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的受访者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环境满意

春运抢票正在进行。今年,12306推出了在线选座、接续换乘、积分抵车票等便民和优惠服务。除此之外,今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还作出了很多努力来优化服务,比如减少验证码、降低图形识别难度等。这些措施,让这个春运的购票变容易了吗?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8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年春运,71.6%的受访者通过12306网站或App购买春运火车票。购票时,55.5%的受访者用了在线选座的服务。53.4%的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了,72.4%的受访者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环境满意,59.6%的受访者指出黄牛依然猖獗。

55.5%受访者用了12306的在线选座服务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淼(化名)每年春节都为买票的事情头疼。“我老家在山西省的一个小城市,交通不发达,飞机场、高铁站都没有。从北京出发的话,只有一趟行程10个小时的列车,这趟车的票也就特别难买。”张淼说,以前一到抢票的日子,他就设好闹铃,用电脑、手机App等同时抢,“但是一放票就没了,有了抢票软件后情况才稍微好些”。
今年,张淼直接在一款抢票软件上预付了订单,让软件帮忙刷票。除此之外,他还做了很多其他准备:“除了老家的城市外,临近几个城市的票我都在刷,能先到附近的城市也可以,再坐汽车回家。”

调查中,61.5%的受访者称已经购买了今年春运车票,38.5%的受访者还未购买。在购票渠道方面,通过12306网站或App购买春运火车票的受访者最多,占71.6%。其他渠道还包括其他售票网站或App(30.3%),自动售票机、火车票代售点或火车站售票处(27.0%),电话购票(11.7%),购买黄牛票(4.3%)等。

北京某高校学生张可(化名)已经购买了北京到沈阳的学生票。“之前一直用支付宝支付,现在听说12306的App有新功能就试用了一下,体验了微信支付和微信提醒,我随时都在查看微信,有微信提醒更方便了。而且感觉这次12306购票流程比原来简单,没有验证码了,比之前顺畅”。

今年12306推出了一系列便民服务,购票时,55.5%的受访者用了在线选座服务,34.8%的受访者用了微信支付和微信通知,其他还有:接续换乘(30.5%)、积分抵车票(28.6%)、网络订餐(21.1%)、其他新服务(4.2%)。

北京某高校学生王志鹏每年都要乘坐高铁在北京与上海之间往返多次。12306近期推出的便民服务,王志鹏都使用过。他感觉,总体还比较满意,但是网上订餐的服务只有套餐可以订,而且还是比较贵的套餐。

“12306今年推出的新服务都非常好,有了这些服务之后购票乘车会更便捷一些。”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董海军说,春运购票相对于以前已经有很大进步了,但还是会存在买不到票的情况,这时求助票贩子,却有票。

53.4%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

除推出新服务,今年中国铁路总公司还作出了其他努力来优化服务,比如减少验证码、降低图形识别难度等。调查显示,53.4%的受访者觉得今年春运购票比去年容易了,30.2%的受访者觉得没有变化,7.8%的受访者认为比去年更难了,8.7%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北京某高校学生李文(化名)已经在12306的App上购买了回河南的火车票。她告诉记者,使用12306的App购票时也会出现问题。“打开后刷半天刷不出来车次信息,一直很卡,有时候明明有的车次,却出来结果说没有这趟车,可能是访问量过大,也可能跟部分手机不兼容,希望之后能更加优化,体验更好”。

调查中,72.4%的受访者表示对今年春运购票整体感到满意,22.4%的受访者觉得一般,5.3%的受访者直言不满意。
“相关部门已经为降低春运购票的难度作了很多努力,人们不用为识别不了验证码犯愁,车次较多、买票难度不大的乘客还能在线选座,这些都很好,但是买票难的情况依然存在。”张淼说,“像我家乡这样的小城市,不在国家规划的高铁网络范围内,享受不到高铁带来的便利。”

