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传统武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而近年来,围绕传统武术的争论时有发生。在科技发达、治安有序的现代社会,传统武术对人们有哪些新的现实意义?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3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41.5%的受访者身边学习传统武术或对传统武术感兴趣的人多,但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今年26岁的陈陆曾是南京某高校武术特长生,现在在一家快速消费品公司从事营销管理。虽然没有从事武术老本行,但陈陆觉得,学习武术的经历让自己受益匪浅。“最明显的就是我的体质比一般人好很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一样”。

“现在很多人希望传统武术和其他对抗项目比个高下,真的没必要”。北京体育大学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学院的宁毅德(化名)认为,把传统武术当作防身工具有点大材小用。“传统武术背后有丰富的文化历史积淀,甚至蕴含着先人的人生哲学和智慧”。

对于中国传统武术,56.7%的受访者觉得可作为强身健体的方式,42.5%的受访者觉得能习以防身,35.4%的受访者认为高手在民间,22.5%的受访者觉得博大精深。此外,32.1%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已经没落,13.1%的受访者觉得神秘复杂,12.6%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徒有虚名。

在北京某高校读大二的沈中石对传统武术了解不多。“在生活中很难接触到,反而是在电视剧和小说中出现得比较多”。

本次调查中,59.1%的受访者觉得传统武术离自己遥远。

陈陆担心传统武术的传承和创新,“身边真正愿意学传统武术的孩子似乎越来越少了”。

“提起传统武术,最先想到的是太极拳和 降龙十八掌 。”沈中石坦言,自己过去对传统武术有错误的认知,“要么是老年人运动,要么就是文学作品虚构的”。

调查发现,大家对传统武术还存在一些误解。49.8%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只是老年人的活动”,44.8%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就是“打架”“搏击”,43.3%的受访者认为传统武术无用、不科学。其他还有:把传统武术和“修仙”“法术”混为一谈(39.8%),认为传统武术是“舞术”甚至“杂耍”(29.5%)。

造成传统武术现状的原因有很多。调查中,53.5%的受访者认为人们缺乏对传统武术的继承和保护意识,43.0%的受访者觉得是传统武术与“成功”没有关系,39.4%的受访者认为和平年代大家不再重视“习武防身”。其他原因还有:武侠类文学、影视作品的误导(35.6%),习武会被当作“粗人”“没文化”(30.0%),学校体育教育缺乏对传统武术的普及(26.4%),武术是小众文化(24.0%)和传统武术不够与时俱进(15.9%)等。
 
宁毅德认为,应当大力宣传传统武术的精髓和内涵。“不是强迫年轻人去继承一身武艺,而是把武术精神的内涵发扬光大,让年轻人真的爱上传统武术”。

受访者中,00后占0.8%,90后占19.7%,80后占51.7%,70后占20.6%,60后占5.4%,50后占1.5%。


继续阅读

74.7%受访者曾在地铁上被请求扫码

地铁扫码、商品推销、街头乞讨……公共场所常有一些现象打扰到我们正常的生活,如果警惕性不高,甚至有上当受骗的风险。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74.7%的受访者曾在地铁上被请求扫码。

“在地铁上请别人扫码的,大多是微商或推销App产品。”在北京做培训工作的秦勤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地铁,曾多次遭遇“地铁扫码”。她表示,起初自己会出于好奇扫一扫,“但次数多了之后,逐渐没了耐心,也担心个人信息泄露,所以会直接拒绝”。

其他给人们生活造成困扰或骚扰的现象还有:房地产推销(52.9%)、发传单(51.7%)、街头健身房或游泳馆推销(49.8%)、乞讨(42.6%)和街头卖艺(32.7%)等。

“遭到拒绝后,有些人会很礼貌地离开,也有人不轻易作罢,一直纠缠着不放。”秦勤对“地铁扫码”本身并不反感,“但如果反复纠缠,就很容易让人恼火”。

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一的陈晟(化名)也有过相同的困扰。“我曾在中关村的街头遇到某个英语培训机构的销售人员,即使我明确表示不需要英语培训,他还是跟着我在大街上走了100多米”。

遇到此类骚扰,38.5%的受访者通常选择不予理睬,24.4%的受访者会耐心了解情况后再决定,19.7%的受访者会尽可能提供帮助,7.9%的受访者会选择打电话报警,7.6%的受访者会规劝对方停止骚扰行为。

