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现象变多了

如今,一些常年在外的年轻人,不愿意赶在春运高峰回家过年,更愿意把父母接到自己所在的城市过年,这一现象被称为“反向过年”。有人觉得让父母“反向过年”能节省成本,还能让他们体验外面世界的丰富多彩,也有人觉得老人到外地过年有很多不便。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5名离开家中父母、常年在外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现象变多了。61.2%的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给父母提供出门旅行的机会,让他们体验更精彩的生活,63%的受访者担心父母旅途劳顿,身体吃不消。42.5%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反向过年”的意愿最高(51.4%)。

61.2%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为父母提供出门旅行机会

某事业单位职员李阳(化名)是个北方人,去年嫁到了武汉。去年春节,她和丈夫要回两边老家走亲戚,感觉很辛苦。“今年过年我们不想再回老家了。但我是独生女,如果不在父母身边过年,他们会孤单。”李阳说,现在交通方便,她打算让自己母亲今年春节到武汉住几天。

26岁的曹亚萌在天津某国企工作,每年春节都会回老家佳木斯过年。曹亚萌发现,近两年把父母接到自己工作城市过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我身边有两个同事,一个去年结了婚,一个去年生了孩子,今年春节他们都把父母接到天津过年”。

调查显示,81.2%的受访者通常会和父母一起过年,65.0%的受访者觉得现在老人“反向过年”的情况变多了。今年春节,43.3%的受访者打算让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28.4%的受访者不会,28.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工程师郑文(化名)老家在湖北黄石,目前在深圳工作,有个7岁的儿子。郑文已经连续几年把家人接到深圳过年了。他告诉记者,春节从深圳回老家的车票比较难买,从老家到深圳的车票相对好买一些。

“对于一些有小孩的夫妻来说,带着孩子回家过年太折腾。”来自山西的张琰是一名全职妈妈,目前住在北京,她丈夫的老家在天津。张琰通常会回婆家过年,有时也把老人们接到身边过年。在她看来,“反向过年”更加方便,还可以让父母体验到不同地方过年的氛围。“可以在大家都返京以后再找时间回老家,既不用担心车票问题,也避免了和同事年前扎堆儿请假、领导不批准的问题”。

调查中,61.2%的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可以给父母提供出门旅行机会,让他们体验更精彩的生活,52.3%的受访者认为这样可以减少自己返乡奔波的麻烦,避免节后太疲惫,48.1%的受访者认为这样可以避开春运高峰,45.0%的受访者觉得这样有助于增进父母对子女生活的了解,减少两代人之间的隔阂。受访者认为“反向过年”的其他好处还有:省去一些走亲访友的时间,创造更多家庭团聚机会(34.8%),避免夫妻双方为回谁家过年而争吵(24.9%),避免回家过年被追问太多个人问题(21.1%),以及缓解大城市家政等服务行业“用工荒”现象(13.8%)等。

“‘反向过年’现象变多说明了人们对家的理解发生了改变。”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胡小武指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过年被认为同样可以家庭团圆,共度春节。他分析,这一现象背后有三层原因:一是子女辈在自己成家立业的城市有了较好的生活基础,有房子能够供父母过来居住。二是春节放假时间就一周,年轻人来回奔波,十分辛苦匆忙,让父母到自己城市比较方便,也可以同父母多相处一段时间,更能享受天伦之乐。三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大学毕业,更适应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生活。

在一线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受访者更希望父母“反向过年”

曹亚萌对于让父母“反向过年”存在顾虑:“我现在还和别人合租,父母来的话,住宿是个问题。虽然可以住酒店,但到底不如在家自在。而且我父母没有单独出过远门,如果让他们从老家过来,路上没人照顾,不太放心。另外,如果整个春节假期都在我这边,肯定没法走亲戚了。”