张可回忆说,她有一次回家,可买的车次比较少,在12306上买不到票,不得不在火车站找黄牛买票,花了3倍的价钱。

李文认为,如果票刚开始售卖一下子就没了,肯定有黄牛在抢票。

春运购票还存在哪些阻碍?调查中,59.6%的受访者指出黄牛依然猖獗,46.2%的受访者认为退票手续费高,40.5%的受访者觉得放票规则不合理,24.6%的受访者指出电话订票程序过多耗费时间。

王志鹏希望订餐的选择可以丰富一些,“而且一份太多了,根本吃不完。减少一点分量,降低套餐价格更好”。

“高铁线路从规划到建设需要几年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内,可不可以应用大数据等手段,对于抢票难的地区,加大供应,调整原有的火车线路,满足当地人群出行的需要?”张淼提出建议。

董海军指出,现在人们大都在网上购票,比较方便,但是还有很多人对网络购票的流程不熟悉,操作不熟练,一方面应该让他们掌握方便的购票方式,另一方面也需要优化他们熟悉的电话购票等方式。他还建议进一步优化放票机制。“另外车站的管理,比如进出站的设计可以更人性化一些,增加指示牌、向导人员等”。

受访者中,来自一线城市的占33.4%,二线城市的占49.9%,三四线城市的占16.1%。


继续阅读

73.6%受访者建议感恩教育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

  日前,成都一高级技工学校开展感恩教育,学生坐在操场上写家书,主讲人在台上煽情,台下学生与家长抱头痛哭。这种更像“作秀”的感恩教育引发了人们质疑。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1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7.0%的受访者认为感恩教育可以引导孩子反思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开展感恩教育,73.6%的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

  受访者中,00后占0.9%,90后占18.7%,80后占53.3%,70后占19.6%,60后占6.7%。

  59.4%受访者听过感恩教育讲座

  天津某高校大二学生赵梦薇初中时曾参加过感恩教育讲座。“活动中,主讲人先是举例说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是如何照顾我们,又是如何担心我们身体的,过了一会儿我就听到人群中有哭泣声,接着现场响起音乐,大家的情绪就都被调动起来了。” 赵梦薇回忆,参加讲座的孩子还被要求面向自己家所在的方向大声喊“爸爸妈妈我爱你”。

  “现在的孩子比较以自我为中心,让孩子听感恩讲座,可以让他们多一些责任感,对父母多一些尊重。”在某国企工作的李冬梅说,自己孩子的学校曾组织过感恩活动,让孩子回家给父母洗脚,给父母泡一杯茶。

  调查显示,59.4%的受访者听过感恩教育讲座。对于感恩教育讲座,27.0%的受访者表示一定会让自己的孩子听,47.7%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会,14.7%的受访者回答不太可能会,4.2%的受访者直言一定不会,6.4%的受访者回答说不好。

  北京某高中教务老师高洪(化名)曾在网络上看到某小学进行感恩教育的视频,他不太认同那种方式。“主讲人让孩子对着自己的父母歇斯底里地喊‘感谢你给了我生命,我爱你’,最后孩子们各个掩面而泣。进行感恩教育本身没错,但是视频中主讲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身份也值得怀疑。”他质疑道,“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情绪很容易被带动起来,但事后那些喊着爱父母的孩子,真地懂什么叫感恩吗?真的会在生活中多体谅父母吗?他们也有可能之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调查显示,对于感恩教育,57.0%的受访者认为能引导孩子反思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行为,55.9%的受访者觉得可以让孩子懂得感恩与回报。但是也有受访者并不看好感恩教育,认为感恩千篇一律,没有新意全是套路(28.6%);是一种营销手段,为了推销产品(26.2%);以击中听众泪点为目标,内容没营养(22.2%);灌输教条思想,扭曲孩子的真性情(15.4%);没有效果,孩子听过后没有任何变化(5.3%)等。