“现在每个人的手机里都有很多私密信息,随意在外面‘扫码’,很容易就会被不法分子盗取个人信息。”秦勤说。

数据表明,30.2%的受访者曾因扫码或接受推销而上当受骗,其中5.0%的受访者有过很多次,25.2%的受访者有过一两次。

“现在骗子太多,即使遇到真的有困难的人,也不敢轻易相信了。”60后北京市民王学锋说。

为治理公共场所的骚扰行为,54.1%的受访者建议加大惩处力度;50.1%的受访者建议加大巡逻力度;41.1%的受访者觉得应以驱散、监管为主,不宜处罚过重;32.7%的受访者建议开通街头骚扰的“报警专线”;31.4%的受访者希望对相关人员进行思想教育并提供适当帮助;23.6%的受访者建议完善相关问题处理流程和制度。

受访者中,00后占1.0%,90后占20.2%,80后占53.8%,70后占18.8%,60后占5.3%。(记者 崔艳宇)

继续阅读

88.8%的受访者平时会去吃无证无照小餐饮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7月1日起,《上海市小型餐饮服务提供者临时备案监督管理办法(试行)》(发下简称《办法》)正式施行,提出在坚守食品安全和不扰民的两大前提下,把过去一些无证无照小餐饮正规化。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8.8%的受访者平时会去吃无证无照小餐饮。71.6%的受访者认为无证无照小餐饮存在食品安全隐患。53.1%的受访者担心对小餐饮“一棍子打死”,会不方便群众生活。67.6%的受访者建议行业协会对小餐饮经营者进行规范化培训。
 
    71.6%受访者担心无证无照小餐饮存在食品安全隐患
 
    北京某985高校研究生任俊如(化名)很喜欢去路边的小餐馆吃饭,“晚上肚子特别饿的时候,也会去小吃摊买点儿吃的”。
 
    在北京工作了两年的程晓(化名),一次偶然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吃饭,意外发现这家店还小有名气,之后便常去光顾这类有名的“苍蝇小馆”,“有的小餐饮味道正宗、价格也实惠,吃一顿饭甚至还要排队个把小时”。
 
    调查显示,25.9%的受访者经常光顾无证无照的小餐饮,62.9%的受访者偶尔去,11.2%的受访者从来不去。
 
    “保证餐饮健康卫生,都是靠自觉。我自己每年都会去检查身体健康状况,如果食材质量不过关,就一律不用,尤其是夏天。”小摊主赵敏(化名)一直在北京某985高校内卖面皮儿、牛筋面等小吃,好多学生都是回头客。
 
    任俊如之前常去一家卖麻辣烫的小店,“有一次居然从里面吃出虫子来”。之后她再去其他小店,都不再点烤串、海鲜类食物了,“肉稍微放久点就不新鲜了”。
 
    中央财经大学食品安全法研究中心主任高秦伟认为,无证无照小餐饮在食品卫生、食品安全等方面没有保障。“此外,也会影响小区的环境,包括油烟排放、噪音等,整体上‘脏乱差’问题比较突出”。
 
    调查中,71.6%的受访者担心无证无照小餐饮存在食品安全隐患。其他问题还有:环境脏乱差(67.2%),影响街道环境(53.3%)和油烟、噪音扰民(41.9%)等。
 
    53.1%受访者担心对小餐饮“一棍子打死”不方便群众生活
 
    “为了保证市容市貌,小餐饮确实需要治理。”程晓单位附近的一条街上都是饭店,中间有好几家是小本经营,“很受欢迎,可近来整顿街道环境,这些小餐饮店都被关停了,还挺可惜”。
 
    “对于无证无照小餐饮,不能‘一刀切’地直接取缔,应该区别对待。”任俊如认为,相对好一些的小餐饮应纳入统一管理,给周边的居民、学生、上班族等群体带来便利。
 
    上海市对无证无照小餐饮出台的《办法》,36.2%的受访者表示看好,41.3%的受访者不太看好,22.4%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我国“食品安全法”规定,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等的具体管理办法由省(区、市)制定。高秦伟认为,以往对小餐饮基本是“取缔”“打压”,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小餐饮大部分是夫妻店或只有一两个人开,真正按照严格的管理标准很难操作。上海市的《办法》采取备案制,能够加强经营者自身的责任”。
 