“我们希望父母退休后来武汉养老,春节正好让他们先过来适应适应环境,毕竟‘凡事预则立’。”李阳表示,她最担心的是父母是否能适应新环境。

调查显示,对于让父母“反向过年”,63%的受访者担心旅途劳顿,父母身体吃不消,50.1%的受访者担心父母自己购票和乘车乘机多有不便,48.7%的受访者感觉父母单独出行、没人陪护不安全。受访者的其他担忧还有:父母不能适应子女所在城市的生活(33.8%),不能走亲访友,缺少年味儿(32.4%),两代人住在一起,不自在(20.8%),夫妻双方为接谁的父母来闹矛盾(16.2%),以及安排住宿太麻烦(13.4%)等。仅4.4%的受访者对此没有担忧。

尽管考虑到会有一些不便,李阳还是倾向于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过年:“我在小城市长大,现在在大城市发展,又是独生子女,父母以后会经常跟我一起过年。”

调查显示,42.5%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到自己所在地“反向过年”,17.8%的受访者不希望,还有39.7%的受访者表示都可以,看父母意愿。进一步分析发现,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受访者希望父母“反向过年”的意愿最高(51.4%),接下来依次是杭州南京等准一线城市(44.0%)、二线城市(35.6%)和三四线城市(33.9%)。

胡小武分析,在人口远距离流动、定居的社会背景下,很多人已经不再拘泥于一处故乡。另外,相对于过年的各种形式,国人更加注重过年期间家人团圆。

本次调查中,44.3%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尽量回家乡过年,这是一种传统,19.5%的受访者认为父母“反向过年”更好,36.3%的受访者认为只要一家人团聚,在哪里过年都行。

“一家人幸福地团聚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在李阳看来,不一定非得返乡才能过年,“现如今交通这么方便,距离不再是主要问题。‘反向过年’是一种有时代特色的新方式,80后、90后见证了这个变化。”

张琰认为,虽然很多年轻人觉得只要和家人团聚,哪里过年都一样,但是可能在一些人尤其是老人看来,子女回家过年依然很重要,这种观念也应该被尊重。

受访者中,常住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占34.4%,常住杭州南京等准一线城市的占21.1%,常住二线城市的占31.0%,常住三四线城市的占12.9%,来自其他地方的占0.7%。

继续阅读

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到春节,人们辞旧迎新,走街串巷,互相送上祝福。期间更有一系列传统文化活动增添节日气氛,比如贴春联、上香、撞钟祈福、祭祖和守岁等。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4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期间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的受访者希望能结合地方特色。

    60.9%受访者通过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迎喜接福

    “每年腊月廿九下午是我和爸爸贴春联的时间,从我记事起到现在,一年都没有落下过。”河北唐山姑娘杜一然(化名)回忆说,北方的冬天很冷,有时她贴春联手都冻木了,但父女俩还是忙得不亦乐乎,浆糊都要刷上好几遍,让春联粘得尽量牢固。她还告诉记者,小学的时候,她和班上几个同学经常结伴去各家拜年,每过一家,队伍里都增加一个小朋友,快中午时队伍就很壮观了。

    “以前每年除夕夜我都和家人一起守岁,看春节联欢晚会,等到零点,准时出门放烟花。”来自辽宁沈阳的徐畅说,近年来空气污染较重,倡导环保,家人守岁后聊聊天就休息了。不过,年前和爸爸妈妈一起大扫除、祭祖是她们家必不可少的事情。

    在北京工作4年的张媛(化名)每年都回家过年。“除夕到家,第二天上午就早早起来和家人一起给亲戚朋友拜年。”张媛介绍,去年她和父母还去逛了逛庙会,“人非常多,特别热闹,还有表演活动”。

    调查显示,春节期间,89%的受访者会回家乡过年。贴春联(68.4%)和拜年(52.5%)是人们春节前后参与度最高的两个传统文化活动,其他还有祭祖(44.2%)、守岁(44.3%)、收发压岁钱(42.8%)、扫尘(38.8%)、上香(34.4%)、逛庙会(34%)、放爆竹(32.3%)和撞钟祈福(22.4%)等。