  73.6%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入手进行感恩教育

  调查显示,18.2%的受访者认为身边的青少年大部分会感恩,51.1%的受访认为有的会,22.4%的受访者觉得很少会,4.1%的受访者觉得完全不会,4.2%的受访者表示说不好。

  赵梦薇对记者说,她身边有一些人认为父母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钱,“有的毕业了还在家中啃老”。

  高洪认为,对青少年进行感恩教育很有必要。“在家应该感恩父母,在外应该对帮助自己的人心怀感恩,这是很重要的品质。不过,进行感恩教育要选对方式。”他指出,感恩教育应该是持久的,更不能功利化。“我们学校每年都会给高三学生举行成人典礼,让家长给孩子准备一份礼物,让孩子给家长写一封信。我觉得这种方式就很好”。

  李冬梅认为,培养孩子的感恩意识需要学校、家长和社会共同努力。“家长不能总惯着孩子,让孩子变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社会应该宣扬中华传统美德,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孩子的感恩意识”。

  怎样进行感恩教育?调查中,73.6%的受访者建议从生活小事和感恩父母做起,进而扩大到更广的范围;63.7%的受访者建议鼓励青少年在社会实践中学会感恩;58.7%的受访者建议丰富校园文化、以寓教于乐的形式培养学生感恩意识。其他建议还有:老师和家长要以身作则、言传身教(47.4%),通过主题电影、文学作品教育青少年(21.9%)等。

继续阅读

63.9%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校园欺凌案件被曝光。施暴者手段之恶劣、残忍常常令人瞠目。校园欺凌对未成年受害者造成的心理阴影甚至会影响其一生。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2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3.9%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68.3%的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

  60.2%受访者指出学校对校园欺凌缺乏有力监督和管束手段

  “有不少欺凌事件是发生在课间、校外,不在老师的视线内。受欺负的学生跑到老师那里告状,老师还经常认为是孩子间正常的嬉戏打闹,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北京市初二学生蒋琴(化名)认为,欺凌事件没得到及时严肃的处理,容易发展得越来越恶劣。她向记者讲述,初一时,她班上有个女同学长得黑,被男生取了各种各样的外号。到了课间几个男生经常围着这个女生坐一圈,一起取笑她。后来该女生就不爱讲话了。

  “被欺凌的同学往往不敢把事情告诉家长。”河北省某中学初三学生张凯波认为,用口头批评教育的方式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效果甚微。“对于老师、家长讲的大道理,实施欺凌的学生往往已经‘免疫’了。处理力度不够,导致他们之后会越来越放纵,变本加厉”。

  校园欺凌事件为何频发?调查中,63.9%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对防治学生欺凌事件重视程度不够,60.2%的受访者指出学校缺乏有力的监督和管束手段。其他还有惩戒长期停留在道德层面,缺少有效法律手段(57.4%),相关部门和学校之间职责分工不明(40.5%),一些受欺凌者的沉默客观上“纵容”了实施欺凌者(36.4%)等。

  山西省高平市东方红小学数学教师赵铭(化名)分析,欺凌问题更多发生在小学高年级或中学生中。她还发现,爱挑事、爱捣乱的孩子多数生活在离异家庭,或父母外出打工,由家中老人照看,缺乏关爱和教导,长期下去不良行为会加剧。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犯罪心理学博士孙锦露认为,当前的防治学生欺凌的教育大部分是以班会、校会的形式进行,内容形式单一,处罚措施通常是留校察看、回家反省以及开除处分。“我们治理的目的不只是减少学生欺凌事件发生,还要关注到学生个体,帮助他们发现自己的问题,了解行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68.3%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

  如何防治校园欺凌?调查中,68.3%的受访者希望学校或社区定期与家长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61.9%的受访者建议完善校园视频监控系统、紧急报警装置。其他还有定期对中小学生进行相关专题教育(50.2%),学校成立学生欺凌专项治理委员会(44.3%),委托专业机构定期开展学生欺凌专项调查(27.4%)等。