    《办法》实施中可能面临哪些难点?59.7%的受访者认为小餐饮置办容易,需要长期治理;47.8%的受访者认为程序复杂,会增加小餐饮经营成本;36.5%的受访者担心相关部门在执行和责任分配上可能相互推诿。
 
    53.1%的受访者担心实施过程中对小餐饮“一棍子打死”,会不方便群众生活。
 
    高秦伟认为,《办法》坚持“就近原则”,方便管理,以地区、社区、街道为基准备案,不仅有法律层面的作用,还可以发挥街道、社区熟人社会的相互监督作用。但是也存在经营者自我约束能力不强,备案程序复杂、成本高,可能承担法律上的责任(上缴税费等),或者小摊贩不懂,本身又是小成本运营,不愿意主动备案甚至逃避备案等问题。
 
    67.6%受访者建议行业协会对小餐饮经营者进行规范化培训
 
    任俊如认为,对于“小餐饮”的管理,既要严格,又要宽松。“人们对小餐饮也有个识别、鉴定、认可或淘汰的过程”。整体纳入管理是最好的,但是准入标准、收费额度也要适当放宽,做到人性化。
 
    高秦伟认为,上海市的《办法》应该说比较符合我国国情,但仍需要其他的配套措施来保证政策的效果。比如商贩所在社区、街道办事处需要发挥一定的主动性、积极性,与小商小贩沟通,做好备案工作的思想宣传。“这也是在保护小商贩,一旦遇到法律纠纷,有备案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对无证无照小餐饮的治理,还可以怎么做?67.6%的受访者建议行业协会对小餐饮经营者进行规范化培训;63.3%的受访者认为应灵活执法,先筛选再对应性采取“整改”或“劝退”措施;60.6%的受访者建议加大对问题经营者的惩罚力度;26.0%的受访者建议完善群众监督举报机制。
 
    “要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需要社区、街道办协助,做好教育和宣传工作,提高小餐饮从业者的自律能力。社会公知和行业协会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高秦伟说。
 
    受访者中,32.8%来自一线城市,45.4%来自二线城市,17.9%来自三四线城市,3.2%来自县城、城镇,0.8%来自农村。

继续阅读

77.9%的受访者会担心父母或祖辈被骗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63人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63.4%的受访者家中曾有老人被骗,其中14.7%曾多次被骗,48.7%有过偶尔几次受骗。仅36.6%的受访者家中未曾有老人被骗。与此同时,77.9%的受访者会担心父母或祖辈被骗。74.6%的受访者觉得老年人最常被养生保健类骗局所迷惑,62.7%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多与老人沟通,消除沟通障碍。

老人被骗,后果危害较之年轻人可能更甚。一方面,特殊的年龄结构和认知素养,以及勤俭节约意识普遍浓厚的特征,使老人一旦上当受骗,对身心造成的压力和悔意较年轻人更为明显,心理负担也更大。同时,生活阅历丰厚的自我感觉,让老年人上当受骗后不愿意透露给别人,惭愧心理和压力更让其不堪重负,不利于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另一方面,针对老年人的骗局欺骗性更大,对钱财的诱骗效应更严重,有些骗局不仅将老人的养老钱席卷一空,甚至还让老人债台高筑不堪重负,甚至成为导致老年人寻短见的“夺命稻草”。

骗局何以总得逞?认真分析一下,原因并不复杂。首先是老年人自身存在的信息获取不足给行骗者提供了空间和机会。比如在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在信息爆炸和信息碎片化铺天盖地拥塞的时下,信息分析辨别利用能力对每个公民的生产生活而言尤为重要。但对于很多老年人而言,要么与现代信息传播载体存在距离,要么信息闭塞,要么无法甄别铺天盖地的各类信息,尤其是对微信、QQ等即时通信工具提供的海量信息不会甄别,在各类信息轰炸之下呆若木鸡或者懵懵懂懂,岂能不上当受骗?特别是对于一些冠冕堂皇的“权威信息”、虚假信息,缺乏辨别能力,花言巧语之下难免轻信。