    徐畅认为,过年扫尘一方面是为辞旧迎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干干净净迎接来拜年的客人。

    “‘新春’佳节嘛,就要迎新纳福。”张媛今年春节打算去庙里上香,祈求新的一年有好的开始。“去年人非常多没能实现,希望今年如愿”。

    调查显示,62.1%的受访者近些年对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更有兴趣了,交互分析发现,18~35周岁青年群体的兴趣度(66.8%)明显高于36周岁及以上的中老年群体(47.8%)。参加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0.9%的受访者是为迎喜接福,讨个好彩头,60.4%的受访者是为除旧迎新,增加年味,其他原因还有: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54.4%),了解和传承民俗文化(45.6%),不忘祖训、不忘根本(36.1%),凑热闹(17.1%),固定流程(11.1%),打发时间(10.8%)等。

    举办春节传统文化活动,62.6%受访者希望结合地方特色

    “我小时候喜欢凑热闹,过年时大街上有扭秧歌就会去看。”杜一然向记者介绍,小时候,春节期间的“扭会”活动是孩子们的一大盼头,能进行一下午,非常热闹,大人们也都出去看,还可以一起聊聊天。“近几年‘扭会’活动少了,我希望这种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活动能传承下去,它很有意义”。

    张媛对记者说,她外婆居住的地方以前每年都会组织一些较大的春节传统文化活动。“妈妈会特意带我去看。如今我长大了,那里只是偶尔举办这样的活动了。”在张媛看来,很多大型活动的举办需要资金,地方财政的支持对活动的顺利举办非常重要,“而且很多有才艺的人已经上了年纪,闹不动了,希望有年轻艺人将这些技艺延续下去”。

    调查中,62.6%的受访者希望春节传统文化活动能结合地方特色举办,56.5%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多走出家门体验文化,少喝酒打麻将,51.9%的受访者希望地方政府对此给予一定财政支持,46.8%的受访者认为可鼓励各地联合举办,36.8%的受访者建议培养年轻艺人,传承传统技艺。

    “我们要与时俱进,也要传承传统文化,它是一个民族的精神纽带。”徐畅认为,春节是重要的传统节日,一些年俗既有意义又有意思,年轻人应多多重视,多多参与。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18~25周岁的占12.1%,26~35周岁的占63.5%,36周岁及以上的占24.5%。男性占53.8%,女性占46.2%。

继续阅读

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每到学期末,高校都会出现学生向老师要分的现象。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1名高校在校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学生要分的老师有原则。

  受访者中,男生占58.3%,女生占41.7%。

  怕挂科重修是学生要分最常见原因

  90后杨真(化名)本科第一专业是行政管理,第二专业是工商管理,她坦言自己曾找老师要过分。“工商管理专业有门运筹学课程,需要用到许多数理知识。我是文科生,学起来有些吃力,虽然平时没少花功夫,但期末考试还是答得不好,担心不及格。考完试就给任课老师发了一封邮件,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得到照顾”。

  北京某高校青年教师李峰(化名)开设的一门课程有约100名学生,他告诉记者,每次考完试都会有五六个学生来要分,大部分是为了出国能有个好成绩。

  调查中,96.7%的受访在校生称自己身边有学生找老师要分的现象,20.0%的受访在校生直言这种现象很普遍。35.4%的受访在校生承认自己向老师要过分。

  杨真说,她身边找老师要分的同学,大多是担心期末考试不及格,也有一些是为了能获得保研资格。

  “我们学校评一些奖项时,会要求专业课成绩均不能低于75分。有的同学差一两分,为了获得参评资格,会找老师要分。比如原本考了74分,会向老师要1分。”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刘佳莹说。

  据受访者观察,学生找老师要分的最常见原因是怕挂科重修(74.3%),其他原因还有:为了出国、保研或评奖学金(42.1%),单纯为了成绩单上分数漂亮(39.2%),受周围要分同学影响(22.5%)。