  孙锦露认为,对于情节严重的校园欺凌,应当追究当事人和监管人的责任,形成必要的法律威慑,从而提高人们对校园欺凌的重视程度。

  她建议,对教师、学生和家长进行多方位、多层次培训,尤其要提高家长的问题意识和处理问题的技巧。“很多欺凌事件的发生与家长管理缺位密不可分。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的言行、做事方式会直接影响到孩子的价值判断与行事风格。有研究表明,有较好父母依恋的学生会更少参与到校园欺凌行为当中”。

  在学校管理方面,她指出,学校作为欺凌事件处理的主要单位,任务繁重且责任重大。通常学校在学生日常管理中就已投入大部分精力,专门抽出更多时间防治与监控校园欺凌存在一定难度。为此,她建议充分发挥学校警务亭作用,安排保安或者招募成年志愿者进行校园治安巡逻等。

  在校园欺凌的跟踪评估和预警体系建设上,她建议学校或相关部门定期针对校园欺凌情况进行跟踪调查,评估问题的严重程度和治理情况。“通过问卷或者量表筛查出实施欺凌和被欺凌的高危学童,提供针对性的预防教育辅导。及时发现苗头,尽早进行干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杜园春 实习生 王涵 


继续阅读

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

       在大学里,人情消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或出于礼貌,或出于功利目的,人情消费成了大学生日常开销中的一笔重要支出。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570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人情消费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69.7%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受访大学生表示朋友生日及其他纪念节日的人情消费最多
 
  目前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付柚(化名)每个月都有人情消费,“毕业季和期末多一点,平时相对少一些”。
 
  现在在河北省做公务员的刘帆(化名)毕业于天津的一所高校,她说在上学时,每月的人情消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尤其是大二、大三社交圈比较广,学期初和期末时聚餐特别多,有时一个月有一两次,要是再赶上好朋友过生日,一个月得有小一半开支花在这上面”。
 
  本次调查中,46.4%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1~2次人情消费,38.6%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3~5次人情消费,12.1%的受访大学生每学期有5次以上人情消费,2.9%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一学期一次人情消费也没有。
 
  数据显示,67.1%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平时人情消费占总支出的10%~30%,18.2%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这一比例在10%以下,14.2%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31%~50%,0.6%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比例在50%以上。
 
  今年23岁的高宇正在北京交通大学海滨学院上学,他粗算了一下自己在人情消费上的支出,“每个月300元左右,主要是同学过生日送礼物以及宿舍聚餐”。
 
  厦门大学大四学生严一(化名)表示,同学过生日、学生组织聚餐都会有人情消费。“我曾经是学生会的部长,有时举办完大型文体活动,我就会请部员们喝奶茶,再买些零食来犒劳大家”。
 
  大学生通常在什么情况下有人情消费?朋友过生日或其他纪念节日最多(67.0%),然后是同乡聚餐聚会(66.4%)。其他的情况还有:毕业送别(44.7%)、学生组织换届(38.5%)、求人办事(28.5%)和评奖评优(22.2%)等。
 
  “如果是同乡聚会或同学过生日一起吃饭,我觉得还好,毕竟能增进感情。”但刘帆觉得,有些时候人情消费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困扰,“大三时我成为学院一个学生组织的负责人。按照惯例,我要分别请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下一届的师弟师妹以及学院其他学生组织负责人吃饭,感觉有的就不是很有必要”。
 
  调查中,55.4%的受访大学生为人情消费苦恼,25.9%的受访大学生不会,18.7%的受访大学生说不好。
 
  69.7%受访大学生建议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
 
  在付柚看来,人情消费可以更好地维系人际关系,“和一些朋友相处得来,也愿意相互赠送礼物、请吃饭,只要遵循本心就好。”但付柚也表示,身边有些朋友过于在意人情消费,“好像不花钱就没法正常交流一样。”她觉得这样的人往往在人际交往中带着很强的目的性。
 