其次是情感需求未得到满足所致。随着社会进步和城乡二元化生活方式的确立,以及现代家庭结构的独特性,空巢老人、独居老人、留守老人日益增多,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些骗子巧施亲情牌和柔情牌,以关心和关爱为由头,以贴心和温暖为诱饵,不知不觉中让老人失去警惕堕入骗局,或被骗保,或被骗财,或被骗购……更关键的是,老人除了亲情沟通缺乏之外,平时与下一代的交流不多,不少老人对最新的健康知识、理财知识、防骗意识和技能等不够了解,在这样的状态中,很多老人难逃被忽悠和欺骗的窘况,这种现实不仅让人感到不安和焦虑,更让人内心唏嘘不已。

现在社会各类骗术五花八门,表现形式不一,老年人这个特殊群体所具有的防骗意识不强、信息不对称、文化科普素养欠缺等特点,更容易成为各类骗术实施者觊觎的目标。

实事求是而言,防骗必须擦亮慧眼,但对于老年人这个特殊群体而言,防骗不仅仅是擦亮慧眼这么简单,更需要多措并举,科学干预。
首先是丰富和活跃老年人的业余生活,提升老年人的文化科技修养和科普基本素养。可以通过加大科普宣传力度,加强针对老年人的健康医疗知识宣传,增加日常老年人文体活动等,用不同沟通交流和表达形式,来提升老年人的文化科普修养,从源头上看清骗局,同时通过丰富老年人科学文化生活,让更多的老年人能明是非、辨真假,让针对老年人的骗术无法轻易得逞。

其次,引导老中青和下一代加强沟通,倡导一种敬老、孝老、亲老社会行为文化,提倡社会营造良好的沟通交流氛围,促进老年人和下一代无缝隙沟通,不仅要多鼓励返乡探望、周末共聚、假期团聚、共享天伦的亲情文化,更要提倡每天通话几分钟、共享家庭一片情的伦理文化和孝敬文化,用亲情沟通,引导老年人走出亲情沙漠。通过亲情沟通交流,构建稳固的家庭亲情防线,及时发现不良骗局,揭穿不法行为,减少针对老年人的骗局。与此同时,各职能部门还应针对这一严峻现实,采取积极的干预防范措施。比如开展以案释法警示教育宣传活动等,引导老年人警醒警觉,擦亮慧眼,源头预防。

《中国质量报》

继续阅读

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不少大学生会在假期参加支教活动,既能充实假期生活,又能丰富社会实践经历。但有时由于时间和条件的限制,有的大学生支教活动时间太短,起不到应有的作用。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94名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1.4%的人愿意支教。63.3%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合适的支教时间是半年及以上。63.9%的受访大学生建议建立严格的志愿者选拔标准。

多年来,无数青年学子怀揣着梦想和期望,奔赴偏远地区,不仅为当地的孩子们栽下了对未来和外面世界的憧憬,还给他们的成长注入了时代的元素。可以说,无论是长期的“驻守”,还是短期的支教行为,其益处都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就像硬币存在正反面一样,支教,特别是“短期支教”目前也暴露出不容忽视的问题。一是可能扰乱当地正常的教学秩序,不能给予孩子们长期关注,影响学生心理;二是短期支教的参与者有的目的不纯,或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简历“添分”,或存在“观光”心理,或体现了不同程度的专业化程度不高等问题;三是支教团队对志愿者缺乏考核机制,也让效果大打折扣。这些问题直接投射到现实中,就是许多人认为“短期支教”已经沦为鸡肋。

这就需要组织者用各种方式兴利除弊,让“短期支教”真正发挥效益的最大化。

组织者需要提高支教者的门槛,摒弃“捡进篮子都是菜”的思维,将那些目的不纯者“拒之门外”。同时,通过强化培训,让支教者对当地教育现状有足够了解,对孩子的心理、生理发展情况有一定了解,并储备一定的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在实践中要关注和孩子的交往。支教团队不妨开展“订单式”教育教学服务,尽可能让支教者几个假期固定在一个地方,不断深化支教效果,还有必要和当地志愿者无缝对接,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让他们“接力”。此外,即使支教者远离了支教学校,也要长期和孩子们有所交流。

“短期支教”不能成为可有可无的“鸡肋”,更不能变为让当地学校“避之不及”的笑话,这就需要各大学真正做好“功课”,让支教真正点亮孩子们的希望和梦想。

继续阅读