  杨真认为,自己努力了成绩不理想,向老师要分还能理解,但平时既不出勤也不按时完成作业,还想让老师照顾就应该被鄙视了。

  刘佳莹表示,虽然她能理解一些同学要分的行为,但她认为这样对其他人不公平。“还有的人打着出国的名义找老师要分,但实际并不打算出国,这更是欺骗行为”。

  调查显示,对于身边同学的要分行为,41.2%的受访在校生直言鄙视,40.0%的受访在校生不屑,24.9%的受访在校生认为这是羞耻的事情,23.3%的受访在校生感到同情,20.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11.4%的受访在校生感到羡慕。

  减少学生要分,65.8%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

  调查中,49.2%的受访在校生称身边同意学生要分请求的老师多,46.8%的受访在校生觉得不太多,4.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没有这样的老师。

  刘佳莹向记者讲述她遇到的两个案例:“我前两天帮高数老师改卷子,有个学生卷面考了50分,他平时作业综合成绩70分。按照这个课程的规定,卷面成绩占期末总分60%,平时成绩占40%,算下来,他只能得58分,最后老师给他涨了2分。我身边还有一个同学,英语考了58分,为了保研去找老师要分。虽然她平时出勤和作业都很不错,但老师不同意加分。我们学校规定挂科不能保研,而她其他科目成绩都不错,我挺替她可惜的。”

  刘佳莹表示,总体来看,她所在学校一些讲授公共课的老师比较容易给学生涨分,专业课老师则通常不会同意学生的要分请求。

  “那次运筹学课程的考试,我得了61分,很大程度上应该是老师照顾了我。”杨真回忆说,学校也有很多老师非常讲原则。“有的老师会在开学第一堂课上跟学生说‘不要找我要分,我也不会提分’。相对来说,学生投入到这些课程上的精力也会更多一些”。

  调查显示,72.4%的受访在校生认为拒绝给学生涨分的老师公平正义,很有原则,14.5%的受访在校生觉得这样的老师太苛刻死板,不近人情,13.0%的受访在校生表示无所谓。

  “想考个好分数,就得平时多下功夫。”李峰认为,如果学生要分老师就给,有损公平。就算有的学生平时很努力,考试时发挥失常,也不该要分,应坦然接受。“未来走出校门,可能还会遇到类似情况”。

  “一些以论文结课的课程,有的同学想拿好成绩,会提前写好论文,拿给老师看,改个两三次再最后提交,能拿到较高的分。”在杨真看来,这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其他人也心服口服。

  刘佳莹认为,老师坚持原则有助于减少学生的要分行为,同时应该将学生平时表现、课堂参与度、出勤情况等纳入到对学生的期末考核中。

  对于减少学生要分现象,调查中,65.8%的受访在校生建议老师坚持职业道德和原则,52.2%的受访在校生建议学生把功夫用在平时,认真对待学业。其他建议还有:学校开展宣传教育并及时监督(49.5%)、建立更加科学透明的评价标准(47.2%)和社会对人才的考量标准更加多元化(29.2%)等。

继续阅读

72.4%的受访者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环境满意

春运抢票正在进行。今年,12306推出了在线选座、接续换乘、积分抵车票等便民和优惠服务。除此之外,今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还作出了很多努力来优化服务,比如减少验证码、降低图形识别难度等。这些措施,让这个春运的购票变容易了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年春运,71.6%的受访者通过12306网站或App购买春运火车票。购票时,55.5%的受访者用了在线选座的服务。53.4%的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了,72.4%的受访者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环境满意,59.6%的受访者指出黄牛依然猖獗。

55.5%受访者用了12306的在线选座服务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淼(化名)每年春节都为买票的事情头疼。“我老家在山西省的一个小城市,交通不发达,飞机场、高铁站都没有。从北京出发的话,只有一趟行程10个小时的列车,这趟车的票也就特别难买。”张淼说,以前一到抢票的日子,他就设好闹铃,用电脑、手机App等同时抢,“但是一放票就没了,有了抢票软件后情况才稍微好些”。
今年,张淼直接在一款抢票软件上预付了订单,让软件帮忙刷票。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很多其他准备:“除了老家的城市外,临近几个城市的票我都在刷,能先到附近的城市也可以,再坐汽车回家。”

