访者觉得是向父母报个平安,48.5%的受访者是和父母分享自己的生活,47.6%的受访者认为能常与父母有情感上的交流,4.7%的受访者认为意义不大,只是一个形式。

    受访者中,男性占47.7%,女性占52.3%。00后占0.5%,90后占27.6%,80后占49.9%,70后占16.9%,60后占4.3%。

继续阅读

86.4%受访者表示自己有“年末焦虑”

  年关将至,无论是工作、学业,还是生活、感情,都该有个总结和新的规划。不少人逢年底时压力感不断上升,出现“年末焦虑”的情况。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6.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有“年末焦虑”,62.9%的受访者的“年末焦虑”主要来自经济压力。

  当接受调查者当中有86.4%的人表示自己有“年末焦虑”,就说明这已经不是一种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现象,也就相应地成为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问题。其实在这样一个快节奏、高压力的社会环境下,压力人人都有,也时时都有,只不过到了年终岁尾这种特殊的时期,这种压力就会在无形中被放大,如果得不到有效的纾解和缓冲,就可能给我们正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带来负面影响。

  不管是平时的焦虑,还是“年末焦虑”,都不会凭空而来。如果说平时的焦虑主要来源于日常学业、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那么“年末焦虑”却有其自己的特点。比如到了年底,一算经济账,发现几乎没有什么结余,而过年又是一年当中开支最大的时候,于是经济压力带来了焦虑。再比如到了年底发现年初制定的计划完全没有完成,心中也难免焦虑。还有一种情况,则是到了年底各种同学、同事、朋友之间的联系、聚会多了起来,而在这种的联系和聚会当中,彼此之间很容易进行从收入到职位;从个人成就到家庭财产等等各方面的比较,那些在某些方面不如别人的人,也会由此产生“比较性焦虑”。

  知道了问题产生的原因,就要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经济压力而产生的“年末焦虑”,就需要对年末的消费开支做出一个合理的规划和安排,尤其要避免为了面子和虚荣而产生的过度消费,那样不但不会减轻心理焦虑,反而会让焦虑情绪变得更甚。而因为其他方面的因素导致的焦虑情绪,则更多地需要从自我心理调整入手。不管是普通网友还是心理专家都建议,放松的心态、积极的自我心理暗示,是纾解“年末焦虑症”的有效办法。

  这是因为焦虑问题,尽管会受现实生活的影响和左右,但说到底还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问题,是以何种心态面对生活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一种积极、健康、开放的心态去看待年终岁末所面临的各种压力和困扰,那么就会没有焦虑或者说至少可以减轻焦虑。如果我们走进了心理误区,习惯性地以消极、负面的心理去看到问题,那么只会加重焦虑的程度。

  除了做好积极的心理调整之外,当然还可以采取一些“物理刺激”的办法,比如有意识地去找家人朋友聊聊天,说出内心的困扰,听取别人的意见;比如去看看电影、爬爬山,适当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等等,都是应对“年末焦虑症”的有效途径。过年如过关,别让“年末焦虑”成为新的“年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