  对于人情消费,57.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47.3%的受访大学生觉得可以扩大人脉关系,46.2%的受访大学生通过人情消费来沟通感情、增进友情,41.6%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可以对人情世故有一些了解。其他的一些看法还有:要理性消费、适度即可(36.2%),是不良风气、需要抵制(23.0%)以及是日常的一种休闲放松,不必太在意(11.2%)等。
 
  “一点人情消费都没有也不正常”,但刘帆觉得,如果在人情消费上乐此不疲,很容易导致攀比和浪费,“比如这次你请我在一家饭馆吃饭,下次我就得请你去一个更高档的地方,这样就会恶性循环”。
 
  当被问到人情消费的影响时,58.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会在学生之间形成关系圈和小团体,53.7%的受访者觉得会导致同学之间的攀比,49.6%的受访大学生担心在校园内形成金钱至上的风气,43.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会形成奢靡浪费,此外也有7.6%的受访大学生觉得没什么影响。
 
  严一认为,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握人情消费的分寸。“有的同学,家庭条件一般,用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满足人情消费的需要,就很不合适了。还有就是,人与人的关系有亲疏之分,如果你给一个跟你关系一般的朋友一份很贵重的生日礼物,就意味着对方得在你生日的时候还送一个价位差不多的礼物,这就给对方增添了压力,反而不利于建立友谊”。
 
  刘帆建议大学生养成制定消费预算的习惯。“上学时家长会一次性给我一个学期的生活费,我会给学期初和期末这两个时间段多留出一些预算,其他时间段不必要的支出就稍微控制一下”。
 
  付柚认为,大学生应该有选择性地进行人情消费,“比如老乡会每年至少包括迎新、新年和送毕业生3次,并不需要每次都参加。要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安排好生活。人情消费是增进人情味儿的助手,不能最后变成自己的负担”。
 
  对于人情消费,69.7%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应引导学生树立理性的消费观念;53.3%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制定消费预算,避免不必要的开销;还有50.1%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家长限制学生每个月的零用钱。
 
  受访大学生中,在东部地区上学的占48.9%,中部地区的占37.8%,西部地区的占13.3%。(见习记者 孙山 实习生 王涵)

继续阅读

67.6%受访青年表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

如今,随着城市生活服务设施越来越完善,许多年轻人尤其单身青年会选择外出吃饭,但他们中不少人感慨,一人就餐略感“凄凉”,总能遇到各种尴尬:前台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一人时常被拼桌、让位;滋味如何没人一起分享,只能沉默就餐……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1名18周岁至35周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7.6%的受访青年表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一个人吃饭时,速战速决(48.5%)情况最普遍。73.0%的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尤其单身青年,“好好吃饭”成了问题。71.5%的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设置单人就餐的空间 。

受访青年中,单身的占24.8%,有恋人仍未婚的占21.0%,已婚的占53.2%,其他婚姻状况的占1.0%。男性占50.4%,女性占49.6%。

67.6%受访青年一个人去餐馆吃饭会感到尴尬

河北省某高校大二学生张玲玲表示,自己去吃饭一定要有人陪。“每次都要和室友一起吃饭,如果她们有事我宁可饿着等,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去吃饭”。

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单身员工张雅(化名)表示,没有朋友陪的时候,自己只能一个人出门吃饭,“坐下来向服务员咨询菜品,他们会先问一句‘几个人吃’,感觉点少了不好意思。吃饭时越吃越没趣,我都会速战速决”。

在上海工作的80后李杰,由于经常出差,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我都会找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样没人打扰,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调查显示,一个人去餐馆吃饭,67.6%的受访青年会感到尴尬。女性受访青年感觉尴尬的比例(70.6%)明显高于男性(64.5%)。

一个人出门吃饭时,48.5%的受访青年会速战速决,37.1%的受访青年会直接寻找最不显眼的角落入座,36.0%的受访青年觉得菜点多点少都不合适,30.2%的受访青年最讨厌服务员高喊“一位,里面请”,12.9%的受访青年觉得食欲会有所减退。