调查中,61.5%的受访者称已经购买了今年春运车票,38.5%的受访者还未购买。在购票渠道方面,通过12306网站或App购买春运火车票的受访者最多,占71.6%。其他渠道还包括其他售票网站或App(30.3%),自动售票机、火车票代售点或火车站售票处(27.0%),电话购票(11.7%),购买黄牛票(4.3%)等。

北京某高校学生张可(化名)已经购买了北京到沈阳的学生票。“之前一直用支付宝支付,现在听说12306的App有新功能就试用了一下,体验了微信支付和微信提醒,我随时都在查看微信,有微信提醒更方便了。而且感觉这次12306购票流程比原来简单,没有验证码了,比之前顺畅”。

今年12306推出了一系列便民服务,购票时,55.5%的受访者用了在线选座服务,34.8%的受访者用了微信支付和微信通知,其他还有:接续换乘(30.5%)、积分抵车票(28.6%)、网络订餐(21.1%)、其他新服务(4.2%)。

北京某高校学生王志鹏每年都要乘坐高铁在北京与上海之间往返多次。12306近期推出的便民服务,王志鹏都使用过。他感觉,总体还比较满意,但是网上订餐的服务只有套餐可以订,而且还是比较贵的套餐。

“12306今年推出的新服务都非常好,有了这些服务之后购票乘车会更便捷一些。”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董海军说,春运购票相对于以前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还是会存在买不到票的情况,这时求助票贩子,却有票。

53.4%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

除推出新服务,今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还作出了其他努力来优化服务,比如减少验证码、降低图形识别难度等。调查显示,53.4%的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了,30.2%的受访者觉得没有变化,7.8%的受访者认为比去年更难了,8.7%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北京某高校学生李文(化名)已经在12306的App上购买了回河南的火车票。她告诉记者,使用12306的App购票时也会出现问题。“打开后刷半天刷不出来车次信息,一直很卡,有时候明明有的车次,却出来结果说没有这趟车,可能是访问量过大,也可能跟部分手机不兼容,希望之后能更加优化,体验更好”。

调查中,72.4%的受访者表示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感到满意,22.4%的受访者觉得一般,5.3%的受访者直言不满意。
“相关部门已经为降低春运购票的难度作了很多努力,人们不用为识别不了验证码犯愁,车次较多、买票难度不大的乘客还能在线选座,这些都很好,但是买票难的情况依然存在。”张淼说,“像我家乡这样的小城市,不在国家规划的高铁网络范围内,享受不到高铁带来的便利。”

张可回忆说,她有一次回家,可买的车次比较少,在12306上买不到票,不得不在火车站找黄牛买票,花了3倍的价钱。

李文认为,如果票刚开始售卖一下子就没了,肯定有黄牛在抢票。

春运购票还存在哪些阻碍?调查中,59.6%的受访者指出黄牛依然猖獗,46.2%的受访者认为退票手续费高,40.5%的受访者觉得放票规则不合理,24.6%的受访者指出电话订票程序过多耗费时间。

王志鹏希望订餐的选择可以丰富一些,“而且一份太多了,根本吃不完。减少一点分量,降低套餐价格更好”。

“高铁线路从规划到建设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可不可以应用大数据等手段,对于抢票难的地区,加大供应,调整原有的火车线路,满足当地人群出行的需要?”张淼提出建议。

董海军指出,现在人们大都在网上购票,比较方便,但是还有很多人对网络购票的流程不熟悉,操作不熟练,一方面应该让他们掌握方便的购票方式,另一方面也需要优化他们熟悉的电话购票等方式。他还建议进一步优化放票机制。“另外车站的管理,比如进出站的设计可以更人性化一些,增加指示牌、向导人员等”。

受访者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33.4%,二线城市的占49.9%,三四线城市的占16.1%。


继续阅读

73.6%受访者建议感恩教育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

  日前,成都一高级技工学校开展感恩教育,学生坐在操场上写家书,主讲人在台上煽情,台下学生与家长抱头痛哭。这种更像“作秀”的感恩教育引发了人们质疑。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7.0%的受访者认为感恩教育可以引导孩子反思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开展感恩教育,73.6%的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

  受访者中,00后占0.9%,90后占18.7%,80后占53.3%,70后占19.6%,60后占6.7%。

  59.4%受访者听过感恩教育讲座

  天津某高校大二学生赵梦薇初中时曾参加过感恩教育讲座。“活动中,主讲人先是举例说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是如何照顾我们,又是如何担心我们身体的,过了一会儿我就听到人群中有哭泣声,接着现场响起音乐,大家的情绪就都被调动起来了。” 赵梦薇回忆,参加讲座的孩子还被要求面向自己家所在的方向大声喊“爸爸妈妈我爱你”。

  “现在的孩子比较以自我为中心,让孩子听感恩讲座,可以让他们多一些责任感,对父母多一些尊重。”在某国企工作的李冬梅说,自己孩子的学校曾组织过感恩活动,让孩子回家给父母洗脚,给父母泡一杯茶。

  调查显示,59.4%的受访者听过感恩教育讲座。对于感恩教育讲座,27.0%的受访者表示一定会让自己的孩子听,47.7%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会,14.7%的受访者回答不太可能会,4.2%的受访者直言一定不会,6.4%的受访者回答说不好。

  北京某高中教务老师高洪(化名)曾在网络上看到某小学进行感恩教育的视频,他不太认同那种方式。“主讲人让孩子对着自己的父母歇斯底里地喊‘感谢你给了我生命,我爱你’,最后孩子们各个掩面而泣。进行感恩教育本身没错,但是视频中主讲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身份也值得怀疑。”他质疑道,“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情绪很容易被带动起来,但事后那些喊着爱父母的孩子,真地懂什么叫感恩吗?真的会在生活中多体谅父母吗?他们也有可能之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调查显示,对于感恩教育,57.0%的受访者认为能引导孩子反思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行为,55.9%的受访者觉得可以让孩子懂得感恩与回报。但是也有受访者并不看好感恩教育,认为感恩千篇一律,没有新意全是套路(28.6%);是一种营销手段,为了推销产品(26.2%);以击中听众泪点为目标,内容没营养(22.2%);灌输教条思想,扭曲孩子的真性情(15.4%);没有效果,孩子听过后没有任何变化(5.3%)等。

  73.6%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入手进行感恩教育

  调查显示,18.2%的受访者认为身边的青少年大部分会感恩,51.1%的受访认为有的会,22.4%的受访者觉得很少会,4.1%的受访者觉得完全不会,4.2%的受访者表示说不好。

  赵梦薇对记者说,她身边有一些人认为父母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钱,“有的毕业了还在家中啃老”。

  高洪认为,对青少年进行感恩教育很有必要。“在家应该感恩父母,在外应该对帮助自己的人心怀感恩,这是很重要的品质。不过,进行感恩教育要选对方式。”他指出,感恩教育应该是持久的,更不能功利化。“我们学校每年都会给高三学生举行成人典礼,让家长给孩子准备一份礼物,让孩子给家长写一封信。我觉得这种方式就很好”。

  李冬梅认为,培养孩子的感恩意识需要学校、家长和社会共同努力。“家长不能总惯着孩子,让孩子变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社会应该宣扬中华传统美德,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孩子的感恩意识”。

  怎样进行感恩教育?调查中,73.6%的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进而扩大到更广的范围;63.7%的受访者建议鼓励青少年在社会实践中学会感恩;58.7%的受访者建议丰富校园文化、以寓教于乐的形式培养学生感恩意识。其他建议还有:老师和家长要以身作则、言传身教(47.4%),通过主题电影、文学作品教育青少年(21.9%)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