“平时找不到朋友一起吃饭,我就算点外卖也不愿意自己出门。如果是看电影、逛街、去医院,我更不愿意自己去了。”张玲玲说,她通常会提前很久约同伴一起出行,如果对方临时不能赴约,即便不舍她也会放弃行程。

目前在北京工作的程禾(化名)单身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时常不得不一个人做许多事情,但她觉得像唱歌、去游乐园这些活动,许多人一起才有意思。

李杰坦言,随着年龄逐渐增大,像他这样还没成家的人,一个人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我经常一个人去医院看感冒发烧这种小病。其他娱乐活动,就算是自己去也觉得很轻松、随意”。

调查显示,逛商场是受访青年最不愿意一个人去做的(45.1%),然后是看电影(44.5%)、去KTV唱歌(43.2%),其他依次是:旅行或户外活动(35.4%)、去医院(32.8%)、去游乐场(32.8%)和去咖啡厅(17.8%)等。

在这些比较介意一个人做的事情上,94.2%的受访青年会因没有同伴而放弃计划,仅5.8%的受访青年不会因此改变计划。

73.0%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程禾表示,她一个人去饭店吃饭时总被关注,“本来自己不在乎,结果被周围人的反应弄得很尴尬,反而不如在家随便凑合或点外卖吃得自在”。

“虽然我会做饭,但家里只有我和一只狗。一般回家后会点份外卖,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感觉有点孤单。”李杰说。
调查显示,73.0%的受访青年认为青年群体尤其单身青年,“好好吃饭”成了问题。

“像如今流行的‘双11’节日,就是年轻人孤独感的衍生品。他们通过消费来排解自己的情绪。”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分析,人是一种群体动物,依靠群体获得心理上的寄托和归属。“当一个人总在只有自己的状态下生活,比如宅在家中、沉迷网络等,就会因缺少沟通和交流,增加孤独感,一个人做事时就会感到更加尴尬”。

至于为何青年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51.8%的受访青年觉得是因为特定场合形单影只很伤感,46.1%的受访青年习惯了“有伴儿”,37.1%的受访青年认为一个人做事没气场,23.2%的受访青年直言害怕孤单,9.5%的受访青年表示自己胆小内向,不太敢一个人做事。

71.5%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针对单人食客调整餐厅布局

“之前看过一个新闻,日本很多餐厅都设有一人就餐的空间,我觉得国内的餐厅也可以借鉴,让我们这些单身人士有一个自在的就餐空间。最好还能专门设置一人套餐,这样单人就餐时既能尝到好吃的菜品,也不会造成浪费。”程禾建议。

张宝义表示,过去“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观念十分普遍。而如今婚姻不再是评定人是否幸福的标准。“在国外,单身人群很常见。在国内,尤其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单身青年比率越来越高。这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常态,由此催生出来的‘单身经济’在逐渐发展。”张宝义认为,单身群体的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一部分,也在不断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商家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更新理念,更好地迎合单身群体的需求,提供高质量的、个性化的消费服务,让经济发展更加多元化、更加和谐”。

调查显示,71.5%的受访青年认为商家有必要设置单人就餐的空间,其中21.5%的受访青年认为非常有必要。

“其实一个人也有很多乐趣。独自去咖啡厅看书,独自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如果能投入其中,是非常轻松和惬意的,不能把一个人的时光妖魔化。”李杰说。

张宝义认为,个体性的生活不是人类社会的本来面目,每个人都渴望同伴的认可,需要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沟通和交流。他表示,虽然信息化时代为一个人的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条件,但除了自己特定的生活方式,青年需要在社会中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即便是一个人也要主动地接触外界,和社会保持沟通和联系。

青年应如何应对一些独处的场合和事情?62.1%的受访青年建议在独处时尽量欣赏其他事物,转移注意力,59.5%的受访青年认为应放松心态,享受独处时光,45.8%的受访青年希望强大内心,学会独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